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A赛会干事:罗斯伯格与汉密尔顿动作都合理

shares
comments
FIA赛会干事:罗斯伯格与汉密尔顿动作都合理
Frankie Mao
By: Frankie Mao , 执行编辑
2016年5月16日 上午8:12

西班牙大奖赛赛会干事认为尼科•罗斯伯格与刘易斯•汉密尔顿的撞车是一次正常比赛事故,两人都无过失,因此不会受到处罚。

Start of the rac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eam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eam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Daniel Ri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The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of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is recovered back to the pits on the
The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of race retire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is craned away from the gravel trap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The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of race retire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is craned away from the

比赛第一圈进行到4号弯时,试图从罗斯伯格手里抢回领先位置的汉密尔顿突然赛车失控,撞上队友之后,导致两辆梅赛德斯赛车同时意外退赛。

梅赛德斯车队非执行主席尼基•劳达几乎在第一时间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那是一次“愚蠢的”事故,而汉密尔顿的行动“过于激进”。不过,担任评论员的1997年世界冠军雅克•维伦纽夫认为罗斯伯格不应该变线、关门。

根据《竞赛规则》第27.7条:“任何车手在进入大直道的刹车区域之前进行防守时,可以在第一次移动时占据整条赛道,前提是企图超越的后车没有进入有效的超车范围。”

规则进一步解释到:“以这种方式防守的车手,倘若没有合理的理由,不能离开赛道。为了避免歧义,如果试图超车的后车的鼻翼任何部分已经与前车的后轮平行,就会被认为是进入了’有效的超车范围’。”

赛会干事在比赛结束后传唤两名梅赛德斯车手,听取可当事人的解释、观看录像、查看数据之后,最终认为双方都无需为撞车负责。

汉密尔顿在先接受采访时透露罗斯伯格的赛车在一号弯之后进入了错误的模式,所以赛车速度有一瞬间突然下降,这个事实得到了后者的确认。尽管如此,赛会干事认定德国人的防守动作合理,而英国人在试图从内线超车时,也没有抢到足够占据赛车线的空间。

FIA在事故裁决书上写道:“事故的调查以从6号赛车的引擎下调至了错误的模式为开始,这个模式是车手在比赛开始前设定的。这导致6号赛车和44号赛车在出3号弯进入直道时存在巨大的动力差异,两车在直道上的速度差距达到了17公里/小时。”

“依据《竞赛规则》27.7条赋予的权利,6号赛车移动到了赛道右侧进行防守。与此同时,速度更快的44号赛车在那个时刻出现在了赛道内侧,试图以此进行超车。”

“27.7条要求领先的车手在企图超车的赛车进入有效超车范围后,必须留出空间。在44号赛车被迫驶出赛道右侧以避免最初的撞击发生前,44号赛车的部分鼻翼在零点几秒内处于6号赛车的内侧,也许这让他相信他有权利占据右侧的空间。当44号赛车上到赛道上的草地后,就不再受控制。”

“在详细听取了两位车手和车队的称述后,赛会干事认定6号赛车有权做出他所做的动作,44号赛车的超车意图也是合理的。根据这几种法则,两位车手都无需承担全部的或者主要的过错,因此不会采取进一步的处罚。”

没有慰籍

对于赛会干事的决定,两名当事人都表示接受。不过,对于劳达在事后觉得责任在于汉密尔顿的激进行动,罗斯伯格表示对他而言,这没有任何意义。

“我应该得到什么安慰?”德国人说,“我一分都没有拿到,我陷在砂石地里,而当时我应该是要去赢下比赛的。你说什么才是对我的慰籍?我承认,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最终作数的是赛会干事的决定,而他们认定那是一次比赛事故。”

Next F1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