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GP2冠军为何频频面临失业危机?

分析:GP2冠军为何频频面临失业危机?

如同赛车界的大学,GP2原本应是车手进入F1前的最后一级台阶。然而尽管只有“一墙之隔”,近几年多位车手在GP2获得出色成绩后却难以进入F1,甚至面临“失业”,背后原因何在?

集结了20位梦想进入F1的年轻车手,2016赛季的GP2与往年一样精彩。皮埃尔·加斯利与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的总冠军争夺为这一充满着混战和意外的赛季画上圆满句号。

但由于红牛早在美国大奖赛就宣布丹尼尔·科维亚特的续约,加斯利在2017赛季无缘F1后一度面临失业,而吉奥维纳兹表现极其出色,可缺乏与F1车队合作经验的他也希望渺茫。虽获法拉利储备车手这一宝贵机会,但意大利人的未来依旧存疑。

各支F1车队早早确认参赛阵容,马诺又没能得到拯救,从现阶段来看,F1岗位已经饱和,能够在2018年得到提拔的GP2车手数量,也是一个尴尬的零。

Start Action
Start Action

Photo by: 钱 俊

实际上,这一尴尬局面已存在多年。

2012赛季以来,闯入年度前三后立即进入F1的,仅有菲利普·纳斯尔和埃斯塔班·古铁雷斯两位“探花”。其余的年度前三得主,不得不进入“待业”状态或是放弃F1梦想。

2013赛季,路特斯因经验不足而拒绝选择储备车手、卫冕GP2总冠军大卫·瓦尔萨奇作为顶替基米·莱科宁的人选。2015赛季末在简森·巴顿的未来扑朔迷离之时,英国车队也因为经验原因没有选择在GP2一骑绝尘的斯托弗·范多恩,即使他是车队储备车手。

由此可见,GP2车手在摘金夺银后,难以F1得到车队的青睐。反观其他赛事,过去几个赛季中有多位车手从GP3甚至国际汽联F3欧锦赛“跳级”进入F1。是什么原因让GP2遭遇如此尴尬境地?

Stoffel Vandoorne, Dandelion Racing
赢得GP2总冠军后转战日本超级方程式的斯托弗·范多恩, Dandelion Racing车队

Photo by: Kenji Takada

经验匮乏

近年来的F1车手市场,无论是有实力争夺年度冠军的领头羊,亦或是长期为积分而战的追赶者,“选老弃少”的例子屡见不鲜。似乎各支车队都将选择青年车手视为一种冒险,经验丰富的老将成为更保险的选择。

就在几周前,当尼科·罗斯伯格宣布退役后,梅赛德斯预备车手帕斯卡尔·威尔雷恩一时间成为卫冕冠军的热门替代人选。只不过“银箭”认为这位前DTM总冠军、本赛季为排名末尾的马诺夺下唯一一个积分的22岁小将依旧缺乏经验,因而最终选择瓦尔特利·博塔斯。

可为何在各支车队纷纷发展青训项目的今天,年轻车手无法获得足够经验呢?

由于预算控制,F1测试时间的大幅缩减,车手很难积攒测试里程。屈指可数的测试日中,只有宝贵的两天时间留给青年车手。且往往在这两天时间中,许多车队需要派出多位车手。于此同时,多数车队不愿将宝贵的第一次练习时间让给测试车手。如果情况下,GP2车手的经验远不足以进入F1,因为少的可怜的测试里程无法达到F1车队的要求,让他们很难在与其他车手争夺参赛席位时脱颖而出。 

实际上,GP2与F1能够做的有很多。如同WEC的LMP1青年车手测试,表现优异的GP2车手也应该获得特殊的F1测试日和大量模拟器测试机会,增加经验的同时还是一种对车手的激励。部分业内人士也曾提议在F1周末中增加额外的青年车手练习赛,甚至仅有青年车手参加的迷你冲刺赛。这是增加经验的绝佳方法。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16-H Test Driver
法拉利车手学院成员夏尔·勒克莱尔, 法拉利SF16-H,银石季中测试

Photo by: XPB图片社

赛事竞争力下降

在F1的历史上,“跳级”进入F1的例子并不少见。但过去几个赛季中,数位车手和其背后的团队试图尽早进入F1,“跳过”GP2这一原本重要的环节。这样的举动降低了GP2的重要性,减弱了GP2的含金量,也等同于告诉未来的年轻车手GP2并不是F1道路上的必经之路。

在2016赛季赢下F3欧锦赛桂冠的兰斯·斯托尔原本计划在2017赛季参加GP2,但由于加拿大小将已满足加盟F1的所有条件,斯托尔决定完成维斯塔潘式的“大跨越”。他认为,尽早进入F1非常重要,在GP2为F1做准备,还不如直接驾驶F1赛车参赛积累实战经验,既然后者的大门已经向他敞开。

Lance Stroll, Williams
兰斯·斯托尔, 威廉姆斯车队

Photo by: XPB图片社

不少车手在征战3-4年后终于“苦媳妇熬成婆”,拿了年度冠军或者至少前三名。不可否认他们的努力、付出和能力,但是另一方面,其含金量显然不如新秀夺冠。不仅如此,这些车手长期霸占位置,并不有利GP2的“血液循环”。

与之相对的,是其他青年方程式赛事在水平上的提升也有很大影响。

F3欧洲系列赛在2012赛季起被FIA接管并改名F3欧锦赛后,赛事在赛道选择、赛车和运营方式上有了很大提升,赛事的重要性大幅增强。与此同时,在GP2曾经的主要竞争对手雷诺方程式3.5系列赛日暮西山后,许多原本计划进入该赛事的车手陆续转入GP3,让2016赛季的GP3在迎来新赛车的同时拥有前所未有的车手深度。

这两项赛事自身竞争力的提高意味着与F1的接近,使车手无需经过GP2的磨炼即可为F1做好准备。而且非常实际的一点,GP2与F3欧锦赛的总冠军在F1“超级驾照”积分规则下同样等于40分,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GP2的重要性。

赛车过时

随着时间的发展,许多人认为F1的难度随着赛车、赛道和运动规则的改变逐渐降低。三届F1世界冠军尼基·劳达数次表达担忧。在2016年底测试完F1赛车后,三届MotoGP世界冠军豪尔赫·洛伦佐坦言:“驾驶F1简单的令我感到惊讶。”

Sergey Sirotkin ART Grand Prix
Sergey Sirotkin ART Grand Prix

Photo by: GP2系列赛媒体中心

由此可见,当今的F1赛车给人一种错觉,它已不再是难以驾驭的“野兽”,“简单”得足够年轻车手“跳级”。不过,F1在2017赛季试图用更快的赛车增加驾驶难度。此举如果成功,将拉大自己与青年方程式的差距。

自2011赛季启用的达拉拉GP2/11款赛车在七年后已经显得有些过时。在F1进入混合动力时代后,高昂的成本意味着GP2无法拥有类似系统。但作为“赛车界的大学”,GP2应当通过规则培养车手对于油量和能量的保护。哪怕出于节约开支的考虑而不引入新赛车,但也可以通过修改空气动力学套件来寻求赛车性能的改变,否则又将被F1抛远。假如无法让车手在GP2为F1做准备,那么赛事的重要程度自然降低,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作为进入F1之前的最后一级台阶,GP2原本应是一位车手证明自己具有F1实力最重要的一步,但却因为种种原因陷入困境。年轻车手需要在进入F1前得到足够历练,而在未来的国际汽联F2赛事到来之前,如要走出困境,GP2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

Emil Bernstorff, Arden International, Louis Delétraz, Carlin, Nobuharu Matsushita, ART Grand Prix, Daniel de Jong, MP Motorsport & Artem Markelov, RUSSIAN TIME
Emil Bernstorff, Arden International, Louis Delétraz, Carlin, Nobuharu Matsushita, ART Grand Prix, Daniel de Jong, MP Motorsport & Artem Markelov, RUSSIAN TIME

Photo by: GP2系列赛媒体中心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IA F2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