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冠宇对阿布扎比最后圈战斗感到有趣

shares
comments
周冠宇对阿布扎比最后圈战斗感到有趣
By:
2019年12月2日 下午9:44

中国F2车手周冠宇为他能够在2019赛季收官周末获得重返领奖台的优秀成绩感到高兴,更是享受第一回合的激烈战斗。

上周末, 本赛季F2最后两个回合的比赛在阿布扎比上演。提前锁定成绩最佳新秀的UNI-Virtuosi车手周冠宇在周六的长距离比赛里,今年第五次登上领奖台,也是自银石之后首次进入前三名。

中国小将原本有机会从第一排发车。在排位赛做最后一个计时圈时,他在前二个计时圈之后已经比前一圈提高了很多,但是最后两个弯突然出现黄旗,令他不得不松开油门,最后遗憾地获得第五名。

整场比赛里,周冠宇在一头一尾两个时段经历了激战,而中间那段时期则处于持久战的挑战。他长时间跑在第二位,与同样采取第一阶段长跑的日本车手松下信治,比技术又比耐心。

赛后,今年担任雷诺F1车队研发车手的周冠宇在新闻发布会上愉快地说道:“在我看来,比赛非常有趣。”

本场比赛周冠宇与直接竞争对手松下信治采取了超长第一阶段的策略,直到最后三圈方才进站换上更软的轮胎。虽然比日本车手晚进站没有帮到他提高一个名次,但是中国小将在最后一圈里超过路易斯·德莱特拉兹的过程赏心悦目,而且他还做出了全场最快单圈时间。

不过,周冠宇向Motorsport中文网承认,他在战斗中并不清楚自己的排名,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如何超过对手上——最终成功做到。

“最后一圈其实我当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第四还是第三,因为出站的时候我没听清车队告诉我是第五还是第六,”这位UNI-Virtuosi车手说道,“所以我只是觉得,车队跟我说如果你要超到前面,一定要尽快超过前面的(科勒姆)埃洛特,而我超过他没有损失很多时间。”

“最后一圈我本来就想在那个弯用DRS去超车,想着从在6号弯内线去攻击,然后用DRS来超。但是在6号弯内线没有超,接着我就准备出弯从内线用轮胎的优势去超。然后我也没做太多的防守,给他留了半辆车宽度的空间,因为我知道他如果在这个弯杀进去的话,我可以在下个弯过后使用DRS。”

“如果通过那个弯时,我在他前面,有可能他下一个弯后会用DRS超过我。所以我就给他了空间,让他反超过去。没想到后来他在弯角里打滑了,我顺势跑到了他的前面。冲线的时候我其实不知道自己是第三还是第四。最后车队跟我说的时候,我也是很开心。”

松下信治先进站,而在他“潜”入发车区进口之前,UNI-Virtuosi与Carlin赛车之间的差距已经不到一秒。当被Motorsport中文网问到,他是否觉得如果快速超过日本对手,就有机会获胜时,他回答说:“是的,我当时想过,我想尽快超过他,可是我刚进入一秒之内就失去了所有的:不但损失下压力,还在弯里转向严重不足。其实最后四、五圈的时候轮胎已经在极限的边缘了,大家都一样,但我可能比他好一点。但是我一跟进的时候,就很难在出弯时跟近前车,就会转向不足。”

“然后车队跟我说,你可以选择跟他同一圈进,也可以选择跟他在不一样的圈进,所以我们当时最后想了想还是觉得可能还是在不一样的圈进吧。可能当时如果同一圈进的话,更多会在维修区里进行超车,有可能但是也不确定吧。”

“但是,反正最终也是最后几圈里我的轮胎比他的稍微好一点,而且还做出了最快单圈时间——否则的话,可能我不能做出最快单圈。”

周日的冲刺赛里,周冠宇在出场圈感觉到一刹车,赛车就会严重震动。但是,车队无法在发车区解决问题,意味着他只能驾驶性能下降的赛车投入比赛。

尽管如此,周冠宇坚持比赛并且最初获得第十名。而他身前的米克·舒马赫和杰克·埃肯双双因为犯规而受到加时处罚。这使得中国小将上升到第八后,拿走了上周末——也是整个赛季——最后一个积分。

Next article
F2阿布扎比第二回合:吉奥托在个人告别战获胜

Previous article

F2阿布扎比第二回合:吉奥托在个人告别战获胜

Next article

国际汽联考虑对初级方程式启用驾照扣分系统

国际汽联考虑对初级方程式启用驾照扣分系统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 FIA F2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