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蒂安娜·卡尔德隆:“我只想和最强的车手一起比赛!不仅是女车手!”

shares
comments
塔蒂安娜·卡尔德隆:“我只想和最强的车手一起比赛!不仅是女车手!”
Jamie Klein
By: Jamie Klein
Translated by: Cheng Jin
2016年5月12日 上午10:46

塔蒂安娜·卡尔德隆向Motorsport.com独家披露,自己对只与其他女车手比赛从不感兴趣。至于其背后的原因,自然要从她在哥伦比亚度过的童年说起......

Tatiana Calderon, JZR/ Mücke Motorsport Dallara F312 梅赛德斯-HWA
Tatiana Calderon, Jo Zeller Racing Dallara F312 - 梅赛德斯
胡安·帕布罗·蒙托亚和塔蒂亚娜·卡尔德隆
塔提安娜·卡尔德隆,Status GP车队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Tatiana Calderon, Arden International

2015年马来西亚大奖赛期间,F1“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曾提出建立一项仅有女性车手,使用F1赛车的赛事。当时,如此言论在引起了不小轰动。毫无例外,大部分女车手对这一提议给出了消极评价。那时还在参加FIA F3欧锦赛的卡尔德隆向Motorsport.com表示,她认为这项赛事甚至找不到足够有竞争力的女性车手参赛。

所以当几个月前,这位出生于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的车手收到一封邀请她于2017年参加一项仅有女车手的赛事时,现居马德里的塔蒂安娜表示非常惊讶。刚确认在将在2016赛季加盟Arden车队参加GP3系列赛的她显然不会这一提案表现出任何兴趣。

“从小到现在,我一直都在和男孩子比赛,”卡尔德隆说:“从9岁开始,我在许多不同赛事中拿过冠军,我从未放弃争胜。有些赛事中,体能的比拼在比赛中占很大比例,所以女性与男性也许很难一同作赛。如今,女性有足够体能参加F1。我认为我们有能力参加最高级别的赛事,随着时间发展,我们正向越来越多的人展示这一点。” 

埃克莱斯顿对女性车手的看法总能成为新闻头条。不久之前,英国老头对F1能否认真对待女车手表示怀疑。“他的言论惹恼了我,但这也是一种动力,我想证明他(的观点)是错的!”卡尔德隆评论伯尼的最新言论。

在男生中间长大

她为什么如此倔强、不愿意其他人用性别来区分她呢?背后原因要从她的波哥大童年说起。

卡尔德隆的父母——阿尔伯托和玛利亚-科拉拉自小就鼓励卡尔德隆参与体育项目。这意味着卡尔德隆的童年,有许多时间都不可避免地与男孩子一起度过。“我的父母一直希望我能够多参加运动,比如网球、足球,甚至是骑马。”她回忆说,“所以我从小就热爱体育,要知道在学校里对运动更加感兴趣的总是男生。”

比她小两岁的弟弟菲利普,也对卡尔德隆有很大影响。“小时候,我们什么事情都一起做,我会和他打网球,还会与他和其他男生一起踢足球。我告诉自己这很正常。 ‘谁会在乎你是唯一踢足球的女生呢?’同样的事情在我开卡丁车时也一样。确实只有我一个女生在做,但我从未想过这点。其他人也从未因我是女生而对我有不同待遇。从未有人和我说我不能参加赛车,或者(女生)喜欢这项运动很奇怪。”

受到同是哥伦比亚人的胡安·帕布罗·蒙托亚的影响,卡尔德隆从9岁起就参加卡丁车赛。没过多久,她就发现卡丁车对她而言不再是“玩耍”的项目。被问及成为专业车手这一念头在什么时候首次出现,哥伦比亚女将表示:“可能是10岁时吧,那时候蒙托亚正处于他F1生涯的巅峰期。我从2000年——他去F1之前的最后一个Indycar赛季开始关注他,他加盟F1后,我会很早起床看每场比赛的直播。刚开始卡丁车赛不久后,脑子里就有了我要成为F1车手的想法。我记得父母当时还嘲笑了我一会儿,但我是认真的。”

不仅参加祖国哥伦比亚的卡丁车比赛,卡尔德隆还成为美国卡丁车赛的常客。很巧的是她后来在美国开启了自己的单座方程式赛车生涯。“和其他我曾参加过比赛的国家相比,美国的女车手是最多的。”她说,“所以对他们而言,看到一个女孩参加卡丁车赛并获得好成绩是很正常的。当然,偶尔还是会有人说, ‘作为一个女生,她很快!’但如此言论只会为我带来更多的专注,因为我只想击败所有人。”

家庭支持

卡尔德隆在卡丁车界的成功,例如与许多有天赋年轻车手的抗衡,向其父母证明卡尔德隆的车手生涯值得他们全力支持。

“当我在2008年赢下卡丁车未来之星锦标赛(FKS)时,我开始考虑自己的职业生涯。”她回顾到,“那时,我需要考虑是否进入大学,但我告诉父母自己想全身心投入赛车。他们知道我为此付出很多努力,同时也取得了成功。他们给了我‘全职’赛车的机会。我的父亲在家乡有一家起亚经销店,他一直热爱赛车。他很高兴看到我希望参加赛车,因为他从未有过类似的机会。说服他比说服我妈妈容易多了,她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接受这样的决定。但一直以来她都很支持我。”

父母的支持对任何一名年轻车手来说都非常重要,另外一位亲属在卡尔德隆的职业生涯中做出了巨大贡献,那就是苞拉——卡尔德隆年长7岁的姐姐。两姐妹同时开始参加卡丁车赛,在一同参赛数年后,苞拉决定专注学业。

两人虽然不再一同比赛,但苞拉依旧是卡尔德隆赛车生涯中的重要部分——她的经纪人。她帮助卡尔德隆寻找赞助,与车队签约、处理媒体事务。

“我们就像最好的朋友一样。”卡尔德隆说,“当我决定去欧洲参加赛车比赛,她也和我一起搬到大洋彼岸,这样我就有了能够陪我聊天的人。她也明白车手在比赛时的感受。她太了解我了,我若不开心或者不说话,她一眼就看得出。她知道我花了多少努力,她也像我一样热爱这项运动。我们正一起为梦想努力,她比任何人都希望我能成功。”

状态回升 

将卡尔德隆的2015赛季描述为失望,可能有些轻描淡写。驾驶卡林车队参加FIA F3欧锦赛的她,整赛季都没获得积分。在2014赛季驾驶Jo Zeller车队和Mucke车队赛车的精彩表现后,2015赛季的糟糕表现有点让她“震惊”。不过,哥伦比亚女将在去年年底的MRF挑战系列赛中拿到了亚军,也给了她许多信息,这亦为本赛季——这一职业生涯的关键赛季助力。

“去年很困难,对我而言我认为有一些原因影响成绩,比如我的赛车调教、与车队的交流。”23岁的卡尔德隆表示,“当然,我心中也出现怀疑情绪。是我的问题吗?还是赛车问题?到底为什么?当每个周末的成绩都与我期望不同时,比赛很不轻松。但当我看过其他优秀车手的数据,我认为他们能做到得我也能做到。从2014年的成绩,我知道我有能力在F3赛车中取得好成绩。相信如果事情都顺利了,好成绩就会出现的。在MRF挑战赛中,我终于能向其他人展示这一点了。在一个公平的平台上,我有竞争力。”

上赛季在卡林车队的挣扎可被看作为本赛季GP3做准备。“如此艰难的时刻能让我变得坚强,这一点我学到很多。我还学到在无法根本改变驾驶风格的情况下,调校出一台适合自己驾驶风格的设定。所以,我正努力找到GP3赛车的合适调校。因为我知道假如一切与我搭配得很好,我的速度会很快。”

最后,我们问她假如本赛季的结果与2015年如出一辙,她会不会考虑加入一个仅由女车手组成的赛事。“不,我不会那样做的!”她的回答和我们意料的一样,“我希望自己和最好的车手一起比赛,所以会转换到其他赛事,并且在尽可能高的级别参加比赛。”

下一次,也许那些(全女性)赛事的组织方,在发邮件时应该注意一下收件人是谁。

塔蒂安娜将从本周末的GP3巴塞罗那揭幕战起,成为2016赛季Motorsport.com的专栏作者。

编辑/Jun QIAN

 

Next article
埃斯特班·奥孔:属于“第二名”的年度冠军

Previous article

埃斯特班·奥孔:属于“第二名”的年度冠军

Next article

法拉利青训车手勒克莱尔赢得GP3总冠军

法拉利青训车手勒克莱尔赢得GP3总冠军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GP3
车手 Tatiana Calderon
车队 亚登国际车队
Author Jamie Klein
Article type 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