法拉利怀疑能在匈牙利获胜,即使莱克勒克的策略没有出错

法拉利领队马蒂亚·比诺托认为车队没有可能赢下匈牙利大奖赛,即便比赛策略没有葬送查尔斯·莱克勒克的希望。

法拉利怀疑能在匈牙利获胜,即使莱克勒克的策略没有出错
载入语音播放

比赛过半时,查尔斯·莱克勒克已经通过第一次进站和赛道上超越,上升到领先位置。第二次进站,法拉利为他换上了硬胎,但轮胎迟迟无法达到工作状态,使他在赛道上被最后获胜的马克斯·维斯塔潘超越。最后,法拉利不得不为莱克勒克额外更换了软胎,但已经为时已晚,他只能接受第六名的结果。

与此同时,第一排发车的卡洛斯·塞恩斯也因为在凉爽的天气里赛车无法达到速度,早早退出了胜利的争夺,只名列第四。

赛后,比诺托承认法拉利在莱克勒克的轮胎策略上出错,但是他怀疑车队是否真的有足够的竞争力击败红牛,因为F1-75赛车缺乏速度。

“我不这么认为,今天我们缺乏的是真正的速度和节奏,“意大利人说到。”我认为我们今天不可能获胜,原因我也不知道。因为这是在前13场比赛中,我们第一次没有速度去争取胜利。”

“我们需要先从性能上看一下,才能明白原因。我很确定我们将理解这一点,我们也会理解为什么轮胎没有正常工作。”

夏休期前的最后一轮背靠背,法拉利惨败而归。维斯塔潘依靠在保罗·里卡德和亨格罗林的二连胜,在车手年度积分榜上把优势扩大到80分,而红牛也在制造商年度积分榜上以97分领跑。

当法拉利在上周日比赛中挣扎时,梅赛德斯则连续第二场比赛取得了双领奖台的成绩。刘易斯·汉密尔顿从第七位发车,但以第二名完赛,获得杆位的乔治·拉塞尔则名列第三。 

塞恩斯表示,法拉利无法发挥出周五练习里展现的性能,所以他对车队无法取得预期的成绩并不意外。

“如果我以周五的速度作为参考,应该很轻松地包揽1-2名,”西班牙人说到。“今天,每一圈都是一场抗争。赛车没有平衡。我无法推进,因为我的前轮胎已经磨损。我对赛车非常挣扎,我并不惊讶我获得了第四名,因为赛车的感觉很糟糕。”

周日比赛开始时的气温不到20摄氏度,赛道温度低于30摄氏度,与周五艳阳高照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而且比赛期间赛道上空笼罩着乌云,随时有下雨的可能。

塞恩斯认为与温度有关的赛车性能丢失,是法拉利输掉比赛的主要原因,而不是车队的策略,因为他与汉密尔顿的轮胎使用基本一致。

“你把我用软胎的速度与刘易斯相比,很明显,我们从周五快很多到今天更慢,”他说到。“最后,我们早进站了,因为我们的前轮胎已经耗尽。最终,也许我们的速度并不差,但只有15圈内,之后我们就衰退了。今天我们必须分析为什么这种温度会影响我们。”

“周五,我一直全速前进,没有衰退,而今天我无法发力,我跑在前面时衰退得非常厉害。在我看来,更多的是速度问题。我不知道其他赛车的情况。今天对我来说,有温度的问题,我没有想到这么大幅度的性能波动。”

红牛临场放弃硬胎

本场比赛里,大部分使用了硬胎的车手都遇到了麻烦。哈斯的凯文·马格努森是最早换胎的车手,但之后始终难以提升排名。而Alpine的埃斯特班·奥康和费尔南多·阿隆索更是采用了极端的一停策略,但没能超过迈凯伦的兰多·诺里斯,后者只是在第二停才用了硬胎。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8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8

Photo by: Andy Hone / Motorsport Images

对于硬胎,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坦言,这是车队原本第一时段的比赛策略,但幸亏在前往发车区时发现其难以升温,因而果断改变了计划。否则,维斯塔潘也将没有机会上演逆转好戏。

“我们之前打算用硬胎开始比赛,因为数据上看,它们看上去是我们最好的比赛轮胎,”霍纳说到。“但是车手在前往发车区的时候,很难让软胎产生温度。因此用硬胎开始比赛感觉很荒唐,特别是天气也不确定。”

“我们为两位车手在发车区上改换了软胎,这让我们基本上要做两停。但我们做成功了,而且完成得非常漂亮。”

维斯塔潘对此表示同意,因为他在用软胎前往发车区时就发现轮胎升温已经很难,而在这种情况下用硬胎的话只会更加困难。

“我使用软胎去发车区,我已经对抓地力挣扎,所以我想‘我们不可能用硬胎发车’,"他解释说。"这肯定也是车队的功劳,因为我们围绕着硬胎制定策略,然后我们就说‘好,我们要换成软胎’。”

“我很高兴我们这样做了,因为硬胎真的非常非常艰难。你可以看到查尔斯和卡洛斯的情况,他们滑得很厉害。”

shares
comments
匈牙利大奖赛:维斯塔潘逆转获胜,梅赛德斯再次双车登台
Previous article

匈牙利大奖赛:维斯塔潘逆转获胜,梅赛德斯再次双车登台

Next article

阿隆索2023年转投阿斯顿·马丁并签约多年

阿隆索2023年转投阿斯顿·马丁并签约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