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克勒克必须赶上维特尔的排位赛标杆

shares
comments
莱克勒克必须赶上维特尔的排位赛标杆
By:
Translated by: Frankie Mao
2019年1月18日 上午9:49

查尔斯·莱克勒克的新秀赛季集中体现为惊人的排位赛发挥和强势的比赛表现,但是作为2019年法拉利F1车手,他必须在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竞争中,着力在一个重要的方面自我提高。

2018赛季,索伯从赛季初只能与威廉姆斯在队尾竞争,发展到赛季结束时成为排位赛前十名和积分区的常客。而莱克勒克个人排位赛表现的进步,让他取代更有经验的队友马库斯·埃里克森成为索伯的领军人物。

从细节上检验莱克勒克的排位赛表现,显示了他在赛道上的纯速度,但同时也暴露了一个他需要在2019年克服的小弱点。

莱克勒克如何引领索伯的进步

Charles Leclerc, Sauber C37

Charles Leclerc, Sauber C37

Photo by: Mark Sutton / Sutton Images

以索伯赛车的原始速度作为参考标准,莱克勒克的个人发挥十分出色。

Motorsport.com钟爱的“超级时间”统计法,通过采用每支车队在比赛周末最快的单圈时间并计算出与最快圈时间的百分比,对索伯的竞争力仔细地进行纵向比较。这种方式之所以公平,是因为只需要每支车队有一名车手在比赛周末的某个时间点做出有代表性的单圈时间。如此就可以根据索伯赛车的纯速度在理论上的竞争力水平,对莱克勒克的表现进行比较。

把2018赛季分为四个阶段,可以表明莱克勒克的进步不仅与索伯的上升轨迹同步,而且其发挥普遍达到赛车原始速度之上。

在这四个时间段里,索伯赛车的原始速度分别属于获得第九排、第七排、第七排和第五排发车位的水平。但是,莱克勒克在这四个时期的平均发车排名为16.8、11.4、13.8和8.6。

索伯的平均“超级时间”在所有车队中排名7.4位。莱克勒克个人的赛季平均排位赛成绩(12.7)再一次优于车队理论上平均第14或15位的发车排名。同时,这也比埃里克森获得的平均发车位(15.7)高出三个排名。由此就能解释为何莱克勒克的完赛成绩始终比瑞典人出色:他平均完赛成绩达到9.7,高于埃里克森的12.2。

理论最佳单圈时间暴露潜在真正弱点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leads Charles Leclerc, Sauber C37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1H leads Charles Leclerc, Sauber C37

Photo by: Manuel Goria / Sutton Images

尽管以上只是初步的数据,但说明摩纳哥人十分好地适应了F1排位赛的挑战。但是,就在排位赛里做出理论上最佳单圈时间而言,他的数据却是赛道上所有车手中最糟糕的。

莱克勒克只有三次在同一圈里做出个人三个计时段的最佳用时。同时,在实际单圈时间与理论最佳单圈时间的差距上,他也是平均差距第二大的车手,达到0.132秒。

“我们需要从Q1起就发力直到Q3,你每一圈都跑在极限上,”莱克勒克在被Motorsport.com问到排位赛的挑战时说,“在原有的基础上进步是很难的。”

“在赛季尾声阶段,我能够在Q3里跑出我想要的单圈,但是在赛季中期,有时候我很挣扎,你可以看到我经常在Q2里做出个人最好的单圈时间,而不是在Q3里。”

莱克勒克的确有进步,特别是在最后六场大奖赛里,他五次获得了前十名的发车位。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因为没能跑出理论上的最佳单圈而错过更好的位置。而这六场比赛里,他的表现低于他的赛季平均单圈时间损失,特别是墨西哥(相差0.248秒)和巴西(相差0.237秒)的表现尤为异常。

维特尔的高标杆对莱克勒克不利

虽然这似乎是苛刻的批评,但值得注意的是莱克勒克在2019年的法拉利队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两项理论最佳数据的比较重高举第一。

在所有21场排位赛中,维特尔11次把个人三个最佳计时段用时转化为最佳单圈时间,比排名第二的车手还多三次。同时,他的实际单圈时间与理论最佳单圈时间相比,只慢了0.025秒,是所有车手中损失最少的。对于莱克勒克来说,这显然是内部竞争的标杆,同时凸显了维特尔在所有车手中的排位赛能力。

莱克勒克已经证明了作为一名新秀,只要他占据赛道位置,就能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考虑到发车位置在第一集团的竞争中作用更加重要,把排位赛表现提升到维特尔的水平,将对这位摩纳哥车手至关重要。

Charles Leclerc, Sauber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Charles Leclerc, Sauber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Next article
萨弗诺尔:留下佩雷兹对2019年赛车研发意义重大

Previous article

萨弗诺尔:留下佩雷兹对2019年赛车研发意义重大

Next article

斯托尔继续担任雷诺运动赛车总裁

斯托尔继续担任雷诺运动赛车总裁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