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汽联公布“休伯特致命事故”调查结论

shares
comments
国际汽联公布“休伯特致命事故”调查结论
By:
2020年2月7日 下午6:21

国际汽联公布斯帕F2事故调查结论,认定“多个因素”致使事故变得非常严重,最终导致了安东恩·休伯特死亡和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受重伤,但四名牵连其中的车手都没有处理不当的举动。

去年斯帕周六发生的惨烈事故,造成了法国年轻车手休伯特因伤势过重去世的悲剧。同样卷入事故的美国人科雷亚一度受命垂危,在经过包括深度催眠、多次手术等治疗后,目前正接受漫长的右腿康复疗程。

国际汽联在事故发生之后,立即展开了独立的调查,包括检查物证、分析视频材料和查验数据。本周五,调查报告和结论向社会公布。

报告中指出,科雷亚的赛车因轧到赛道上的碎片而右前悬挂受损且鼻翼丢失,导致他以218公里/小时的速度,几乎成90度角地撞上“实际上静止的”休伯特赛车的左侧。

根据国际汽联的报告,这起不幸事故最早始于比赛第二圈开始后,久里亚诺·阿莱西在三号弯Eau Rouge失控后撞墙。随后,拉尔夫·博尚和休伯特试图避让阿莱西的赛车和碎片,但是两辆赛车发生了追尾。最后就是科雷亚与休伯特的撞击。整个过程持续了14.6秒。

不过,国际汽联在报告的总结中表示,“没有证据表明任何车手未能对黄旗信号或赛道上的情况做出适当的反应”。同时,调查肯定了赛道抢险员、比赛控制中心和救援小组在工作上的“及时和优秀”。

完整调查报告如下:

国际汽联安全部门已经完成了对2019年8月31日在Spa-Francorchamps赛道举行的国际汽联二级方程式锦标赛比赛中事故的调查。在这场事故中,法国车手安东恩·休伯特遭受致命伤,来自美国的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则受重伤。

调查包括与相关人员的访谈,对实物证据的检查,对可用视频材料的分析,以及对来自数据记录器和事故数据记录器(Data Logger and Accident Data Recorder)团队数据的检查。 由GérardSaillant教授主持的国际汽联研究工作组,对该调查工作进行了同行评审。 本次调查结果得到了由国际汽联主席帕特里克·海德爵士领导的国际汽联安全委员会的批准,并提交给了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

调查集中在与事故有关的四辆赛车上:安东恩·休伯特驾驶的19号赛车,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驾驶的12号赛车,法国人久里亚诺·阿莱西驾驶的20号赛车,以及瑞士车手拉尔夫·博尚驾驶的21号赛车。

在开场圈,涉及到一辆缓慢行驶赛车的无关事故导致12号弯和13号弯(Fagnes路段)出现了黄旗。领跑的赛车开始第二圈时,第一计时段是绿旗状态。

事故过程持续了14.6秒,最初始于第二圈久利亚诺·阿莱西在3号弯(Eau Rouge)的出口失去了对赛车的控制,最初打滑后冲出了赛道。在失控1.9秒之后,他赛车的车尾撞上了护栏,并在4号弯(Raidillon)后反弹回赛道。调查中重点指出了一个合理的可能,那就是右后轮胎的内部压力损失导致了久利亚诺·阿莱西赛车的失控。

在久利亚诺·阿莱西的赛车撞上护栏后,破碎零件的碎片散布到了赛道上。为了躲避久利安诺·阿莱西和碎片,拉尔夫·博尚和安东恩·休伯特向右移动,驶出赛道,进入了4号弯的非赛道区域。由于事件发生时这些赛车的距离接近,拉尔夫·博尚和安东恩·休伯特针对20号赛车做出的行动发生在黄旗出示之前。黄旗在久利亚诺·阿莱西的赛车撞上护栏1.8秒后,在5号点(4号弯)出示。

在这个过程中,拉尔夫·博尚较之安东恩·休伯特更突然地放慢车速,后者为避免撞车采取了行动,进一步向右移动。尽管采取了这一措施,安东恩·休伯特仍然与拉尔夫·博尚赛车的尾部发生了碰撞,失去了鼻翼,并造成前方的拉尔夫·博尚的右后轮胎爆胎。

在车速达到262公里/小时和鼻翼丢失的情况下,安东恩·休伯特的赛车失去了控制,并朝4号弯出口非赛道区域的右侧护栏方向冲去,他以大约40度的角度、216公里/小时的速度撞上,产生了相当于33.7g的峰值力。

在与护栏撞击并吸收能量之后,赛车被弹出,转动着弹向比赛方向,在4号弯非赛道区域,底盘的左侧面对迎面驶来的赛车。

此时,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正接近久里亚诺·阿莱西的事故现场。当他撞到久利亚诺·阿莱西赛车上掉下的碎片时,他大致行驶在在赛车线上,朝着4号弯出口处的赛道右侧行驶。与碎片的撞击大约发生在黄旗出示1.5秒之后,这导致右前悬挂损坏和鼻翼丢失,从而使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失去了控制。他的赛车驶向右侧,偏离了赛道,来到了4号弯的非赛道区域,这个移动轨迹让他在1.6秒后与安东恩·休伯特发生了车对车的碰撞。

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以大约86度的角和218公里/小时的速度撞向安东恩·休伯特的赛车的左侧,而安东恩·休伯特的赛车实际上是静止的。 12号赛车(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和19号车(安东恩·休伯特)承受的合力峰值力分别为65.1g和81.8g。

这次车对车碰撞后,安东尼奥·休伯特的赛车加速至105.4公里/小时,第二次撞到护栏,然后反弹回赛道。

这次车对车碰撞发生后2.5秒,双黄旗出现,2.7秒后红旗出现。此时,19号赛车(安东恩·休伯特)在赛道左侧停下,而2.6秒之后,12号赛车(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在以颠倒的姿势停下。

在20号赛车(久里亚诺·阿莱西)最先失去控制12秒之后,在双黄旗出现的即刻、12号赛车(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停下之前,医疗和救援反应展开。红旗出示54秒后,就对安东恩·休伯特进行了首次现场医学评估。

红旗出示16秒后,由于燃油泄漏,12号赛车(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下方起火。抢先员在2秒内将火扑灭,而在红旗出现69秒后,对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进行了首次现场医疗评估。

事故发生后的2分钟内,第一支解救小组到达现场。

总之,调查结果如下:

  • 一系列事件导致了四名车手卷入了一场持久、复杂的碰撞,最终导致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和安东恩·休伯特的赛车在高速下发生了 “丁骨”型的碰撞。
  • 从速度和轨迹方面,这次车对车碰撞的力产生了极大的能量,它们的转移和分散变成对安东恩·休伯特无法挽救的创伤和对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造成了非常严重的伤害。
  • 在对事故的各个阶段进行了详细分析之后,没有单一的具体原因,但确定了多个提升事故严重性的因素。
  • 调查发现没有证据表明任何车手未能对黄旗信号或赛道上的情况做出适当的反应。
  • 与事故相关的抢先员和比赛控制中心发出信号和救援服务方面的反应被认为是及时而良好的。

安全改进是一个持续的拖成,因此这起事故和世界各地其他类似事故的结论将纳入国际汽联正在进行的工作中,进一步推动汽车运动的安全性。2019年,国际汽联安全部门在每个国家ASN(国家体育局)的支持下,对28起与场地赛相关的严重且致命事故进行了调查。

Next article
周冠宇与雷诺运动学院合作继续

Previous article

周冠宇与雷诺运动学院合作继续

Next article

周冠宇出任雷诺F1车队试车手

周冠宇出任雷诺F1车队试车手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IA F2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