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马西离开F1是必然

受2021年阿布扎比大奖赛争议的影响,国际汽联最终确认迈克尔 · 马西不再担任F1赛事总监一职,而这个结果并不完全令人意外。

为什么马西离开F1是必然
载入语音播放

然而,虽然知道F1裁判系统即将迎来改变,但大家认为这位饱受批评的澳大利亚人有可能继续作为全新系统中的一份子,也许和其他人一起工作。事实上,直到国际汽联的决定公布之前,消息人士依然暗示马西还在该机构的未来图景中。

但是最终,在F1 CEO斯蒂法诺 · 多梅尼卡利和车队于伦敦举行了会晤之后,国际汽联新任主席穆罕默德· 本·苏拉耶姆同意马西不适合继续留任。不仅是车迷在社交媒体上的反馈,还有F1幕后内部人士也表达了同样的感受,基于这些压力,本 · 苏拉耶姆不得不让马西出局。

改变的不仅是赛事总监,围绕这一职务的系统也发生了变化。可以说,马西不够幸运,没能获得机会按照全新的体制来工作,因为在新的安排中,赛事总监不会受到来自车队指挥台的“无线电霸凌”,并且还能得到来自场外的远程协助——本·苏拉耶姆将这种远程协助类比为足球赛场上的VAR系统。

把赛事总监这个职务一分为二,由在WEC赛场经验丰富的艾德瓦尔多·弗雷塔斯和前DTM车手涅尔斯·维蒂奇分担,是一个有意思的选择。维蒂奇之前已经同意在2022年成为马西的副手。这两人在其他赛事上拥有丰富经验,不过在F1都有非常多的地方需要学习。

一方面,使用两位赛事总监,让F1失去了在所有比赛使用一名“裁判”的一致性,一名裁判理论上为决策制定过程提供了统一性。事实上几周前出现要把职务分开的想法时,消息人士还透露正是基于缺乏一致性,所以放弃了这个想法。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讨论的继续,显然不可能找到一名完全合格的候选人,既愿意又有能力独自胜任F1这项工作。举例来说,弗雷塔斯在WEC的常规工作已经占据了巨大精力,无法胜任F1多达23个周末的工作量,而斯考特·艾尔金斯是另一个可能的人选,但他已经要负责在FE和DTM的工作。

而由两个人分担职务的好处是,不太会有一个人既拥有所有权力,同时又肩负全部责任。这是一份对一个人来说显然相当困难的工作,随之而来的压力不仅来自参赛者,也来自外部世界。 弗雷塔斯和维蒂奇现在可以共同承担重任,并且实际上互相陪伴,即便他们真正一起工作的时间只有几个周末。

Race Director Eduardo Freitas

Race Director Eduardo Freitas

Photo by: JEP / Motorsport Images

国际汽联还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要弥补查理 · 怀汀在2019赛季前夕去世后,这项赛事在裁判工作上所缺乏的经验。怀汀和亲密好友、前布拉伯姆同事赫比·巴拉什一起工作了多年,巴拉什当时的职务是赛事副总监。他们关系密切,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能够互相说完彼此的句子。不巧的是,2016年末,巴拉什发现当时的国际汽联等级制度要求自己提早退休,于是他被迫放弃了职务。因为在该制度下,能够任命新的副总监,让他们经受训练以便其中一人最终可以取代怀汀。事实上马西就是通过这一路径,迈入F1大门的。

去年年中,国际汽联失去了另一位极具价值的重要人物科林·海伍德。多年来海伍德担任着F1赛事控制系统主管,实际上是怀汀/巴拉什团队里的第三号关键人物。他当过一阵子马西的副手,然后选择退休。在2021年下半年,没有他的比赛差别显而易见。

Herbie Blash

Herbie Blash

Photo by: Sam Bloxham / Motorsport Images

今年9月即将年满73岁的巴拉什,之前为参加超级摩托车赛的雅马哈车队工作,事务繁忙。如今他重回F1,担任的是一个新设立的职务:永久资深顾问,他将与赛事总监和副总监一起工作,为他们提供自身丰富经验带来的助益。当车队和车手可能在赛事控制方面要和新人打交道感到紧张时,巴拉什也能帮助带来一些可信性。

本 · 苏拉耶姆强调的另一个关键变化,此前已经被国际汽联运动事务秘书长彼得·拜尔在一次采访中透露,要比他同事期望地更加引人深思。通过本 · 苏拉耶姆口中的“虚拟赛事控制中心”提供远程协助,是一种合乎逻辑的操作。之前,马西可能得一边看碰撞回放里的犯规动作,同时又要监管赛道清理工作和安全车操作。

在第一项工作上给以赛事总监提供专业帮助,就像我们在足球比赛中看到的VAR,也有像板球和英式橄榄球赛中的“重要召唤”,让他得以专注于安全方面。然后在向赛事仲裁小组传递任何信息来进一步审议前,他可以询问同事判定谁该为事故负责。

同时,不再播送指挥墙和赛制控制之间的对话、取消车队领队通话的决议,早在阿布扎比比赛日后就被提出。去年,这样的对话显然为比赛增添了娱乐性——这种情况存在的时候很有意思。然而,在阿布扎比情况显然失控了,许多观众相信红牛老板克里斯蒂安 · 霍纳和其运动总监乔纳森 · 惠特利对马西施加的压力,与之后马西发出被套圈赛车超越刘易斯 · 汉密尔顿的指令有直接关系。

马西对于讲话内容会被无线电频道播出是知情的。换句话说,这不是别人强迫他的。

The Safety Ca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2,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5M, Fernando Alonso, Alpine A521, the rest of the field

The Safety Ca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2,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5M, Fernando Alonso, Alpine A521, the rest of the field

Photo by: Sam Bloxham / Motorsport Images

但是,怀汀就不会允许进行这样的播放,即便是受到来自F1老板们的压力。事实上,当你有时候在电视转播里看到他和巴拉什在安全车期间一起进行赛事控制工作,这些镜头实际上是在星期五拍的,星期五他才勉强允许F1摄像机进去记录一些资料画面。车队经理和运动总监们依然能和赛事控制中心通话,不过对话只能是在严格的指导原则下进行,出于信息交换的必要性,而不能有像去年那种带有情绪化的游说。

本 · 苏拉耶姆表示马西身上已经有其他职务,如安全代表和赛道巡视员。国际汽联将会提供他一个新的内部职务,马西是否决定留下大家仍需拭目以待。

在个人层面上,马西被撤职对他自己来说是苦涩的一击,大家也可能会因为觉得他被当做替罪羊而原谅他。也许他没有做对所有事情,不过过去三年里他做过一些挺不错的事。还有别忘了,当年他接受任命时,面临的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美应对的情形,去接替一个在这个岗位上工作超过20年的人,并且这个时间点比任何计划中的交替都要早得多。最终,这一切还是太多、太快了。

甚至自怀汀离世到现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社交媒体上F1车迷对马西恶语相向的量之大,对他来说难以招架。现在,他将有时间退居幕后,并且也许可以再次享受生活。

Michael Masi, FIA

Michael Masi, FIA

Photo by: Erik Junius

归根到底,这个故事应该远远超乎个人。阿布扎比的比赛,见证的是两位F1高手为年度冠军争夺到最后一轮,这原本应该是伟大的一天。相反,这一天发生的的事件所产生的后果极具破坏性,激怒了汉密尔顿的车迷,也让这项运动新车迷里的中立派感到迷惑。

这就是为什么斯蒂法诺 · 多梅尼卡利需要亲自出手,帮助这项运动规划向前的道路。大家必须看到作出改变。对每个人来说,今年巴林大奖赛将代表着一个全新的开始,我们只希望新的联合赛事总监永远不会发现自己身处去年马西面临的那种情况。

shares
comments

Related video

维斯塔潘将成为红牛的“终身车手”吗?
Previous article

维斯塔潘将成为红牛的“终身车手”吗?

Next article

伊莫拉与F1续签办赛协议至2025年

伊莫拉与F1续签办赛协议至202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