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R
巴林大奖赛
27 11月
Next event in
29 days
MotoGP
11 10月
Event finished
卡丁车
01 10月
Event finished
See full:
领袖思想系列
Topic

领袖思想系列

W系列赛老板邦德·穆尔力求帮助女车手进入F1

shares
comments
By:
Translated by: Frankie Mao

在2019年成功完成首个赛季之后,为女性赛车手提供成长平台的W系列赛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被迫取消了2020赛季。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是许多赛事这么做,因为在损失了很多钱后,他们认为不得不这么做。 W系列赛的首席执行官凯瑟琳·邦德·穆尔感觉,对于一项新生的锦标赛来说,这一年倒不艰难。

在最新一期邀请赛车运动领袖人物一起探讨的#ThinkingForward主题系列采访中,邦德·穆尔解释了为什么W系列赛会变得更好,以及为何她觉得我们看到女车手将比预计更早地参加F1。

 

W系列赛首次举行时,很多人对这项比赛表示怀疑。 但是你显然从一开始就看到了它的可行性。 你能否为我们总结一下W系列赛迄今为止所取得的成就,以及你如何改变观点?

我认为去年的第一场比赛就是巨大的成功。 我们有20位女车手参加比赛,这是非同寻常的。 从来没有人见过这样的场景。 我认为这是令人感激的,因为人们认为是时候让更多女车手参加赛车运动了。 而且我认为自那时以来我们取得的成就是,我们帮助提高了女性在赛车运动中的整体形象,这是人们一直谈论的话题。所以我认为我们已经帮助改变了对话。 我认为我们提高了女车手的形象。 但是显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需要做的,是让更多女车手加入更高水平的赛车运动。

Beitske Visser

Beitske Visser

Photo by: Sam Bloxham / Motorsport Images

取消2020赛季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是,你并不孤单。温布尔登这么做了,很多其他赛事也这么做了。但是也有很多赛车赛事以紧凑的赛程进行,其中很多亏损。为什么取消赛事对你来说是正确的选择?

从后勤来看,把来自15个不同国家的车手带到欧洲并长期留在欧洲,就是不可能的,而对无法前来的车手不公平。我们怎么能说我们的W系列赛是“面向所有人”,如果只有10或12名车手,而其他车手仅仅因为他们的居住地(受到旅行限制)而那无法前来比赛?

我们赛事的架构与其他所有系列赛完全不同;我们是免费加入的赛事,我们为所有车手支付所有费用。作为一项全球化的赛事,我们并不为此感到羞愧。而且我认为把自己限制在一两个欧洲国家比赛,并不是我们所要的。我们期待明年,显然我们正在洽谈。现在,我无法说我们会去除了奥斯汀和墨西哥之外的地方比赛,因为我们尚未达成任何协议。我们希望明年的赛事可以变得更盛大、更好,而且我认为我们还不算是一项成熟的运动,不能在不好的环境下比赛,不然就会因此被记住。

Catherine Bond Muir, W Series CEO

Catherine Bond Muir, W Series CEO

Photo by: W Series

与电动方程式一样,W系列赛是具有使命感和目标感的锦标赛。 今年,我们已经看到了体育运动普遍打出了社会正义和多元化的标语;体育运动真的必须变得更有目标导向。 你认为这对W系列赛有什么帮助?

我认为与我们进行的对话具有商业意义。我们是受到使命驱动的。我们不会对此陈词滥调。我们在倡导女性参与一项历史上女性参与者比例很少的运动。我们拥有品牌的真实性。 我们不是来摆样子的。我们是实实在在的。

Catherine Bond Muir, W Series CEO

Catherine Bond Muir, W Series CEO

Photo by: W Series

这段时期,对赛车运动来说的好事之一就是电子竞技的兴起。在很多层面上都是积极的,其中一项是可参与性,把新人们带到这项运动中,而他们不一定会在其他运动找到这种参与方式。 你对电竞以及它向新受众敞开大门的方式有什么看法?

我们基本上已经向新受众开放。我们希望电竞成为一条通向赛车运动和我们系列赛的途径。赛车运动的主要问题之一是费用。而且这显然是一个相对便宜的途径,由于没有成本限制,因此它可能对所有人开放。 我认为诀窍就是要把所有对电子竞技感兴趣的人变成W系列赛、F1、FE的车迷。

Catherine Bond Muir, W Series CEO

Catherine Bond Muir, W Series CEO

Photo by: W Series

你资助参赛车手,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不像那些主要的单座赛事,车手依靠富裕的父母且得到赞助商的支持。这对赛事希望吸引的人群有什么影响?

在W系列赛中,像爱丽丝·鲍威尔这样的人是第一个在GP3中获得积分的女车手,然后她(没钱后)一直无法比赛,直到参加W系列赛前已经五年没有比赛过了。我们很自豪地把她重新带回赛车。这向年轻女孩发出的讯息就是,当她们考虑把赛车运动视为一种选择时,她们可以尝试W系列赛,而且他们可以看倒,她们不需要父亲或母亲来赢得彩票就能参加这项运动。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进来。

作为品牌,我们必须更多地参与到草根赛车。我们需要能够为年轻车手提供支持。对如何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还没有得出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我们需要做的,因为我们不希望让一位才华横溢的车手那么早就失去机会,因为她没有足够的钱参加Ginetta或F4的比赛。

 

我一直被问到“什么时候我们将有女车手参加F1赛?”你认为我们现在离这一天有多远?

我一直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直到今天!

这可能是以下两种方式之一:一名速度很快的车手将获得足够的赞助、支持和金钱,通过参加FIA F3和F2晋级。或者,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一些10至13岁的女孩参加很多比赛,积累了数千小时的驾驶经验,让她得到与同龄男孩一样多的里程。由于人们是那么希望女车手重返F1,所以车手能够在早期获得很多商业支持,因此希望他们能够通过参加W系列赛来达成目的,但最终还是要参加国际F3和F2。然后,她将获得她所需的更多支持。所以我不知道,也许是十年?从情感上讲,它会更早实现,因为我相信有人会支持一名女车手到达F1。但从实际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是10年的历程。

Beitske Visser, Catherine Bond Muir, CEO , Jamie Chadwick and Alice Powell celebrate on the podium with the trophies

Beitske Visser, Catherine Bond Muir, CEO , Jamie Chadwick and Alice Powell celebrate on the podium with the trophies

Photo by: Carl Bingham / Motorsport Images

 

与那么多赛事和车队老板交流下来,很明显由于疫情,2021年对赞助将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环境。你对赛事的赞助渠道有信心吗?

我对赞助渠道充满信心,因为我们的多样性使我们的销售量很大。我们知道我们的比赛已经在世界各地播出,并且观众人数很高。但是我们不依赖赞助来举行比赛。我们确实需要在适当的时候作为一项盈利的赛事站立起来,因为显然我们的股东希望看到投资回报。但是,如果我仅依靠赞助,那么我会因为宏观和微观经济环境明年铁定会有的经历而感到紧张。但是,即使我们没有其他赞助商,明年我们也要进行比赛。

最后,凯瑟琳,从更广泛的角度看,针对今年的情况会对我们已经看到的对电动汽车和的赛车“脱碳”所做的推动产生什么影响,以及W系列赛将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你有什么看法?

我打从心底里是赛车运动的纯粹主义者。我喜欢采用混合动力之前的F1赛车,因为我喜欢引擎的声音。我认为,作为一项业务,我们必须做到碳中和。我认为,未来几年将有太多新技术投入使用,引擎的效率使我们不必让所有赛车都电动化。当然,我不认为未来的W系列赛会使用汽油发动机。我认为我们确实需要向混合动力迈进。我认为电动赛事会很棒,但我喜欢声音。我喜欢去到比赛现场,内心受到触动的感觉。

Chadwick顶住Powell冲击赢下揭幕战

Previous article

Chadwick顶住Powell冲击赢下揭幕战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W系列赛
Author James All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