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车手对“为了收视率”的安全车解套决定感到困惑

在阿布扎比未参与世界冠军之争的F1车手们承认,比赛尾声的安全车套圈流程着实令他们感到“困惑”。

载入语音播放

比赛控制中心一开始表示,被套圈的赛车不得超车。然而没过多久其便“改口”,要求介于领头羊刘易斯·汉密尔顿和马克斯·维斯塔潘之间的车手必须在比赛恢复前超过梅赛德斯车手。于是排在第七至第十一位的兰多·诺里斯、费尔南多·阿隆索、埃斯特班·奥康、查尔斯·莱克勒克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一一超过了英国人。

这使得维斯塔潘在比赛重新开始,即比赛最后一圈的时候赶上了汉密尔顿。凭借新轮胎的优势,荷兰人在最后的冲刺中超越了汉密尔顿,最终锁定了比赛胜利和年度总冠军头衔。然而这一不寻常的流程引起了梅赛德斯赛后的抗议,也令其他车手感到颇为意外。

 “我其实不知道只有到马克斯为止的前三到四辆(其实是五辆)可以这么干,”诺里斯表示,“所以这显然造就了一场争斗,当然是为了电视效果,为了结果。这是否公平并不能由会议来决定。

“有时候他们会让你过去,有时候不会。概率是一半一半。但他们说了不会让我们通过。所以我猜条消息是在示意我们,他们压根不会让我们通过。但是为了最后一圈,为了一圈的决斗,他们突然变卦了,这令我有点惊讶。”

“当安全车出来的时候,我以为我们可以快速超车,因为通常情况下就是这样,”阿隆索表示,“你看到安全车的绿灯亮了,然后你就开始解除套圈,直到安全车进去。但我们没有看到那个绿色信号,然后两圈之后,工程师告诉我,你不能擅自解除套圈,就待在现在的位置。”

 “过了一个弯,绿灯亮了,我说,‘可是我们有绿灯啊?’他们说:‘是啊,是啊,你现在可以超过去了,跟着诺里斯。’于是我就跟着诺里斯。所以这可能有点令人困惑。对我来说,这有点奇怪,因为我处在一个很偏远的位置,”莱克勒克表示,“我认为我们可以在比赛重新开始的前一圈超越领跑的赛车,我们的位置很偏远。”

“我只是在和埃斯特班争夺第九名,我想,他就在前面。但一开始我被告知不能自己解除套圈,结果在最后一刻我们才有机会解除套圈。所以,是的,这有点奇怪。”

The Safety Ca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2,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5M

The Safety Ca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2,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5M

Photo by: Jerry Andre / Motorsport Images

“非常晚,我认为太晚了,他们应该让我们像其他时候一样直接通过,”维特尔同样表示自己很晚才接到通知。

 “很明显,有很多车手在前线战斗,所以你必须扫清障碍。我不知道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遗憾,因为那时我们没法比赛,因为大家都被打乱了。”

然而在上述赛车被允许解除套圈的情况下,丹尼尔·里卡多则不得不跟在汉密尔顿和维斯塔潘的后面,兰斯·斯特罗尔和第三名的卡洛斯·塞恩斯紧随其后。

“我很困惑,因为我得到的信息是,他们不会超过去,”迈凯伦车手如是说。“在我的脑海里,我想,‘这看起来还不错’,就像我想的那样,很公平,因为刘易斯有这样的领先优势,而马克斯有新的轮胎,如果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开始比赛,他就需要超过几辆赛车。”

“然后我看到有几辆车超了车,我就问,‘我该怎么办,我要超车吗?’然后我想汤姆(斯塔拉德)的答复是:‘不,你必须留在那里。’所以我真的直到最后一圈才回到了靠前的位置。我用的也是一套新的软胎,或者说是一套更新的软胎,所以我想,‘我要超过他们俩吗?’不,只是开玩笑。老实说,我有点说不出话来,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真不明白。我需要看看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情况,”塞恩斯表示,“因为我显然是在与瓦尔特利(博塔斯)以及身后几辆使用中性胎的AlphaTauris赛车争夺领奖台,当时我用的是一套非常旧的硬胎。”

“一开始,我被告知,在我前面的车手们不允许解除套圈。但随后他们决定接触套圈,但有一些这么干了,有一些还在那里。我认为在两辆领先赛车和我之间还杵着一辆阿斯顿·马丁以及迈凯伦的里卡多(丹尼尔)。”

“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经历,在前面还有两个家伙的情况下,我不得不重新开始比赛,为第三名而战。所以我确实认为这是一场奇怪的比赛,也许值得一看,因为它真的很诡异。但老实说,它差点让我失去了领奖台。”

翻译/小飞侠

shares
comments
佩雷兹对“关键的”防守汉密尔顿有两种想法
Previous article

佩雷兹对“关键的”防守汉密尔顿有两种想法

Next article

周冠宇F1生涯启航,代表阿尔法·罗密欧参加阿布扎比测试

周冠宇F1生涯启航,代表阿尔法·罗密欧参加阿布扎比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