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车手欢迎需要“很大胆量”驾驶的赞德福特

shares
comments
F1车手欢迎需要“很大胆量”驾驶的赞德福特
By:
2019年5月18日 下午1:20

赞德福特将从明年起重新举办F1荷兰大奖赛的消息受到了F1车手们的一致欢迎,尽管相对于驾驶方面的刺激,超车难的问题同样突出。

赞德福特是荷兰北部著名的沙滩度假地,也拥有荷兰最重要的汽车竞技赛道。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这里就举行过街道赛。1948年,在二战后落成的赞德福特赛道上举行了第一场比赛Prijs van Zandvoort,一年后改名为“Grote Prijs van Zandvoort“,即荷兰大奖赛。1952年,赞德福特加入了F1赛历,尽管首届赛事采用的是F2规则,而非其他欧洲赛事的F1规则。此后直到1985年,一共举办过30场荷兰大奖赛。

此后,赞德福特赛道经历过布局改建——因为附近居民对环境感到担心——和易主,在1989年夏天重新以“赞德福特公园赛道(Circuit Park Zandvoort)”的名字重新开门。但是,哪怕刚刚进入21世纪后,赛道在荷兰政府的支持下完成“升级”后能够举行举行国际大型赛事,但是从未提出重新举办F1大奖赛的想法。

除了地区级别的F3级别赛事,A1GP曾在赞德福特比赛过三次,而最大型的赛事或许就是DTM、之前的国际汽联F3欧洲锦标赛以及去年开始举办的WTCR。然而,马克斯·维斯塔潘的涌现改变了局面。他在F1不断取得惊人的成绩和表现,点燃了荷兰国内对这项运动的热情。去年11月,荷兰广播公司Ziggo Sport与F1签订了“开拓性的”三年合约,在每个大奖赛周末多平台报道赛事。

在“维斯塔潘效应”之下,红牛从2017年起已经成为荷兰Jumbo Racedagen赛车节的固定表演嘉宾。而绝大多数现役车手都有在赞德福特参加过初级方程式比赛的经验。丹尼尔·里卡多在2009年参加过那里举办的F3大师赛,而过去两年他作为红牛车手,在该赛道上驾驶F1赛车进行过路演。在澳大利亚人看来,这是一条需要胆量的赛道。

“非常老实地说,在这条赛道上驾驶赛车的感觉相当棒,”今年转投雷诺的里卡多说,“那是高速赛道、非常传统、需要很大胆量。从驾驶方面来说,很不错。但是考虑到速度是那么快、一些地方是那么窄,我不认为会带来精彩的超车。这只是我初步的感觉。”

“随着速度的提升,跟随前车也会非常困难。这是我的保留观点。我认为比赛非常可能变成一场游行,不然赛道本身很酷。我有点为难。驾驶本身很有趣,但是比赛的话,以现在赛车的宽度来说,有些地方可能就像街道赛道。很难让比赛真的精彩起来。我只驾驶(F1赛车)进行过路演,但我之前在F3比赛过。你需要把眼睛睁大。需要大胆量。”

Guanyu Zhou, PREMA Theodore Racing Dallara F317 - Mercedes-Benz

Guanyu Zhou, PREMA Theodore Racing Dallara F317 - Mercedes-Benz

Photo by: FIA F3 / Suer

维斯塔潘曾在2014年赢得了在赞德福特的F3大师赛,而刘易斯·汉密尔顿(2005)、瓦尔特利·博塔斯(2009和2010)、和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2015)也拥有获胜的经历。而丹尼尔·科维亚特(2013)、吉奥维纳兹(2015)、兰斯·斯特罗尔(2016)、兰多·诺里斯(2017)也在该赛道上获得过至少一场回合胜利。值得一提的是,本赛季参加F2的雷诺研发车手周冠宇,去年在赞德福特参加F3欧锦赛时连续三个回合登上了领奖台。

虽然超车难是所有车手认可的问题,但是博塔斯认为避免犯错本身就带来了挑战甚至“风险”。

“在高速路段犯错的话惩罚会很大,而且我们觉得在那样的赛道上会更冒风险,这对车手来说是不错的感觉,”梅赛德斯车手说,“我很期待。即便是在F3比赛的时候,那里就有很多人、许多观众、很好的气氛。”

不过,荷兰大奖赛主办方致力于通过对赛车结构的修改来缓解超车难的问题。前F1车手Jan Lammers作为荷兰大奖赛体育总监透露,包括Gelachbocht(3号弯)、Hugenholz发夹弯(4号弯)、S之字弯、Arie Luyendyk Bocht(最后一弯)以及维修区入口在内的部分都将进行改建。

Next article
蔡澈对梅赛德斯的成功“居功至伟”

Previous article

蔡澈对梅赛德斯的成功“居功至伟”

Next article

霍根海姆:如果小舒马赫获得F1席位,德国大奖赛必须举办

霍根海姆:如果小舒马赫获得F1席位,德国大奖赛必须举办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