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DC车队如何能够赢下LMP2年度冠军

耀莱成龙DC车队今天在WEC年度收官战巴林6小时迎来冠军争夺战,只要能在险峻的比赛中避免麻烦并完全展示赛车的长距离速度优势,就等于拥有笑到最后的最好机会。

对于DC车队和Jota Sport这对搭档来说,巴林的比赛无疑是今年合作以来最为关键的。董荷斌、奥利弗•贾维斯和托马斯•劳伦特的38号车组在领跑LMP2组车手年度积分榜大半个赛季后,在上海6小时后被Rebellion 31号赛车的布鲁诺•塞纳和朱利安•卡纳尔以4分反超,因而萨基尔赛道将上演年度冠军争夺战。

38号车组和31号车组可谓在整个2017赛季里平分秋色。前者赢得了皇冠级的勒芒,但在墨西哥城因机械故障蒙受损失。后者虽然在全年最受关注的勒芒痛失好局,但其他比赛均以前三名完赛。

两辆Oreca 07赛车各有所长,Jota Sport运作的DC车队赛车并不追求单圈的绝对速度,而是在比赛速度上更加游刃有余。Rebellion今年从LMP1组来到LMP2之后,度过了上半赛季与Oreca赛车的磨合之后,对如何激发速度的理解更加透彻,并且在轮胎管理方面做得相当出色,在过去四场比赛里三次胜出。

#38 Jackie Chan DC Racing ORECA 07-Gibson: Ho-Pin Tung, Thomas Laurent, Oliver Jarvis
#38 Jackie Chan DC Racing ORECA 07-Gibson: Ho-Pin Tung, Thomas Laurent, Oliver Jarvis

Photo by: JEP / LAT Images

速度正常水平

来到巴林后,DC赛车和Rebellion赛车在自由练习里的速度旗鼓相当,而在排位赛的争夺里。董荷斌和劳伦特的平均成绩名列LMP2组第二,而卡纳尔在个人第一圈成绩不理想的情况下,多跑一圈后在最后时刻将31号赛车带到同组第三的起步位置上。

整个赛季,DC车队展示了在场距离比赛中的后程发力能力。二周前在上海,虽然在LMP2组第二排起步,而且当劳伦特在1号弯争夺里为了躲避前方的事故而意外位置下滑后,董荷斌和贾维斯在之后的阶段里成功追回,并一度处于获胜的绝佳位置,但在最后一阶段遭到其他赛车的碰撞,造成赛车的损伤。

巴林的6小时比赛在当地时间下午4点开始,而不到一个小时就日落,但赛道温度的变化并不大,使得轮胎管理可以做出较准确的预判。但是,因为萨基尔赛道地处沙漠,赛道的部分路段可能有大量沙子,可能成为影响轮胎磨损的一个因素。

劳伦特在排位赛里跑出LMP2组第三快的单圈时间1分47.121秒,也是整个周末组别第三快,仅比马诺25号车手Matthieu Vaxiviere在排位赛里做出的标杆1分47.000秒慢0.1秒。

“我们完全专注于争取胜利,”即将在周日测试丰田TS050 Hybrid赛车的法国人说,“我们的赛车在本周末开始的时候进步了很多。对赛车在排位赛里的表现,我们也可以感到高兴。我们需要研究策略,要比31号赛车做得更好,无论在进站策略还是赛道上,更要有些不同。”

董荷斌在排位赛里第一个出场,但是并没有发挥出正常速度,好在劳伦特的圈速快过了所有其他第二个出场的车手。董荷斌认为可能轮胎在出场时没有进入最佳工作状态,而只有车检完成后进行分析才能得出原因。

#2 Porsche Team Porsche 919 Hybrid: Timo Bernhard, Earl Bamber, Brendon Hartley
#2 Porsche Team Porsche 919 Hybrid: Timo Bernhard, Earl Bamber, Brendon Hartley

Photo by: 保时捷集团

干净的比赛

不可否认,38号赛车在墨西哥城的比赛里遇到的动力系统问题,给了31号车组缩小积分差距的最好机会。但是,更大的受伤可能还是在上海主场遭遇两次碰撞,而“元凶”分别是在中国进行注册的马诺和Jota Sport去年合作的G-drive,两者也都被赛会干事认定对事故负责而受到处罚。

车队创始人兼车手程飞早在富士时就谈到,如何应对其他赛车可能采取的凶猛姿态非常微妙。上海的第二次碰撞发生在董荷斌刚刚从贾维斯手里接过赛车,开始最后一棒,他在驶出维修站后遇到了正开始进站圈的26号G-drive,而驾驶者是替补Roman Rsuinov临时上阵的DTM车手Nico Muller。瑞士人在比赛风格上更为接近他在DTM里,也因此被罚停10秒。但是碰撞发生后,董荷斌刚刚换上的四条新轮胎因为进入砂石区而严重损耗,使得车速严重下降,最后不可避免地跌出前三名。

“希望我们有干净的比赛,”董荷斌在巴林的排位赛后说,“速度方面,我们已经证明了我们可以获得胜利,只要有干净的比赛,我们就能跑出自己的速度。”

然而,耐力赛的不可预知性就在于赛道上有不同组别的赛车,从最快的LMP1到最慢的GTE Am。在上海主场时,除了38号赛车之外,DC车队37号赛车——程飞、阿莱克斯•布伦德尔、特里斯坦•格文迪——也遇到了三次事故。

在这样的环境下,如何干净利落地超过可能处于缠斗中的GT赛车,以及如何安全且高效地避让LMP1赛车,都带来很大的挑战,尤其是与LMP2组对手较量中同时处理这两大“定时炸弹”。微妙的是,本周末GTE Pro组将上演“四车大决战”,让赛道上的未知因素大大增加。

“我们在上海卷入了事故,带来了很大损失,因为车手受到了很多挤兑,”来自Jota Sport的车队领队Sam Hignett说,“这些赛车在空气动力学上非常敏感。如果有一点的损坏,就会表现不好,轮胎消耗更快,使用更多燃油。所以最重要的是保证赛车完整,不能有损伤。”

他也成承认,要在全力出击和避开事故之间取得平衡的不容易。“这就好比在学校里受到欺凌一样,你不能让他们老是欺压你,觉得对你可以胡作非为。你必须站起来抵抗。 但是同时,你又要保全自己,不能让赛车受损。”

LMP2 Podium: first place Ho-Pin Tung, Oliver Jarvis, Thomas Laurent, DC Racing, second place Julien Canal, Bruno Senna, Filipe Albuquerque, Vaillante Rebellion Racing, third place Gustavo Menezes, Nicolas Lapierre, Matt Rao, Signatech
LMP2 Podium: first place Ho-Pin Tung, Oliver Jarvis, Thomas Laurent, DC Racing, second place Julien Canal, Bruno Senna, Filipe Albuquerque, Vaillante Rebellion Racing, third place Gustavo Menezes, Nicolas Lapierre, Matt Rao, Signatech

Photo by: JEP / LAT Images

目标只有胜利

前八场比赛里,DC车队唯一拿到杆位的是在纽伯格林。38号赛车虽然在发车后被两辆Rebellion赶超,但依靠着更快的比赛速度,在前三分之一过后重新取得领跑位置,并彻底控制了比赛。

虽然在巴林的决战里,31号赛车的发车位就在身后不远,但处于LMP2组第一排,让38号车相对更有机会在发车后躲开上海那样的麻烦,当时26号G-drive和13号Rebellion顶到了彼此。

“我们知道我们赛车有很好的速度,我们也在这场激烈的争夺里,”程飞说,“所以我希望比赛能像在纽伯格林时那样,我们可以很快摆脱追兵,在前面领跑,就像Rebellion近几场比赛里做的那样。”

在某种程度上,31号车组面临同样的严峻考验,好不容易登上积分榜第一,只要能领先38号赛车完赛,就将获得年度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Signatech Alpine 36号车组的古斯塔沃•梅内塞斯同样有可能实现惊天逆转。美国人积分为138分,落后塞纳和卡纳尔(尼古拉斯•普罗斯特因为参加FE而错过了在纽伯格林的比赛)23分,而且凭借在巴林拿到杆位,再次缩小了一分。对于他和队友来说,完全可以放手一搏。

由于落后4分,对38号车组来说,如果能够获得比赛胜利,那么无论31号和36号成绩如何,都将如愿登顶。

“我们的比赛备战态度与其他任何比赛都一样,你需要去赢得比赛,”Hignett坚定地表示,“就积分榜的计算方式来说,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做改变。很简单,我们必须赢下比赛,拿出最好的表现。今晚(排位赛后)所有的工作就是为了登上最高领奖台。”

“我总是在勒芒对车手说——明天也是如此:只要能确保赛车上的每个翼片在比赛结束时处于原位,你们就能站在领奖台。”

“我们的赛车和团队最强的地方,我认为是每个人的工作方式。车队里有很好的气氛,每个人都享受自己的工作,因此愿意更加努力。 这是我们取得今年这些成就的关键。”

#38 DC Racing Oreca 07 Gibson: Oliver Jarvis
#38 DC Racing Oreca 07 Gibson: Oliver Jarvis

Photo by: JEP / LAT Images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WEC
项目 巴林6小时
赛道 巴林国际赛道
车手 Oliver Jarvis , David Cheng , Ho-Pin Tung , Thomas Laurent
车队 DC Racing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