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比诺托的离开让法拉利在2023年不可能实现目标

马蒂亚·比诺托辞去F1车队领队职务也许安抚了那些要求他走人的群体,但可能会给法拉利车队带来严重后果。

为什么比诺托的离开让法拉利在2023年不可能实现目标
载入语音播放

无论比诺托多么容易因为2022年法拉利夺人眼球的可靠性问题和策略失误而成为批评者的众矢之的,但正是他身上许多不为人所知的品质才是车队从一开始能够回到争冠行列的关键。以及,经过一整个赛季的艰难教训,要成为冠军必须做到完美,任用一名新领队的后果也许是巨大的。

作为一名车队领队,比诺托在技术层面上理解引擎、赛车及其操作,也明白F1围场里的政治机制、FIA和媒体。对于这也许是赛道上压力最大的职务来说,他能够涉及的职权范围十分宽广。失去比诺托,法拉利立刻失去了一位也许是在同行中对赛车/引擎设计和性能参数拥有最深入见解的领队,而且他还直接理解赢得比赛胜利面对的挑战和需要做出的妥协。

在F1取得胜利的关键在于细微的优势,比诺托对法拉利概念和动因的理解原先将在帮助车队取得其所需的进步,从而在2023年与红牛争冠,以及应对梅赛德斯卷土重来的威胁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他的即刻离任将使法拉利在一年中也许是最关键的新车准备阶段失去那种细致的洞察力。

不论是谁担任新的车队领队,都要花上好几个月的时间去把握法拉利的设计方向、结构和预算帽使用方案。然后,当他们终于进入工作节奏时,2023年的年度冠军可能已经旁落他人。因为明年初如果决定出错,导致车队走上错误的方向,可能马上会反映在单圈时间上,而费用限制意味着没有机会180度扭转局面。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Photo by: Ferrari

比诺托同样深谙马拉内罗的政治动态,他从1995年就加入车队,先是在引擎部门工作,然后一步步受到提拔。作为系统内的一份子,他明白车队如何运作。成为车队领队后,他在手底下设立了他认为最能帮助推动车队前行的组织架构。

2013年到2016年,法拉利在比诺托的前任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担任领队时期,完全没有处理好对底盘技术总监詹姆斯·埃里森的使用。很显然,如果法拉利想要充分发挥所需人才的能力,就必须解决一些系统内部问题。

比诺托做了很多改善工作。丝毫不意外,有消息源表示当获悉他要离开这一现实后,马拉内罗目前气氛低迷。很可能在接下来的几周内还有其他人要递上辞呈。

批评

这并不是说比诺托没有他的弱点或没有犯过错误。

法拉利今年的可靠性问题很不理想。但是,在引擎冻结时代伊始(正如Alpine/雷诺也显示出的),很显然如果车队想要从长远角度最大限度地提升表现,试图榨取极限性能就会带来一些短期的苦痛。

但是,今年法拉利在策略上的愚蠢错误为比诺托招致了最多的批评声,尤其是很多人认为他过于软弱没有开除那些犯错的人。不过,比诺托的想法一直是为个人提供支持,并确保犯过的错误不会再犯。

对外,处理车队犯下的错误时,他经常显得平静而礼貌,他会保护在自己底下工作的人。不过在幕后,他是一位严厉的监工。正如今年早些时候他向Motorsport.com表示:“我想我在给周围的人赋能。我觉得我不是一个残酷的人,但我是严厉的。我周围的人知道我可以非常严厉。”

虽然砍掉一些他的资深策略师会让公众觉得他是一位强大、果断的领队,但事实是这并不能给车队内部带来什么帮助。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in a press conference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in a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Carl Bingham / Motorsport Images

正如法拉利在阿布扎比的轮胎执行所显示的,知道事情在哪里出问题、改善策略软件,避免给维修墙发出错误的信息、改善流程,是让情况好转的更好方法。

当团队犯错时,比诺托可能人过于好,没有去批评他们;有时候,他因为没有用母语表达而吃亏。赛季中,他那次著名的表态,谈及法拉利可能赢下下半赛季所有比赛的前景,从领队提供大力支持的角度来说没错,但是随着红牛加速赢得年度冠军而成了他的噩梦。

“没有理由不能赢得从现在开始到赛季结束的10场比赛,”他在查尔斯·莱克勒克丢掉法国的胜利后这样说。“我觉得这样看待事情很积极,我喜欢积极,保持乐观。”

法拉利之后没有取得一场胜利。

这也许也显露了可能比诺托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既要努力帮助法拉利解决技术、管理、政治、商业方面的事情,还要和FIA周旋。这带来的风险就是他很可能什么都要干,什么都没干好。

法拉利的支持

比诺托从不回避一个事实,今年车队面临的批评很难从个人层面去应对。不过他一直很清楚地认为自己有责任保护部下不受周遭政治旋涡的打扰。

被Motorsport.com问到2022年的挑战时,比诺托说:“这个赛季显然很艰难,因为批评从来都是不好对付的。此外,我想对我来说,我(需要)努力去让队伍保持专注,把精力集中在工作上面。批评是会让团队分心,要让团队保持专注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这很难,不过我想那只会让我在未来变得更顽强。我知道我们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这是这个赛季最重要的一课。”

不过当比诺托亟需依靠法拉利的时候,需要主席约翰·埃尔坎和CEO贝内代托·维格纳给他全力支持的时候,他失望了。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Photo by: Ferrari

法拉利显然可以建议他招募一位资深人士,分担那些让他分心的责任,并从深层次好好解决车队的弱项问题。这也许能成为2023赛季一个合理且积极的举动。

但是最终,比诺托没有得到上面的帮助,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并决定递上辞呈。法拉利现在必须寻找一位接替者。不过,无论是谁成为比诺托的继任,他得到的都是个烫山芋,因为明年必须称霸F1。

维格纳近期在接受CNBC的采访时表示他不会接受第二名。

“我在上个季度时说了,我不满意只取得第二,因为第二就是头号失败者,”他告诉CNB广播公司,“我们取得了一些进步。对这些进步我感到很高兴。我不高兴的是第二名。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车队拥有进步所需的条件。”

这显然意味着明年法拉利要么大胜,要么大败。这将给新上任的领队施加大到离谱的压力,必须取得开门红。与红牛和梅赛德斯在预算帽时代争胜的情况下,这仅仅是不可能的。而如果不能立即达到取胜状态,那么就会有遭受额外批评的风险,团队的稳定遭到破坏,然后可能推卸责任,为了安抚怀疑者而“甩锅”。

历史重演

法拉利近代最辉煌的时代,是让·托德成功地让法拉利车队远离那些会拖累车队的外部政治和批评。即便1997年和1998年法拉利丢失了本可以拿到的车手冠军头衔,也没有人因此马上要改变管理层。

车队在进步,取得进展、迈向新高度只是时间问题。之后也的确如此,车队开始连连战连捷,一直持续到2000年代中期。

比诺托从不回避一个事实,要让法拉利重回F1前列是一个长期项目,不可能一夜之间达成。托德时代事情就是这样,现在也是一样。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Mattia Binotto, Team Principal, Ferrari

Photo by: Ferrari

如果说有什么的话,法拉利2022赛季的强势开局歪曲了一些进程,这样的开局大大超出了人们的预期,也超出了车队的发展轨迹。

红牛赛车在赛季第一阶段超重,没有达到应有的表现也加深了这一虚幻印象。因为,正如比诺托正确指出的,在赛季中给赛车减轻分量去提高性能,比实现法拉利需要的空气动力学改进要容易得多。所以今年红牛在气动方面总是表现得更出色。

法拉利在寻找一位很清楚2023年不击败红牛和梅赛德斯就会被视作失败的新领队。马拉内罗的风险在于给比诺托的接替者布下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接受年度亚军这一不切实际的期许,会招致极端的反应和进一步改变,进而在未来引起更多的问题,然后循环重演。

这是法拉利在过去犯过的错误,现在也很有可能成为其将来最大的弱点。

shares
comments

法拉利已接受比诺托辞职

F1确认2023年不举行中国大奖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