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梅赛德斯当前的速度挣扎是“谦虚的练习”

托托·沃尔夫承认目前梅赛德斯W13赛车“各方面”与争冠行列有差距,但是这种“谦虚的练习”将促使德国车队进步。

沃尔夫:梅赛德斯当前的速度挣扎是“谦虚的练习”
载入语音播放

梅赛德斯自2014年混合动力时代开始统治了F1,仅在去年错失了车手年度冠军,但已经连续八年蝉联制造商年度冠军。但是在今年的卫冕赛季,德国制造商开局不利。

在巴林揭幕战里得益于红牛的双车退赛而取得第三四名后,梅赛德斯在沙特阿拉伯受挫,尤其是七届世界冠军刘易斯·汉密尔顿在排位赛Q1就遭淘汰。比赛中,他倾尽全力但仍旧只获得第十名,而乔治·拉塞尔只能接受第五名的结果,并且落后获胜的马克斯·维斯塔潘多达30秒。

拉塞尔相信W13赛车的问题“99%”源自“海豚跳”问题。梅赛德斯工程师们对此深信不易,他们认为只要能解决这一问题,就能激发他们在新赛车内埋藏的性能。但是前两个比赛周末里,最高时速排行的最后几名都被使用梅赛德斯引擎的赛车占据。红牛赛车顾问赫尔穆特·马尔科更是公开声称今年德国制造商的引擎在赛道上只是第三快。

虽然两场比赛结束后,梅赛德斯以38分位列积分榜第二——落后领头羊的法拉利40分,也只是比身后的红牛多一分。对于梅赛德斯何时可以解决问题,重新加入追求胜利的行列,沃尔夫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线,而且他坦言当前的差距不止一个方面。

"我认为我们没能以我们想要的样子运作赛车,因此很难真正评估单圈时间的差距是多少,如果我们能把赛车压得更低,”梅赛德斯领队表示。“我非常希望现在的差距比我们今天看到的更小,但是各方面都有差距。"

根据规则,3月1日起动力单元研发就已经冻结,直到2026年新规则启用。不过,从上赛季与红牛的争斗中,梅赛德斯引擎就已经不再拥有过去那般的优势。当时沃尔夫就否认这与2020年中原引擎部门主管安迪·科威尔在工作了16年后离开。

而当被问及与引擎性能不足相关的问题时,奥地利人表示:“我认为现在重要的是不归咎于赛车某个单独的领域。我们作为一个集体一起运作,我认为我们的总体不足大于引擎的不足。”

“我们在任何领域里出于顶级车队行列吗?不,我不这么认为。但你必须记得,这个引擎帮助我们赢得了连续八个锦标赛。现在我们必须控制局面,用我们的优势来摆脱这个困境。”

Esteban Ocon, Alpine A522, George Russell, Mercedes W13, Fernando Alonso, Alpine A522, the remainder of the field

Esteban Ocon, Alpine A522, George Russell, Mercedes W13, Fernando Alonso, Alpine A522, the remainder of the field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不过,面对W13性能探索的严峻挑战,沃尔夫认为这能让梅赛德斯保持谦虚的态度,尽管无法争夺胜利让他感到“痛苦”。

“过去八年里,我们很奢侈地处于那些有趣的游戏中,"沃尔夫说。"奢侈这个词用得不对,我们就在那些领先集团的有趣的游戏中。“

“从一名F1利益相关者并且从一场精彩的表演中受益的角度来说,这是一场盛宴,令人震撼的盛宴。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无法与那些有趣的游戏,单圈时间差距是痛苦的。”

“我们不会休息,直到我们回到集团里。但你说得很对,这一点都不好玩。这是一种谦虚的练习,到最后它将使我们变得更强大,尽管它现在不好玩。”

shares
comments
拉塞尔:梅赛德斯“99%”的问题由海豚跳造成
Previous article

拉塞尔:梅赛德斯“99%”的问题由海豚跳造成

Next article

F1明年重回拉斯维加斯,2023赛季将三度前往美国

F1明年重回拉斯维加斯,2023赛季将三度前往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