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新加坡依旧是F1车手心目中最艰难的挑战

本周末,F1回到因为疫情原因三年没有举办大奖赛的新加坡,这意味着对车手来说赛历上最艰难的挑战回来了。

载入语音播放

The drivers may be used to hot conditions when racing in the Middle East or mainland Europe at the height of summer, but nothing comes close to the sapping conditions of Singapore.

街道赛一直以让人费神而著称,尽管有着一些慢速区域,但街道赛需要车手从头到底全神贯注,直道很短,留给车手喘息的机会极少。但新加坡是其中最难对付的街道赛。它出了名的是在体力上和脑力上对车手要求最高的赛道之一,这意味着车手要做和其他比赛不一样的准备。

丹尼尔·里卡多表示,2011年他的第一场新加坡大奖赛是他完成过的对体力要求最高的一场。

“我没准备好,听起来像是我一周都在开派对!”他告诉Autosport,“我没意识到湿度会那么高,还有赛道本身弯角连续不断的特质,没有什么直道部分可以让人休整。我从没体验过那样的赛道。”

更糟的是,里卡多当时为落后的HRT车队比赛,那让他在比赛结束排名第19位,落后了4圈——还不是考前车手经历的较量。

“我只记得那场比赛让我精疲力竭,”里卡多回忆道,“我从车里出来,我记得自己说从来没有这样体力透支过。我还许下一个承诺,不会再在F1赛车里经历这种痛苦。从那之后,新加坡事实上挺不错。”

F1车手往往被称为精英运动员他们和绩效教练、他们的车队一起努力来进一步提高人为表现。不过为了做好迎战新加坡大奖赛的准备,他们的常规锻炼量和训练计划还是需要做加法。

在新加坡比赛时,高温是F1车手需要适应的重要元素之一。新加坡年平均湿度超过80%,而因为接近赤道,这里10月的气温依然在30摄氏度左后。车手可能适应了盛夏在中东和欧洲大陆比赛时的高温,但这都无法与新加坡让人难受的条件相比。

If you follow the F1 drivers on social media, you will have seen some of the inventive ways their trainers have recently been getting them ready for that challenge. Last week, Carlos Sainz posted a video of himself on Instagram riding an exercise bike in a sauna as a way to try and get used to how hot it will be in the cockpit through the race in Singapore. Other approaches include adding extra layers of clothing for routine workouts, or simply sitting in the sauna at a really high heat as a way to teach the body what to expect. Every workout becomes that much harder, but it will be worth it come race day.

如果你在社交媒体上关注了F1车手,你会看到为了应对这样的挑战,训练师最近给车手开展了一些富有创意的训练方式。

上周,卡洛斯·塞恩斯在Instagram上发布一则视频。视频里他在桑拿房里骑健身单车,作为一种让自己努力适应新加坡比赛时驾驶舱里会有多热的方式。其他方法还有在日常训练时额外多穿一件衣服,或者只是简单地坐在一个温度非常高的桑拿房里,让身体意识到会遭遇什么样的情形。每一项训练都变得更难了,不过到了比赛日一切都将是值得的。

 

不过,让新加坡成为这样一项磨人挑战的不仅是高温和高湿。与吉达和巴库那些高速街道赛道不同,新加坡的平均速度很低。查尔斯·莱克勒克在2019年的杆位圈速是1分36秒217,比塞尔吉奥·佩雷兹今年在吉达的杆位圈速慢了约8秒钟,而且吉达的赛道还比新加坡的长1公里。23个弯角的布局也意味着没有什么可以喘口气的机会。

这一切都使得新加坡站成为了赛季中完赛需时最久的比赛之一。自从2008年加入赛历以来,新加坡大奖赛从没有在1小时51分之内完成过,这是2018年的用时,并曾四次达到F1的两小时时间限制。没有别的赛道这么高频地触到时间限制,这意味着提高耐力是车手为了比赛要做的重要准备,尤其是要这么长时间地应对高温。

车手面对的另一项挑战是适应时区变化。时区也许是每一站都要考虑的问题,但是新加坡的尤其麻烦,因为它是一场夜赛。最好的方式是留在欧洲时区,也就是大约在早上6点睡觉,然后下午3点左右起床。车队要为新加坡站做特殊准备,确保酒店不要在这段时间内进房间打扫打扰大家休息,这种不寻常的睡觉习惯要事先说明。

尼古拉斯·拉蒂菲将要在本周末首次征战新加坡,他承认自己不确定要如何平衡准备工作。他一直喜欢尽早抵达,这样可以去适应“不仅是时间方面还有气候方面”。

“我还没跑过新加坡站,不过这是个奇怪的分站,”拉蒂菲说,“我猜你会想早点去适应气候,不过时间上不行,因为还是英国时间!所以你越晚过去,也许越容易调整时间。这很难。”

The Singapore Flyer at sunset

The Singapore Flyer at sunset

Photo by: Joe Portlock / Motorsport Images

新一代赛车将是今年新加坡站的额外挑战。2019年以来很多情况都变了,今年规则大改,还有赛车增加的重量让它们在过慢速弯时更加笨重迟缓,这让街道赛变得更难了。

然后还有车队今年遭遇的弹跳问题,这个问题会在滨海湾不平整的街道上变得更棘手。埃斯特班·奥康在蒙扎表示赛车感觉会像卡丁车撞到路肩时一样僵硬,而皮埃尔·加斯利表示这对所有人来说都会是一场极限比赛。不过,不论如何新加坡站依然是所有车手赛历上最喜欢的比赛之一,大家都对能够回到这条赛道激动不已,以及对有些人来说,还是第一次在这里比赛。

此刻所有车队都知道要如何为新加坡站做好准备,不过三年没来了,这将有可能是车手们一段时间内面临的最严峻挑战。

shares
comments
新加坡大奖赛FP3:因雨缩短半小时,莱克勒克最快
Previous article

新加坡大奖赛FP3:因雨缩短半小时,莱克勒克最快

Next article

新加坡大奖赛排位赛:莱克勒克力摘杆位,维斯塔潘第八

新加坡大奖赛排位赛:莱克勒克力摘杆位,维斯塔潘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