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诺托:莱克勒克在摩纳哥从第一变第四是法拉利判断出错

法拉利领队马蒂亚·比诺托承认车队在摩纳哥大奖赛里出现了判断失误,导致在机会大好的情况下,比赛胜利被红牛抢手。

比诺托:莱克勒克在摩纳哥从第一变第四是法拉利判断出错
载入语音播放

摩纳哥的比赛因为大雨和发车信号灯系统断电,在推迟了一个多小时后,在安全车带领下开始。但是从第一排发车的查尔斯·莱克勒克和卡洛斯·塞恩斯在起初用全雨胎时,牢牢控制着比赛。

然而,随着红牛在第16圈结束时让塞尔吉奥·佩雷兹进站,局面开始向着不利于法拉利的方向发展。两圈后意大利车队让莱克勒克在领先情况下进站,同样换上半雨胎,而塞恩斯——当时领跑者——再多跑3圈。此时,法拉利又让莱克勒克第二次进站,与他的队友一起更换硬胎。

一圈后的第22圈,红牛做出反应,让佩雷兹和马克斯·维斯塔潘——先前已经与莱克勒克同圈做了第一停——双车进站,更换硬胎。当墨西哥回到赛道上时,超过了塞恩斯,成为新的领跑者,而且就此一路带领至比赛结束,第一次在蒙特卡洛获胜。

法拉利的比赛策略受到了质疑,面对一场眼看志在必得的胜利不翼而飞,车队领队比诺托承认车队出现了失误。

“首先我认为我们需要承认,如果你领跑比赛,你发现自己处在第一名的位置上,我们可能犯了错,”比诺托在法拉利的媒体采访时间表示,“我们肯定在判断上除了失误,我们在决定上出了错。”

“什么流程导致我们出了错,我认为,第一个错误是低估了半雨胎的速度,以及在赛道位置方面,我们对其他赛车的间隔。我们认为流程方面我们还需要检查。我们刚刚与车手们完成了汇报,我们复盘了一遍,我们做了讨论,尝试去理解,但是相信我,那是相当复杂的。那不是显而易见的决定。但肯定我们犯了错。”

当莱克勒克第二次进入维修区时,车队试图改变计划,要他留在赛道上,但为时已晚。摩纳哥人当即在无线电里大发雷霆。因为法拉利的这次失误,他还被争冠对手维斯塔潘超过,最后只能接受第四名的结果,也在积分榜上被荷兰人再甩开3分——总共落后9分,而佩雷兹也追到了只有6分之差。

“我认为我们犯了错,也是因为我们原本应该更早地让他进站,至少早一圈,或者如果不早一圈,就像我们做的那样,我们应该留在外面,简单地用全雨胎守住位置,接着可能直接换成干胎,”比诺托补充道。

“所以我们犯了错。我认为这是简单明了的。什么流程把我们带到了那个结果,需要一点时间来研究,才能得出清晰的解释。”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F1-75, Carlos Sainz, Ferrari F1-75, Sergio Perez, Red Bull Racing RB18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F1-75, Carlos Sainz, Ferrari F1-75, Sergio Perez, Red Bull Racing RB18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佩雷兹本场比赛从第三位发车,红牛为他采取了比法拉利早进站的削减时间的策略,为他率先换上速度更快的新半雨胎。第17圈结束时,当时处于第五位的迈凯伦车手兰多·诺里斯进站,给了墨西哥人干净的空间。而第18圈,佩雷兹跑出当时赛道上最快的1分25.215秒,比处于领跑位置的塞恩斯,足足快了将近7秒,也就此完成了对莱克勒克的超越。

当被问到法拉利是否运气不好时,比诺托坚定地予以否认,而是坦言从第一名变成第四名就是车队犯错的证明。

“不,我们不认为我们是不走运。这与走运或不走运无关,”意大利人表示。“我认为我们在判断上犯了错。某种程度上当你在摩纳哥领跑比赛,你遇到的情况应该是如果你没保住领先位置,那么至少是第二,但第四名完赛说明我们在某些地方犯了错。”

“我不认为这是走运或不走运。我认为今天我们原本应该赢下比赛。我认为甚至甚至卡洛斯很不幸,因为他碰到了拉蒂菲,我认为他在他后面是明显的蓝旗情况下,被挡了至少两个计时段。不然的话他原本应该领先佩雷兹。所以总的来说,有些情况没有对我们不利,但我认为我们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摩纳哥大奖赛过后,法拉利在制造商年度积分榜上被红牛扩大了领先优势,现在已经落后36分。

shares
comments
摩纳哥大奖赛:佩雷兹乱中力压法拉利对手获胜,莱克勒克无缘领奖台
Previous article

摩纳哥大奖赛:佩雷兹乱中力压法拉利对手获胜,莱克勒克无缘领奖台

Next article

莱克勒克为痛失摩纳哥主场胜利感到“受伤”

莱克勒克为痛失摩纳哥主场胜利感到“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