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二十大新闻”

2017年“二十大新闻”第16位:红牛二队更换车手,科维亚特成“牺牲品”

2017年“二十大新闻”中,排名第16位的是红牛二队在季中更换车手阵容,并且导致丹尼尔•科维亚特离开了F1。

在赛季中的不同时期,多位不同红牛官员曾公开表示过,他们倾向于红牛二队在下一赛季维持车手阵容不变。然而当卡洛斯•塞恩斯和丹尼尔•科维亚特在赛季中途离开红牛二队,让人大感意外,却又是典型的“F1”。

红牛二队原本有一个在中游集团里颇为巧妙的阵容,两位车手的经验和潜质都很接近,但他们的个人成长方向显然南辕北辙,进而带来了问题。

自从2016年俩人在红牛二队再度成为队友后,塞恩斯在表现上明显占上风,而他也明确表示,并不希望连续第四年留在这支意大利车队。他在红牛的主场比赛期间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如此声明,招致了红牛母公司相当不满,随之导致双方关系的倒退。 

随着事态的发展,红牛对塞恩斯的态度,由最初"不出售"的立场,很快转为 "可以出售,但必须价格合理",而雷诺对他的兴趣也越来越明显。

如同二加二等于四,但这不像足球运动员转会那样简单,塞恩斯加入雷诺是一个多方协定的一部分,其中涉及迈凯伦-本田之间的长期纠葛。西班牙人原本是要在2018年以租借形式加盟雷诺,但之后在美国大奖赛前提前报道。

就在塞恩斯穿上他的新黄色赛车服时,他的长期队友科维亚特也在离开红牛二队的路上,尽管原因完全不同。

俄罗斯人曾经是F1圈中最热门的“潜力股”,但自从去年他被从红牛下放到红牛二队后,一直在苦苦挣扎,到2017的赛季,他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

在公开场合,车队通常对他表示支持。塞恩斯主动提出离开红牛二队,比科维亚特在奥地利和英国两次触发与队友的碰撞,影响更大。而这令科维亚特和车队之间本就布履薄冰的关系增添了更多裂痕,而俄罗斯人在新加坡之后永远出局。

皮埃尔•加斯利和布兰登•哈特利就此到来。前者在2016年赢得了GP2年度冠军,但仍不足够说服红牛值得用他来替代科维亚特。

加斯利被送到日本参加超级方程式比赛,并花了一段时间适应,但很快就找到所需的表现,终于得到了他的突破点。

加斯利的晋升是显而易见的,至于哈特利的到来就比较突然。他曾经被红牛放弃,而且看似已经远离了F1的雷达,但他转战耐力赛后取得相当成功的战绩。

但随着保时捷的LMP1项目结束,新西兰人主动向红牛二队“投怀送抱”。由于塞恩斯转投雷诺,而加斯利需要参加超级方程式比赛争夺总冠军——最后被证明毫无意义。他得到了在美国大奖赛出场的“试镜”机会,面对被车队找回的科维亚特。

在奥斯汀,科维亚特完成了他在F1的最后一战,而哈特利表现令人印象深刻,特别是在比赛的状态下,结果说服了车队继续用他去出战2017年度的余下比赛,替代了表现未能令人满意的俄罗斯人。

红牛二队最后在今年余下的比赛没有得到积分,因此在制造商的排名中,被雷诺夺取了第六名。维持稳定的阵容会否避免这样的结果,还有待辩论,因为很难说塞恩斯和科维亚特会在不济的STR12赛车中表现得有多好,加上引擎问题也使他们受到更多后退发车的惩罚。

但是如果换人确实伤害了争取得分的底线,红牛二队只能希望这些损失能够被哈特利和加斯利提前合作的整合所抵消,令他们在明年开始更快投入状态。

当然,要有截然不同的成绩,新的引擎合作伙伴本田需要有长足进步。但红牛二队两名新车手组合的额外经验肯定有其用武之地。

不过,他们大概不会欣赏的是,2017赛季成为又一个红牛在选择F1车手阵容时喜欢冒险、打破稳定的案例。

 

翻译/Hayato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Brendon Hartley , 丹尼尔 科维亚特 , 皮埃尔 加斯利 , 乔林 帕默尔 , 小卡洛斯 塞恩斯
车队 雷诺F1车队 , 红牛二队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
Topic 2017年“二十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