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Formula 1
25 9月
Event finished
R
巴林大奖赛
27 11月
Next event in
59 days
See full:

F1车手感觉取消“排位赛引擎模式“会带来不妥

shares
comments
F1车手感觉取消“排位赛引擎模式“会带来不妥
By:

多位F1车手感到国际汽联试图禁止使用“排位赛引擎模式”的做法有欠妥当,其中瓦尔特利·博塔斯警告说此举可能导致超车场面的减少。

虽然这项新规则还未正式实施,但是在西班牙大奖赛期间掀起热议。F1车队已经收到国际汽联发出的通知,将在斯帕的比赛前发出正式的“技术指令”,以取消车队在比赛周末的不同时期使用不同的引擎模式,因为该做法让规则的监管变得“极其困难”,并且还有违反“车手必须独立且不受协助驾驶赛车”的规则。

刘易斯·汉密尔顿认为国际汽联打算引入的新规则,目的就是为了打压梅赛德斯,但是他也提醒说可能不会有效果。而红牛的马克斯·维斯塔潘也认为德国车队在排位赛里的优势可能会缩小,但是不会构成根本性威胁。

事实上,在维斯塔潘依靠轮胎管理获胜的银石的第二场比赛前,本田为两辆红牛赛车启用了一套全新的动力单元,帮助车队改善引擎管理的余地。

而去年,日本制造商为红牛在奥地利的主场比赛,同样启用了动力更多的升级版引擎。比赛中,红牛工程师通过无线电通讯告诉维斯塔潘修改引擎的设置。当时转播信号里播出的是,维斯塔潘被告知把方向盘上的按钮调到“引擎11,位置5”。但事实上,在余下的时间里,包括最后关头超过查尔斯·莱克勒克时,荷兰人又调整到“引擎11,位置7”。

可以理解的是,本田没有采用不同的“引擎模式”,而是设定了不同的“界限”,在同一种引擎模式下控制引擎的损耗。

梅赛德斯的瓦尔特利·博塔斯认为如果所有车队都只有一种引擎模式,就可能扼杀超车。

“每支车队,在他们想要引擎损耗方面冒多大风险以及何时可以(冒险)方面,显然在都有不同的(引擎)模式,”,芬兰人说,“对我们也是如此。”

“如果我们占据优势以及在比赛的策略方面,我们可以节省引擎。对车手,我们很多时候使用不同的模式,无论是防守、进攻时。所以站在我的角度来说,这感觉就像如果每个人都是相同的引擎模式,我认为超车可能减少,因为每个人都用一样的模式,而不是用自己的模式,试着充分利用每个情况,有时候多用一点动力,有时候少用一点。”

“丢人”的改变

2020赛季梅赛德斯的引擎再次成为赛道上的标杆,两支使用其动力单元的车队都从中受益。

Racing Point在匈牙利和70周年大奖赛两次在排位赛进入前三,让发车区的前三个位置都被梅赛德斯引擎占据。在亨格罗林从第三位发车的兰斯·斯特罗尔直言这种做法“丢人”。

“F1就是关于发挥赛车和引擎的最大能力,”加拿大人说,“我认为我们想看到所有的引擎制造商、车队、赛车开发都能做到极限。我不认为这看上去好。”

George Russell, Williams FW43

George Russell, Williams FW43

Photo by: Charles Coates / Motorsport Images

与此同时,得益于梅赛德斯引擎的帮助,威廉姆斯的乔治·拉塞尔连续四次闯入Q2。他认为有不同的引擎模式是合情合理的,就像短跑和马拉松里不可能使用同样的速度。

 “我认为对每家引擎制造商,你都有排位赛助力,”英国人说道,“当你在赛车里,有整个周末里最少的燃油、最快的引擎模式;你最受到鼓舞的时刻,为即将要跑的那一圈做好准备。”

“一切都感觉是额外一点的,让你刚刚好可以从赛车里多提取一点速度,是整个周末激动的时刻。

“我认为这在生活中是正常的,你有一个准备阶段。如果只有100米比赛,你可以冲刺到底,或者你跑的是马拉松,你会在全城里悠着一点。对引擎也是如此。

“就(排位赛)那一圈,你使出全力,然后在比赛里关小引擎。我会对它被取消感到失望。”

排位赛的意义

丹尼尔·里卡多从2014年以来一直驾驶使用雷诺引擎的赛车,而法国制造商一直在引擎性能上苦苦追赶其竞争对手。虽然对于具体情况不了解,但是澳大利亚人坦言他的直觉是不应该这么做,因为跑得更快就是排位赛的意义。

“这是我今天听到的第一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不’,”雷诺车手在周四新闻发布会上说,“因为我喜欢周六使出全力,我认为这是排位赛的意义。但是如果有更多的(目的),那么我不会回答更多。”

“但是跑得快的想法,即便从F1赛车纯性能的角度来说,一圈里声音越响越好,对引擎部门的伙计们来说,试着压榨出一切,那很酷。我喜欢这个概念,我不认为我希望这一点被改变,但是我需要了解更多。”

值得一提的是,当里卡多的前队友维斯塔潘被问到禁止“排位撒引擎模式”是否可以重新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时,荷兰人认为“是否公平”不是合适的词。

“梅赛德斯很努力地找到了额外的性能,所以你不能说那是否公平。但是正如我说,每支车队都有在赛季中被禁止的东西。红牛时代也发生过,可能法拉利统治F1时期也是,即便那时我还太小不理解。”

西班牙大奖赛FP1:梅赛德斯优势明显,博塔斯比队友稍快

Previous article

西班牙大奖赛FP1:梅赛德斯优势明显,博塔斯比队友稍快

Next article

西班牙大奖赛FP2:汉密尔顿最快,反超博塔斯0.2秒

西班牙大奖赛FP2:汉密尔顿最快,反超博塔斯0.2秒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