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车队如何照顾员工的心理健康

随着赛季比赛场次增加到23场,F1面临着迄今最令人疲劳的赛程表。车队成员们面临着长时间离家在外工作,与家人分离,这都会对他们的心理健康产生连锁效应。卢克·史密斯阐释了车队是如何致力于保障员工健康不受妥协。

F1车队如何照顾员工的心理健康

F1的声誉是建立在对极限的全面挑战上的,比赛竞争的核心就是对速度的不断追求,要变得更好、更大、做得更多。追求更多这一点也体现在了赛历上。国际汽联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已经通过了一份包含23场比赛的2022年F1临时赛历,其比赛场次之多将成为F1历史之最。

在短短8个月中举行23场比赛,会给F1粉丝带来许多看点,为车手提供大量的场上时间,并为赛事增加可观的收入。不过,这一切也将造成来前所未有的更大的人力成本,尤其是在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方面。

F1车手和车队高层能够享受到豪华的私人飞机、高级酒店和相对精简的日程表,但对于机械师和其他车队人员来说,要完成一个包含23场比赛的赛季,在比赛周末时常每天工作12小时,在现场工作的时间大大超过基本的赛道工作时间,这样的任务也许会令人生畏。

F1业内对心理健康的讨论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关注。兰多·诺里斯在这个话题上特别发声,承认了自己在2019赛季比赛不顺时的心理挣扎,他的同僚如丹尼尔·里卡多、刘易斯·汉密尔顿和亚历克斯·阿尔本也谈及了良好的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对他们来说,谈论这个话题并不代表着软弱,即便这一点可能并不能得到其他车手的认同。

“世界精神卫生日”标志着一个契机,我们不仅要讨论F1的心理健康话题,还要展现出一些车队在照顾员工心理健康方面采取的实际举措,在我们奔向F1史上最具实验性的赛季之时。毕竟事实胜于雄辩。

Mechanics at work in the Mercedes garage

Mechanics at work in the Mercedes garage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Motorsport Images

心理健康问题不是什么新鲜事。人们内心破碎又为此深感羞耻,因为被议论而封闭自己。车队充分明白照顾员工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因为这样不仅是在做正确的事,也能让大家在赛道上表现得更出色。

明年包含23站比赛的赛历已经收获了众多正面评价。AlphaTauri车队领队弗兰兹·托斯特称之为“好极了”,在被Autosport问及可能带来的人道代价时,他表示“我们都该为自己身为F1的一员并有23场比赛而高兴”,并补充道:“如果有谁不喜欢,那么他就该走人。”

这一评论也许有些轻率,但它更缺乏对当下面临着挑战的F1人的体谅和同理心。一个内容丰富的赛历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是激动人心,但对那些承担着让赛车驶上赛道和协助比赛的工作人员来说,当自己要连续几周和朋友和家人分离时,他们对这件事也许很难像这样充满热情。

may struggle to be so enthused when spending weeks on end away from friends and family.

“你必须对车队保有积极的态度,大家都要享受自己做的事情。如果长期离家成为一种痛苦,那么就会对结果产生影响。” 乔斯特·卡皮托

威廉姆斯车队负责人乔斯特·卡皮托提到,当他在1990年代开始自己的F1生涯时,由于当时车队要完成大量的测试,赛历也很难跑,“甚至比现在的更难”。这一观点是否正确大家可以展开争论,因为测试大部分是在欧洲并由专门的测试车队进行,但他认同目前对心里健康的关注是有必要的。

“这不是简单的‘哦现在和那时候一样难,所以别担心’,” 卡皮托告诉Autosport网站,“我觉得世界从那之后也改变了许多,你必须照顾员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有家庭,他们要离开家很久。你必须对车队保有积极的态度,大家都要享受自己做的事情。如果长期离家成为一种痛苦,那么就会对结果产生影响。”

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警告说,F1在继续扩展赛历时“不能忽视我们是一群要在全世界出差的人类”,赛事“必须对我们要把兴趣放在哪里非常小心”。

Sebastian Vettel, Aston Martin, walks the track with members of his team

Sebastian Vettel, Aston Martin, walks the track with members of his team

Photo by: Jerry Andre / Motorsport Images

“我们现在面临着这一现实,我会说,大家都很累,已经筋疲力尽了,”哈斯车队领队冈瑟·斯坦纳补充道,“我们努力采取不同的工作方式让他们撑过去,这样我们在赛季结束的时候员工不至于筋疲力尽然后想着要离开F1。不过这就是这种情况之一,你要为此努力,试着找到一种方式,能够既对车队好又对员工好。”

迈凯伦是对新赛历带来的挑战意见最大的车队之一,车队领队安德烈亚斯·塞德尔说这是一个“对我们员工的沉重负担”。不过迈凯伦并不是简单地接受现实并这么去做,塞德尔认为作为一支车队公开讨论这样的挑战可能带来的困难十分关键。

“我们在车队内部采取的方法是进行广泛讨论,公开讨论每个人面临的挑战,这也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 塞德尔说,“我们努力为员工提供我们所能提供的帮助,比如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Mind的帮助,和大家一起应对挑战。”

迈凯伦与慈善机构Mind的合作,是F1车队直接并且公开应对心理健康问题的重要范例。在世界精神卫生日之前,车队成员们都戴上了Mind的徽章,车手兰多·诺里斯和丹尼尔·里卡多设计了特别的T恤为慈善机构募捐,并被迅速售罄。

里卡多提到了在车队内部培养良好亲近关系的重要性,以保证在艰难时刻来临时大家可以互相依靠。“当你有一点点情绪低落或者想家的时候,你需要依靠队友帮助自己走出来,”里卡多说。

迈凯伦的比赛队伍中有8名训练有素的心理健康急救员,确保出差的员工在需要时可以得到支持。团队教练Serg主要负责在比赛周末照顾车队成员的心理健康,还有一名运动心理学家一年也会参加几场大奖赛来融入车队,并帮助监督团队内部健康。

Lando Norris and Daniel Ricciardo designed special t-shirts to raise money for Mind

Lando Norris and Daniel Ricciardo designed special t-shirts to raise money for Mind

Photo by: McLaren

对梅赛德斯而言,心理健康是一个被高度认真对待的主题,这在某种程度上要感谢车队领队托托·沃尔夫对此的热情。

沃尔夫从青春期就开始对这个主题产生兴趣,同时,对人和健康幸福的关注一直是他的管理风格和方式之一。在世界精神卫生日前的一次采访中,他告诉Autosport网站,围绕着心理健康问题的羞耻感“很难打破”,他希望自己能够“帮助降低”这种感觉。

沃尔夫回忆道,当他有一次参加摩纳哥大奖赛时,他环顾四周,看着那些参与者,觉得他们根本不可能受到任何心理健康问题的困扰。在如此光鲜豪华的最棒的F1环境下,你的人生还会有什么更想要的?

不过沃尔夫马上就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所以出来发声很重要。“我们在这个了不起的环境里工作,你在电视上看到我们都面带笑容,”他说,“不过我想我们必须说出来:不是所有闪耀的都是金子。”

“我希望团队成员可以互相支持,知道他们可以彼此寻求帮助,开启艰难的话题,说‘我感觉不好’。这样会有巨大的力量。” 克里斯·阿姆斯特朗

沃尔夫对心理健康的热情促使他于2015年通过自己的风投公司成立了一家名为Instahelp的企业,以帮助大家能够更方便地获得心理援助,因为他发现“谷歌医生”在搜索相关话题时不能提供令人满意的答案。

“我们想创建一个安全的地方,在那里大家可以即时得到专家的帮助,”沃尔夫说,“你先做一个评估,然后在几分钟内就能得到答案,并和附近的某位专家取得联系,和他聊聊。这是我非常关注的事情,这是一种心理援助,也是一个重要的商机。”

当沃尔夫开始在梅赛德斯鼓励并发起心理健康相关倡议时,他惊喜地发现大家对此并不拒绝,大家开诚布公欣然接受,因为车队寻求的不仅是帮助,更是额外的工作效率。

梅赛德斯有一项重点关注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和康复的内部福利计划。监管这一计划的是一位敬业的福利经理克里斯·阿姆斯特朗,他于几年前加入了梅赛德斯。

作为工作内容之一,阿姆斯特朗每周不仅要和比赛工程师、高层领导,还要和出差团队、以及由车队各级人员组成的一个福利工作小组举行会议。这能帮助评测车队从上到下的氛围怎么样,并得到对诸如出差和工作量,和一些看起来似乎简单的项目如健身课程或工厂提供的午餐的反馈。每一名车队成员也会得到正念解压疗程,鼓励大家讨论心理健康话题。车队也致力于确保员工能够追寻F1工作以外的兴趣,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刘易斯·汉密尔顿,近年来汉密尔顿在时尚和音乐界闯荡,同时也取得了职业生涯中一些最伟大的胜利。

梅赛德斯运行着一个保密且匿名的支持系统,能够让有需要的员工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讨论他们的心理健康问题,另外,全公司有超过40位训练有素的心理健康急救员,确保需要帮助的员工能够及时得到适当的接触。

“我希望团队成员可以互相支持,知道他们可以彼此寻求帮助,开启艰难的话题,说‘我感觉不好’。克里斯·阿姆斯特朗告诉Autosport网站,“这样会有巨大的力量。沉默往往是负面的,就表现而言。说出来、经常与人交谈可以成为一件非常积极的事。”

去所有23站比赛地出差依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大家经常讨论要让员工进行排班轮替,一些车队是在这么执行的。不过说起来总是比做起来容易,有些人员对车队至关重要,他们每一站都必不可少。

为努力缓解压力,车队将采取一些措施,如在三站背靠背比赛最后一站时定一个更舒适的酒店,即便要花额外的预算;调整出差时间表以减少离家时间如果可以的话;或保证员工住在单人房从而拥有更多个人隐私,可以更自在地和家人通话。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2, is returned to the garag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2, is returned to the garage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Motorsport Images

不过沃尔夫希望F1能做得更多,让员工轮替成为规定的一部分。“23场比赛,如果能够轮休5场,对这项运动中的每一个人来说都会让情况完全不同,”他说,并补充道这样也可以让年轻人取得更多经验,并获得晋升。

“我们需要为他们所有人提供一个更可持续的环境,”他补充说,“我们坐在桌子边,可以影响到这件事情。我们必须为他们的利益采取行动。”

阿姆斯特朗认为沃尔夫在这件事上发声并持坦诚态度意义重大,托托自己也接受过公司内部的心理健康服务,对自己的兴趣能够作为一项服务推出充满热情。“我们很幸运,我们的公司领导在这件事上也是一位真正的楷模,”他说,“托托为此发声,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被这个世界所看到。每当车队遭遇困难,我们总是寄希望于支持车队成员。”

在像梅赛德斯目前身处的如此紧张激烈差距甚微的冠军头衔争夺战中,一些微小的收获也可能产生决定性影响,这就让人的表现成为了关键因素。而这部分是心理健康的天然领域。

沃尔夫认为心理健康带来的敏感事实上是一种“超能力”:“我认为它让你在了解自我方面有了些许优势,如果你了解自己,就能更容易地了解他人。我们中许多被大家认为是顶尖人士或者说高成就者的人,事实上他们表现出色是因为拥有这样的高感知力。那些霸凌者和粗枝大叶的人,他们没有这种能力,这就是为什么到了最后他们会碰到一个越不过去的极限。”
在像梅赛德斯目前身处的如此紧张激烈差距甚微的冠军头衔争夺战中,一些微小的收获也可能产生决定性影响,这就让人的表现成为了关键因素。而这部分是心理健康的天然领域。

在F1,围绕着心理健康的讨论在打破一些羞耻感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正是那些讨论引起的行动确保了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能够享受一个更长、更持久的职业生涯,而不是被不断膨胀的赛历折磨得筋疲力尽。

Mick Schumacher, Haas VF-21, is returned to the garage

Mick Schumacher, Haas VF-21, is returned to the garage

Photo by: Andy Hone / Motorsport Images

shares
comments

Related video

维特尔:太多的比赛可能会让F1不再“特别”
Previous article

维特尔:太多的比赛可能会让F1不再“特别”

Next article

法拉利:追近迈凯伦,争夺年度第三是明确目标

法拉利:追近迈凯伦,争夺年度第三是明确目标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