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梅赛德斯在斯帕排位赛落后1.8秒不可接受

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对于车队在比利时大奖赛排位赛里落后1.8秒的表现感到悲痛,并且声称是不可接受的。

沃尔夫:梅赛德斯在斯帕排位赛落后1.8秒不可接受
载入语音播放

刘易斯·汉密尔顿和乔治·拉塞尔在排位赛里名列第七和第八,并且两辆Alpine赛车在单圈时间上也排在梅赛德斯之前。只是因为维斯塔潘、查尔斯·莱克勒克和埃斯特班·奥康身背引擎罚单,汉密尔顿和拉塞尔才得以在正赛前进到第四和第五发车。

虽然梅赛德斯在2022赛季迎来规则改革后开局不佳,至今没有任何胜利入账,但在夏休期前的法国、匈牙利背靠背里,连续两场双领奖台完赛。拉塞尔更在亨格罗林摘下了德国车队今年第一个杆位。这使得外界看好梅赛德斯在下半赛季能够获胜,甚至拖延红牛和维斯塔潘的夺冠,而斯帕更被视为银箭的机会。

然而,在整个斯帕较低的气温下,W13赛车对轮胎挣扎。汉密尔顿的最快时间相差马克斯·维斯塔潘的最快圈多达1.8秒。

“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失望的排位赛结果,无论明天其他赛车的处罚将让我们在发车区上位置提升,”沃尔夫在排位赛后说到。“四周前在匈牙利,我们处在杆位上,尽管当时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情况对我们有利。今天,我们与杆位相差1.8秒。”

“车队中没有人认为这种差距是可以接受的,即使现在经过14场比赛,我们也不明白如何从这辆赛车中持续获得性能。我们在直道上的阻力似乎很大,本周末还没有达到平衡,来给两位车带来信心。”

“希望明天我们能有比今天表现出来更好的比赛速度,但我们知道,无论我们的最终发车位如何,我们都有很多工作要做。”

本周四,汉密尔顿在斯帕赛道上谈到本周末的前景时也感到乐观。但是当他在Q3结束后得知自己与杆位的差距,显然无法令他高兴。他甚至已经谈论起2023赛季的新赛车准备工作。

“这辆赛车一直让我们我们,我肯定不会在年底想念它,"汉密尔顿说。“对我来说,现在只是要专注于我们如何打造和设计明年的赛车。在我们前面的另外两支车队处于不同级别,我们的赛车看起来与他们的赛车有很大的不同。”

与此同时,拉塞尔承认斯帕的排位赛成绩低于预期让梅赛德斯车队内部士气低落。

“很难理解我们上一场获得杆位上,而现在我们却差1.8秒,”英国人说道。“我们似乎不能让轮胎正常工作。我相信我们明天(正赛)会有更多的速度。但是我们可能仍然落后红牛和法拉利半秒到一秒。

“(车队气氛)不是很好,因为我们想要比这更多。我们知道我们没有最快的车或第二快的车,但我们肯定有一辆能够超过P8和P7的车。我们还有工作要做。”

shares
comments
比利时大奖赛排位赛:维斯塔潘一骑绝尘名列第一,但塞恩斯获得杆位
Previous article

比利时大奖赛排位赛:维斯塔潘一骑绝尘名列第一,但塞恩斯获得杆位

Next article

比利时大奖赛:维斯塔潘统治级逆转获胜,汉密尔顿第一圈退赛

比利时大奖赛:维斯塔潘统治级逆转获胜,汉密尔顿第一圈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