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F1肩负着拯救23场比赛赛历的艰难使命?

新加坡大奖赛因疫情宣布取消后,F1正在积极寻求替代者,以确保达成其23场比赛的宏伟目标。然而,这份雄心壮志是否注定要遭遇滑铁卢?

为什么F1肩负着拯救23场比赛赛历的艰难使命?

目前大多数的业内人士揣测,在未来几周内,还有更多的比赛将宣布取消,而新加坡仅仅是其中之一。为此,F1掌门人斯蒂法诺·多梅尼卡利和他的团队在全力应对不断蔓延的新冠病毒的同时,还不得不为一盘复杂的“三维国际象棋”绞尽脑汁。

去年,面对新冠肺炎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挑战,F1成功地创造了一个17场比赛的赛季。前F1老板切斯·凯利一直坚持“正常”的赛季会在2021年回归,并在把位置移交给多梅尼卡利之前,亲手打造了一份23场比赛的超级赛历。

原本人们希望在全球接种疫苗的帮助下,新冠肺炎的影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人们更关注的是比赛向车迷开放的程度,因为这将是决定推广方愿意为赛事支付多少费用的关键因素。

上周末的阿塞拜疆大奖赛是今年顺利完成的第六场比赛。而接下来将在欧洲举行的各站看起来也似乎不存在变数。然而,9月将从俄罗斯开始的“远程”比赛如今看来比1月更岌岌可危。人们担忧的是在新加坡宣布取消后,其他办赛国也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开始跟风退出。

人们并不奢望F1努力的结果与原本设想的赛程完全一致,而完成23场比赛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去年,F1的首个目标是8场比赛——这是构成一个正式的F1赛季所需的数字。第二个里程碑是15场,很多转播协议正是以此作为支付赛季全款的保底数字。

罗斯·布朗上周告知车队,今年的最低目标实际上是20场比赛,主要原因是一些转播协议已经重新谈判。2020年,电视台支付了22场比赛的费用,但最终只转播了17场。因此从兜售广告和增加订阅量的角度考虑,他们希望获得有利的安排。

然而,我们不应该对魔术般地电视收视数字太着迷,因为如果没有足够的财政收入,不会随随便便增加滴20场不用付费的比赛。真正重要的是F1的总收入。换句话说,如果19场比赛意味着一部分的损失是来自电视转播商,那么也能接受,F1不会为了举办而举办第20场比赛。

上赛季,原始赛历由于比赛禁令而被摒弃。当敲定比赛地点时,新的赛程被逐渐拼凑起来。尽管每次只宣布两到三场比赛(或在少数情况下重新确认原定日期),甚至有时只是提前几周,但最终的比赛数字成功累计到了17场。

本赛季,F1理论上的目标是23场。只不过赛季还未开始,澳大利亚便从3月被延期到了11月,而中国则被伊莫拉所取代。随后土耳其取代了同样被取消的加拿大,但是由于英国和法国的“红名单”检疫要求,伊斯坦布尔的比赛如今也已夭折。

上个赛季,在法国移除的情况下,为了将办赛压力降到最低,增加一场奥地利的比赛成为了解决方案。而新加坡是一条需要很长的筹备时间来搭建场地的街道赛。作为首场宣布取消的远程比赛,它的缺席也在10月为俄罗斯和日本之间留出了空档。

新加坡取消后的第二天,多梅尼卡利在巴库与车队老板们举行了例行的“早咖啡”会议,赛程是主要议题之一。他唯一可以分享的是F1正在为新加坡寻找一个替代者,而其他比赛尚未有确切的消息。

多梅尼卡利和他的团队面临着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各分站的未来被政府的决策所左右。这不仅关乎比赛地点和如何抵达的问题,还涉及到车队和其他F1工作人员的国籍,以及他们能否顺利回家。

这些不断变化的政策令人始料未及。英国和法国的红区检疫规定导致土耳其在被纳入赛程后的几天就流产了。同样的限制意味着,F1很难在不冒险的情况下把它安排在其他任何地方,尽管新加坡空出的档期已经明确。

在许多情况下,中央或地方政府对于办赛负有直接责任。这可以是双向的,他们可以为了显著的宣传价值而下定决心让比赛举办,也可以通过简化繁文缛节来确保F1赛道间可以来去无阻。又或者他们也可以采取相反的观点,就像新加坡所做的那样,取消从海外入境1400名左右的人员来参加体育赛事这类无关紧要的活动,从而规避风险。

赛程对F1来说也必须能创造经济效益。去年,各赛道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达成了协议,以保持比赛数量的增长。但今年这些已不再适用,这也是为何穆杰罗和纽博格林等赛道都未被提及。

如果赛事不对公众开放,或者只对有限数量的观众开放,鉴于门票是推广方唯一的收入来源,正在履行的赛事协议也可能被重新协商。

和去年一样,问题在于谁先“松口”。比赛是由推广方还是F1宣布取消。这在法律和商业上将产生很大的影响,也是为何往往在某场比赛显然不可能举办后许久,官方公告才被公布。

同时,这对后勤工作也有着深远影响。F1需要7架波音747喷气式飞机将赛车和设备运到世界各地。但预订这些飞机并不是一时之事,尤其是在过去一年里价格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与此同时,倍耐力需要提前几周将轮胎海运到许多远程比赛,车队也必须通过轮船运送维修区和车库设备,以上这些都需要大量的前期筹备。

目前,欧洲比赛直到第14站的蒙扎为止看起来都相当安全。但在那之后,几乎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下面是今年最后阶段几场比赛的情况。

俄罗斯

鉴于去年俄罗斯拥有向公众开放的先例,人们认为今年的比赛势在必行。当局迫切希望它能够举办,且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明显的绊脚石。然而令各车队担心的是,去年他们所住的酒店满是前来索契度假的当地游客。他们没有戴口罩,也不尊重社交距离,导致周末期间出现了一些新冠病毒病例。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 leads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and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 leads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and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日本

考虑到今年是本田作为引擎供应商的最后一年,以及AlphaTauri新秀角田裕毅的人气越来越高,日本制造商作为铃鹿赛道的所有者十分坚定地希望促成比赛。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东京奥运会成功与否。如果它能成功举办,届时大约将有9万人入境,那么F1的情况将会受控得多。然而,目前入境受到严格限制,即使是当地人也需要被隔离14天。

美国

尽管奥斯汀的新冠病毒肆虐,但目前美国大奖赛被认为是稳固的。目前关于举办第二场的讨论正在进行中,以防之后的比赛被取消。

墨西哥

塞尔吉奥·佩雷兹成为红牛的领先车车手,对墨西哥大奖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动力。尽管当地目前形势严峻,但内部人士对其前景仍持乐观态度。

巴西

英特拉格斯险些从赛历上差点消失,直到一个新的推广方给予了它第二次机会。然而,它的存在被认为岌岌可危,如果没有一位本土车手,赛事举办的动力将远不如墨西哥。并且,目前巴西也在英国的“红色名单”上。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Motorsport Images

澳大利亚

由于严格的检疫要求,澳大利亚被推迟了。但情况自3月份以来没有任何变化,或者说唯一的变化就是在最近的疫情爆发后,澳大利亚对新冠病毒更加警惕了。作为一条临时赛道,阿尔伯特公园需要很长的筹备时间,因此必须在8月前作出决定。与新加坡一样,当局也可能采取保守的做法。

沙特阿拉伯

作为全新的分站,沙特拥有强烈的办赛欲望和巨大的资金支持,并且目前还没有遇到具体的掣肘。但当地政府已经表示,F1游客必须接种疫苗。这也可能成为其他分站的一项硬性要求。

阿布扎比

上个赛季,阿布扎比在严格的限制条件下成功举办了一场赛季收官站。整条赛道都被划为了封闭隔离区,当地工作人员和马休事先进行了隔离,所有围场人员都住在了亚斯岛的酒店里。

所有这些使得车队不仅很难规划人员旅行和货物物流,更难以规划整个赛季。他们既不知道应该为哪条赛道做准备,也不知道他们的动力元件最终需要进行多少场比赛。

然而,去年车队们已经学会了随波逐流,处理临时通知的变化。他们相信多梅尼卡利能完成任务,并确保获得最重要的资金流入。

 “这太难了,因为这是一个动态的目标,”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告诉Motorsport.com。

 “斯蒂法诺和他的团队干得非常出色。他雄心勃勃,同时对形势很冷静。我不想让任何其他人来领导这支团队。”

 “我们必须照顾我们的员工和自己,但是斯蒂法诺必须促成这些协议,并顾及到我们所有人。如果斯特凡诺决定我们去哪里,那我们就去那里。”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leads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Alexander Albon, Red Bull RB15,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4,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leads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Alexander Albon, Red Bull RB15,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4,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Motorsport Images

 “我认为毫无疑问,这是一项非常困难的工作,”法拉利领队马蒂亚·比诺托表示,“要把这23场比赛保留在赛历上是很困难的。但总的来说,我认为他们到目前为止做得非常好。”

 “法拉利方面,我们会尽可能地支持他们,确保我们能够实现他们的目标,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F1非常了解我们在物流方面面临的困难,到目前为止,我认为无论做出了什么决定,我们都可以接受。所以说实话,我认为我们更应该相互支持,而不是在最终的选择中总是看到困难。”

迈凯伦领队安德烈亚斯·塞德尔补充表示:“我们正在进行的比赛数量证明了他们正在完成一项伟大的工作。这显然是相当棘手的,因为首先,斯蒂法诺和F1必须考虑在不同的国家发生了什么,与推广方和政府持续沟通,以确保我们可以在不同的国家组织比赛。”

 “但与此同时,你也需要考虑到某些后果,比如你去某个国家,或者你之后想去哪里,因为这会影响到你之后一周的计划。所有这些显然都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发生或改变,所以这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但好的方面是,我们与F1的对话非常开放且透明,斯蒂法诺总是让我们同步知晓最新的情况,这是好事。我认为至少目前为止,我们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和适应。”

翻译/小飞侠

shares
comments

Related video

阿隆索认为短暂退役前在F1的日子是“虚度时光”
Previous article

阿隆索认为短暂退役前在F1的日子是“虚度时光”

Next article

霍纳:佩雷兹表现“超出预期”,但不急于续约

霍纳:佩雷兹表现“超出预期”,但不急于续约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