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Formula 1
03 7月
-
05 7月
Event finished
10 7月
-
12 7月
Event finished
17 7月
-
19 7月
Event finished
31 7月
-
02 8月
Event finished
See full:

为何法拉利希望扶持而非解雇比诺托

shares
comments
为何法拉利希望扶持而非解雇比诺托
By:
Co-author: Franco Nugnes
2020年7月18日 上午4:30

当法拉利在刚刚开始的新赛季接连遭遇挫折后,一波关于其车队领袖该“换帅”的传闻再次不胫而走。

就像足球俱乐部会因为一连串糟糕的成绩而让被解雇的教练成为牺牲品一样,法拉利车队的老板们也总是会发现自己成为各种谣言的“主角”,面临着马上“被解雇”的命运。

尽管本赛季法拉利的开局异常困难,甚至在斯蒂利亚大奖赛遭遇了近些年来最糟糕的周末之一,但马拉内罗传来的消息既不是恐慌,也不是把车队领队马蒂亚·比诺托“赶下台”。

事实上,法拉利的态度很明显,那便是车队不会发生革命或政变。相反,其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为SF1000性能不足的问题寻找解决方案,并尽其所能帮助比诺托更好地完成任务。

当然,法拉利的处境并不轻松。上周末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和查尔斯·莱克勒克在众目睽睽之下互相撞车退赛,给车队带来了双重打击,并且也因此错失了为提前引入的升级套件收集数据的宝贵机会。

由于国际汽联发布了大量的技术指令,加上赛车产生的牵引力过大,法拉利的表现从冬季开始便差强人意,其动力表现也有所退步。

现在,比诺托希望知道升级套件到底进步了多少,尤其是在像匈牙利这样没有长直道的赛道。在奥地利的两个周末,长直道让其赛车吃了不少亏。

尽管本赛季只进行了两场比赛,但这并没有阻止一些人质疑法拉利是否需要在一位不同领袖的带领下寻找新的方向。

一些意大利媒体猜测法拉利GT赛事主管安东内拉·科莱塔(Antonella Coletta)可能会成为比诺托的继任者,并可能最快在今年就取而代之。

但是消息人士坚持认为科莱塔目前对于F1的角色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致力于打造一个项目,那就是将法拉利带回勒芒的顶峰。

尽管他拥有合适的素质和技能,不失为是遥远的未来领导F1车队运营的一个选择,但现在似乎不太可能立刻“换岗”。让一个没有多少大奖赛经验的人来领导苦苦挣扎的法拉利真的有意义吗?

相反,内部人士很清楚,法拉利首席执行官路易斯·卡米莱里对比诺托的能力保持完全信任,认为没有必要在这个阶段进行干预。

法拉利一直把重返冠军宝座视为一项中期计划。在季前测试之后,没有人指望它会在今年成为梅赛德斯或红牛的挑战者。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000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000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事实上法拉利相信,重返前排的战斗还有一段路要走。尤其是随着2021年开始实施的预算帽,将迫使其面临从1400名员工中消减300人的挑战。

基于现实考虑,法拉利重返巅峰仍有待时日。这也是为何车队选择不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续约的原因。因为其深谙车队在赛道上的表现并不符合德国人未来两年所抱有的期望。

也正因如此,车队选择了卡洛斯·塞恩斯,而不是丹尼尔·里卡多。跃马正在为一个长期项目打下基础,而不是抱着不切实际的雄心壮志,以为自己能成为一个立竿见影的冠军争夺者。

意大利车队还将面临严峻的挑战:由于2022年全新的规则与预算帽将共同开始实施,意味车队必须从当下就开始部署周密的计划,以确保为F1新时代的到来做好准备。是时候稳定局势了。

目前,引入一位新的车队领队,尤其是一位几乎没有F1经验的领队,将是完全错误的时机,并可能带来潜在的损害,对未来几年的竞争产生影响。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更倾向于高层的连续性,但并不一定要保持马拉内罗目前的整体结构。其中的一种看法是,比诺托可能需要更多的扶持,以帮助减轻他所面临的来自各个方面的工作量和压力。这样他便可以专注于能更好地发挥自己优势的领域。

也许对于法拉利来说,更可行的方法是引入一位新的技术总监,以协助管理赛车表现。

正如梅赛德斯拥有詹姆斯·埃里森这样的专家担任高级职务,从旁辅佐托托·沃尔夫一样,比诺托也可以通过在这方面配备“左右手”来助长实力。推动这一举措的动力来自于SF1000的表现,这或许表明车队空气动力学主管恩里克·卡戴尔(Enrico Cardile)和底盘主管西蒙·雷斯塔(Simone Resta)的组合并没有完全磨合好,从而完成了其团队本该做的一切。

这样的任命将允许马拉内罗方面更好地重新分配整个董事会的任务和责任。这将是一个更具建设性的步骤,而不是推倒迄今为止已经建立的一切,从“零”开始。

目前,法拉利的首要任务是尽快改进SF1000。冠状病毒大流行造成的赛程压缩意味着没有时间可以浪费。是时候保持头脑冷静了。

翻译/小飞侠

Related video

F1发现两例新冠病毒阳性病例

Previous article

F1发现两例新冠病毒阳性病例

Next article

匈牙利大奖赛FP3:博塔斯领先汉密尔顿居首,佩雷兹第三

匈牙利大奖赛FP3:博塔斯领先汉密尔顿居首,佩雷兹第三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车队 Scuderia Ferrari
Author Jonathan No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