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蒂菲惨淡的F1生涯进入倒计时阶段

威廉姆斯宣布尼古拉斯·拉蒂菲将在2022赛季结束后离开车队,令这位加拿大车手短暂的F1生涯将以几乎悲剧的基调结束。

拉蒂菲惨淡的F1生涯进入倒计时阶段
载入语音播放

现年27岁的拉蒂菲从2020年起参加F1,两年半以来他完成了55次大奖赛发车,但是一共只有两次得到积分,最好成绩是去年在匈牙利获得的第七名。当时,他与队友乔治·拉塞尔一起帮助英国车队终结了两年的积分荒。

他的另一次得分是在因大雨而草草收场的比利时大奖赛上。这主要归功于他在周六雨天的排位赛里,取得了惊人的第九名,因为比赛只是在安全车带领下跑了两圈——只计算了一圈。但是,本赛季16场比赛过后,拉蒂菲是唯一没有获得积分的常规车手。

在车队的声明中,加拿大人表示:“我想借这个机会感谢过去的三年里威廉姆斯车队的每一个人——所有工厂里的人和在赛道上与我一起工作的人。”

“我最初的F1首秀由于疫情而被推迟,但我们最终在奥地利开始。虽然我们没有一起取得我们希望的结果,但这仍然是一个奇妙的旅程。去年在匈牙利第一次获得积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时刻,我将带着对我与这个非常敬业团队的特殊记忆,开启我职业生涯的下一章。我知道在赛季结束之前,我和车队不会有任何懈怠。”

拉蒂菲的F1生涯在大多数时候看起来十分惨淡。推迟开始的2020赛季,他在17个周末的排位赛里完败给当时的队友拉塞尔,而且直到去年的巴西大奖赛里才第一次在队友身前发车。

Nicholas Latifi, Williams FW44

Nicholas Latifi, Williams FW44

Photo by: Williams

在新秀赛季,面对羸弱的威廉姆斯赛车,拉蒂菲无法像前一年他获得F2年度亚军时,把赛车速度全部发挥出来。他的队友拉塞尔不仅在天分上受到广泛认可,而且之前已经有了一年经验,意味着他的新秀赛季注定艰难。

在俩人搭档的两个赛季里,拉蒂菲只有7次在赛道上的成绩高于拉蒂菲。而去年阿布扎比收官战尾声阶段,拉蒂菲的撞车引发了安全车,最终决定了比赛胜利和世界冠军归属。那之后,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大量对这位加拿大车手的辱骂和攻击,使他承受了巨大的心理负担。

威廉姆斯CEO兼领队乔斯特·卡皮托在今年的一次播客节目中谈到,他相信拉蒂菲本赛季初的状态受到去年阿布扎比后续事件的影响很大,因此车队给予他时间和支持。

“这非常困难,”德国人表示。“任何没有经历过的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哪怕你关了你的社交媒体,你与其他仍然看到它的人有联系。你知道事态还在发展,你只是无法置身事外。我确信这影响了他之后的发挥。我对此深信不疑。我能理解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整个赛季里给他信心、支持他。”

不仅如此,因为新冠疫情,过去两年没有进行加拿大大奖赛。这使得拉蒂菲直到今年,才终于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主场大奖赛。

关于拉蒂菲要与威廉姆斯分道扬镳的传闻由来已久,甚至一度谣言称奥斯卡·皮亚斯特雷会在英国大奖赛替换加拿大人——当然并没有发生。在银石,威廉姆斯为FW44启用了新底盘,拉蒂菲对赛车的感觉比之前有所改观,但总体上难有出挑的表现。

本赛季,拉蒂菲的新队友亚历山大·阿尔本有三场比赛获得积分,还频频为车队进入排位赛Q2。此前,车队已经确认泰国车手会在2023年留下。

荷兰大奖赛期间,当被问及自己的未来是否有其他选择时,拉蒂菲表示,在威廉姆斯明确他的未来之前,他不做任何其他打算。而到了蒙扎,当阿尔本因阑尾炎缺席后,临时替补参赛的尼克·德弗瑞不仅第一次参加排位赛就进入第二阶段,并且在周日正赛里以第九名完赛。这无异于让拉蒂菲留在格洛弗基地的希望彻底破灭。

可以理解的是,德弗瑞凭借着出色的首秀表现,以及2019年F2年度冠军和2020/21赛季FE世界冠军的战绩,成为威廉姆斯另一个席位的主要候选人。同时,车队也在等待美国年轻车手洛根·萨金特能否满足申请“超级驾照”资格。

shares
comments
角田裕毅具备领衔AlphaTauri的能力吗?
Previous article

角田裕毅具备领衔AlphaTauri的能力吗?

Next article

里卡多获考虑暂别F1一年,若能在2024年回归时“前进两步”

里卡多获考虑暂别F1一年,若能在2024年回归时“前进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