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第八圈进站可能是击败维斯塔潘的办法

梅赛德斯在美国大奖赛后相信,如果在比赛开始后第八圈就让刘易斯·汉密尔顿换下中性胎,可能才是击败马克斯·维斯塔潘唯一的办法。

梅赛德斯:第八圈进站可能是击败维斯塔潘的办法

虽然在奥斯汀比赛开始后,汉密尔顿在一号弯过后领跑比赛,但是红牛通过策略,在第十圈就让维斯塔潘第一次进站,帮助他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对于红牛的策略,梅赛德斯延长每个时段作为回应。汉密尔顿的第一停,比对手晚了3圈,而第二停之前更是多跑了8圈。然而,尽管英国在最后阶段里不断追近,但不足以进行超越,只能接受第二名的结果。

比赛结束后,梅赛德斯赛道工程总监安德鲁·肖夫林认为,可能只有更早地在第八圈就让汉密尔顿换上硬胎,才真正有获胜的可能,因为开局阶段W12对中性胎其实很挣扎。

“如果有水晶球的话,也许我们会意识到硬胎是对我们更好的轮胎,”肖夫林说道。“现实地说,赢得比赛的选项,可能是在刘易斯做出了非常好的发车后,压缩领跑的时段——可能最早在第八圈就进站。”

“但是我们在那么短的时段内对中性胎挣扎,我们本来不会那么勇敢地守在领先位置上。感觉是我们会危及整场比赛。”

“但是正如比赛的发展,我认为我们本来可以早进站,并且可以完成比赛。但那样会更早地触发行动,随后希望最好的情况发生,看看刘易斯是否能把马克斯挡在后面。但确实那是主要的机会。”

Andrew Shovlin, Trackside Engineering Director, Mercedes AMG,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on the grid

Andrew Shovlin, Trackside Engineering Director, Mercedes AMG,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on the grid

Photo by: Charles Coates / Motorsport Images

肖夫林排除了梅赛德斯可以执行一次进站策略的可能性,因为汉密尔顿在前方争夺胜利,必须更多地使用轮胎,意味着轮胎性能的下降会比处于管理下的车手更严重。而三停的话,仅仅是无法弥补多一次进站消耗的时间,所以只能把策略集中在做好两停。

赛后,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声称红牛的策略相当大胆,尽管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你可以看到不同的策略,”奥地利人说。“一支车队不得已选择了先进站削减时间(undercut),那是非常勇敢的举动,因为那非常早,然后第二次也变成他们的优势。”

“马克斯的驾驶,特别在最后一个时段,你看到他从第一个时段里有所学到,不要太早地损耗轮胎。但刘易斯也驾驶得非常优秀。他让轮胎发挥作用,保持冷静。当他第二次进站后重返赛道,落后马克斯8.5秒,他让轮胎跑起来,提升了速度,在某个阶段速度差异非常大,那执行得太棒了。”

“还不够(击败维斯塔潘),但我认为如果我们还有两圈的话,谁知道呢。事已至此,你必须为红牛的策略而恭喜他们。”

然而反过来,如果汉密尔顿没有在发车阶段超过维斯塔潘,肖夫林怀疑梅赛德斯即使使用与红牛一样的策略,也无法战胜争冠对手。

“当你在第二位时,那改变你的思考方式,因为实事求是地说,你最差也是第二名完赛,因为很多时候,获胜的都是刘易斯和马克斯,只要他们不遭遇问题。”

“但大问题是,我们(在第二的位置上)能跟住吗?我相信我们无法像他们那样跟得那么近。我们是否能保持在早进站(undercut)的范围内,则是另一码事。这是因为用中性胎是我们的弱点。如果我们不能保持在早进站的范围里,马克斯可以跑得很久,把比赛分成可以很好管理的好几段。”

维斯塔潘获得胜利后,在还剩5场比赛的情况下,对汉密尔顿的积分优势达到了12分。而在制造商年度积分榜上,梅赛德斯还是对红牛具有23分的优势。接下来墨西哥大奖赛,被认为对红牛更有利。

shares
comments
阿隆索对国际汽联认可莱科宁赛道外超车的“奇怪”决定感到困惑
Previous article

阿隆索对国际汽联认可莱科宁赛道外超车的“奇怪”决定感到困惑

Next article

国际汽联计划与F1车手探讨莱科宁引发的界外超车问题

国际汽联计划与F1车手探讨莱科宁引发的界外超车问题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