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专题
勒芒24小时耐力赛 24 Hours of Le Mans

勒芒百年:人、机械、精神

勒芒,赛车运动的巅峰,展示了赛车的所有可能性。百年勒芒,仅仅是下一段传奇的开始。

Frankie Mao
Upd:
Start of the race, #51 Ferrari AF Corse Ferrari 499P of Alessandro Pier Guidi, James Calado, Antonio Giovinazzi, #50 FERRARI AF CORSE Ferrari 499P Hybrid Hypercar of Antonio Fuoco, Miguel Molina, Nicklas Nielsen

100,是一个神奇的数字,尤其在里程碑方面。当它与体育结合时,一般意义重大。无论是职业生涯第100次、第100球……而在所有关于“100”的体育里程碑里,100年可能是最不可比拟的成就。

从19世纪末汽车运动起源以来,经过一百余年的革新,汽车工业已经发生了巨变。2016年Indy 500举行了第100届赛事,使得这项1911年第一次进行的比赛成为世界上举办时间最悠久的单项汽车比赛。同年,The Pikes Peak International Hill Climb庆祝赛事举行100年。无独有偶,这两项比赛都在美国发起和进行。

今年勒芒24小时加入了这个神圣的俱乐部,而且作为一项以终极耐久性为考验的赛事,能够延续100年足够是惊人的成就。

1923年,在那个速度争先盛行的年代里,勒芒的发起者们仅仅是想进行与别人不同的比赛——这确实非常法国人。于是,时长24小时的比赛由此诞生,拥有单圈最快的赛车未必重要,在相同的时间里跑完最长路程的赛车才能笑到最后。

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这是一种新挑战,却也是营销的好手段。毕竟在公路上并不是所有驾车者需要最快的车辆,而是希望经久耐用。于是,勒芒24小时很快吸引了拥有大批量产车并且走运动路线的主流汽车制造商。1953年世界运动车锦标赛诞生后的四十年里,勒芒24小时成为了其中重要的赛事,并且逐渐壮大自己的盛名。数年来,耳熟能详的汽车大厂,没有一家不曾在13公里的萨尔特赛道上留下过轮胎印。

#51 FERRARI AF CORSE Ferrari 499P Hybrid Hypercar of Alessandro Pier Guidi, James Calado, Antonio Giovinazzi

#51 FERRARI AF CORSE Ferrari 499P Hybrid Hypercar of Alessandro Pier Guidi, James Calado, Antonio Giovinazzi

Photo by: JEP / Motorsport Images

2012年,创办勒芒的西方汽车俱乐部(ACO)和国际汽联携手对全球运动车、耐力赛进行改革后,世界耐力锦标赛孕育而生,勒芒24小时当仁不让地成为全年最受瞩目的一场比赛。

一百年来,以勒芒为首的耐力赛允许不同组别的赛车同场竞技。随着多年来的进化,最高组别从2021年起进入了“LMH时代”——即勒芒混合动力组,取代了先前的LMP1。在丰田独孤求败多年后,新规则吸引了众多厂商的回归最高组,包括标致、法拉利、保时捷、凯迪拉克。而明年更有宝马和兰博基尼的加入,形成一场制造商的盛会。

在勒芒历史上,保时捷是最成功的制造商,总共19次赢得全场冠军,奥迪以13次排名第二。今年,法拉利时隔五十年回归最高组别,就跻身两位数冠军制造商的行列,值得一提的是,跃马的前九次夺冠主要来自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而最后一次则是1965年。翌年,恩佐·法拉利的车队被卡罗尔·舍尔比牵头的福特GT项目击败,从此走下神坛——这一出也被拍成电影《福特大战法拉利》。

法拉利F1车手查尔斯·莱克勒克在现场见证了姊妹车队的重要时刻,而法拉利Hypercar的获胜,对于今年在F1处境艰难的马拉内罗来说,总算鼓舞士气。

今年比赛中的事故之多,是近年来之最。当然,既然是24小时漫长的比赛,无论是人还是机械,都处于性能的极限,而抓马也成为这项赛事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古有肯·迈尔斯不满福特市场高层的并排冲线照做法,在终点前一脚刹车让出冠军;今有丰田一路领先却在最后3分钟时遭遇赛车故障,引来整个赛车圈的集体叹息。

在这场游戏中,获胜者不只是成绩上的第一名,而是所有坚持到24小时倒计时归零的人,包括车手、车队成员、赛事官员、赛道抢险员、车迷村的零售人员、媒体和观众。而享受的过程不只是赢下比赛的喜悦,还有通过自身努力、携手同心,解决各种极限难题、挺过这场精神与身体煎熬的成就感。

这,或许是每个人都在说的——勒芒精神。

Ho-Pin Tung (NED) / Thomas Laurent (FRA) / Oliver Jarvis (GBR), Jackie Chan DC Racing celebrate

Ho-Pin Tung (NED) / Thomas Laurent (FRA) / Oliver Jarvis (GBR), Jackie Chan DC Racing celebrate

Photo by: JEP / Motorsport Images

2017年的勒芒见证了一场险些缔造奇迹的比赛。

在保时捷和丰田的5辆赛车先后遭遇问题后,JOTA运作的中国参赛队成龙DC车队,作为LMP2组参赛者,一度领跑全场。如果比赛缩短2个小时,这个奇迹可能真的上演。尽管保时捷2号车最终还是追上并赢了胜利,但成龙DC车队的两辆赛车包揽了LMP2组冠亚军,更成为全场第二三名,仍然是勒芒的一项纪录。

这是中国赛车几代人的努力成果:从程丛夫登上LMP2组领奖台,到程飞携手成龙建立车队,并与董荷斌双双进入全场前三名。即使比赛由英国专业赛车公司JOTA运作,也证明了赛车领域恒古不变的成功“方程式”:正确的方式、正确的人、正确的时机,

“那天非常特殊,不仅对我自己,也是赛车历史上唯一一次LMP2赛车登上勒芒全场领奖台,”董荷斌回忆起2017年的荣誉时说。

“那也是特殊的一年,LMP1组的丰田和保时捷大战了整个赛季,他们为勒芒还派出额外的赛车。在所有最高组赛车出问题后,我们领跑了几个小时,直到距离结束只有1小时40分钟才被更快的保时捷超过。这绝对是我赛车生涯的高光时刻,也是勒芒历史上第一次来自中国的车队站上全场和组别领奖台。”

“这也是今年一百周年纪念比赛的基调,它充满了戏码,是一个完美的例子:要在勒芒成功、赢比赛是多么困难,它是人和机械的战斗,还有各种外界因素的干扰,作为车手,你总是享受勒芒,无论你多么快、多么优秀,你都需要一些运气,只有人和机械都没有瑕疵,才能取得成功。”

如今中国赛车冲击勒芒的接力棒,交到了叶一飞手里。这位程丛夫的门徒,在2021年第一次出战勒芒时,几乎以LMP2组胜利者完赛,却在最后一圈遭遇了赛车故障。今年第三度参加勒芒,叶一飞驾驶JOTA运作的保时捷Hypercar,成为第一位征战勒芒最高级别的中国车手。他一度领跑全场,但大雨后的视线问题,导致他出现一次意外。

Yifei Ye, Hertz Team Jota

Yifei Ye, Hertz Team Jota

Photo by: Rainier Ehrhardt

“换我上场后下起了大雨,当时非常严峻,很多赛车冲出了赛道,”叶一飞总结说。“我们对情况掌控得比较好,然后也在正确的时间换上了干胎,安全车回去之后,我也在赛道上取得领先,并且带开了很好的差距。但是赛道情况仍然挺难掌握,我的挡风板特别脏,雨停了之后,还有泥在挡风板上,清洗不掉,所以还是挺难的。很不幸出了这个小事故。”

“整体来讲,比赛挺艰难的,我们多次展现出了比较好的速度,但最后没能把它转化成比较好的成绩,有点遗憾。不过,因为我们从四月底拿到新车之后都挺紧张的,所以我觉得这场比赛还是能跑出比较好的成绩,我觉得是整个团队都能引以为傲的结果。我们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蒙扎,希望能有好的回归。”

当年轻的叶一飞瞄准在勒芒级耐力赛里取得优异成绩来提升自己的赛车生涯时,他的同胞罗皓文第一次踏上了萨尔特赛道,为周六下午登上发车区的梦想而努力。

自2015年投身赛车运动,罗皓文在2019年成为了中国耐力锦标赛GT4组分站冠军得主。虽然他的“勒芒计划”因为新冠疫情而被耽误,但所谓“虽迟但到”,今年他作为Graff Racing一员参加了勒芒垫场赛“Road to Le Mans”的LMP3组。对他而言,在这条圣殿级赛道积累参赛经验的同时,以及近距离观摩24小时赛事的流程,是今年参加兰博基尼Super Trofeo Asia之外最宝贵的锻炼,从而为他明年参加欧洲勒芒系列赛打下基础,继续追逐踏上勒芒主舞台的梦想。

 

勒芒赛场是公平的,它无关老少、性别,事实上任何一条赛道都是如此。

首届比赛举行时,创办它的西方汽车俱乐部就已经具有超前思想,规定了女性拥有与男性同场竞技的平等权利,在当时可谓了不起的壮举。1930年,Marguerite Mareuse和 Odette Siko成为第一批参加勒芒的女性车手,并且驾驶着布加迪赛车名列全场第七。两年后,来自法国的Siko更是在萨尔特赛道获得了组别胜利和全场第四,成为至今在勒芒完赛排名最高的女车手。

此后的岁月里,女车手在勒芒时有亮相,包括米歇尔·莫顿在代表奥迪参加WRC并斩获荣誉之前,在1975年的24小时比赛中拿到组别桂冠。

事实上自1923年以来,女性车手参加勒芒的人数与男性比起来依然凤毛菱角。一百年来只有65位女车手登上名册。一部分,这与1957年至1971年之间ACO禁止女性参赛的争议决定有关。

如今,促进女车手的发展权益成为赛车界的主要议程之一,而“铁娘子”(Iron Dames)作为一个由全女性组成的赛车项目——发起人、经理、工程师、机械师、车手都为女性——带着这个宗旨试图借助勒芒的强大影响力,证明赛车运动没有性别之分。

#85 Iron Dames Porsche 911 RSR - 19 of Sarah Bovy, Michelle Gatting, Rahel Frey

#85 Iron Dames Porsche 911 RSR - 19 of Sarah Bovy, Michelle Gatting, Rahel Frey

Photo by: JEP / Motorsport Images

“这个项目是我的心头肉,它将长期发展下去。”项目发起人德博拉·迈尔说道,她也是现任国际汽联女性从事赛车运动委员会主席。“勒芒是最具神话色彩的比赛,所以去那里比赛很重要,因为勒芒是耐力赛的灯塔。它是现有的最完善的比赛之一。作为一个团队,很关键的是在那里展示我们的潜力和追求卓越的意愿。”

从2019年第一次参赛后,“铁娘子”前四次征战GTE Am组都完成比赛,今年她们放眼组别领奖台,而且险些取得成功。但在最后,85号保时捷RSR-19赛车以第四名的成绩,与萨尔特的领奖台失之交臂。

尽管留下遗憾,但“铁娘子”的表现再次展示了勒芒的真谛。正如迈尔说的那样:“在勒芒,不允许自我的存在,你需要所有人齐心协力。这是赛车的巅峰,它显示了赛车的所有可能性。这里有30万热情高涨的车迷推动你取得成功。这绝对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下一个百年,崭新的勒芒,就从现在开始。

Icon of the Le Mans Centenary

Icon of the Le Mans Centenary

Photo by: KE Yigong

Be part of Motorsport community

Join the conversation
Previous article 勒芒24小时:法拉利击败丰田,时隔58年首次全场夺冠
Next article 叶一飞成为2024法拉利厂商车手,预计为客户车队参加LMH组

Top Comments

目前还没有留言。您为什么不写一个呢?

Sign up for free

  • Get quick access to your favorite articles

  • Manage alerts on breaking news and favorite drivers

  • Make your voice heard with article commenting.

Motorsport prime

Discover premium content
订阅

版本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