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车队要求F1谨慎对待赛历扩充

shares
comments
为何车队要求F1谨慎对待赛历扩充
By:
2019年8月17日 上午9:12

F1车队对于继续扩大锦标赛的赛程持谨慎态度,预期计划的赛事甚至超过了明年创纪录的22场大奖赛。

增加越南大奖赛;恢复荷兰大奖赛;英国和墨西哥相继达成了新的办赛协议;保留西班牙、德国和意大利的努力仍在继续中,这意味着在2020年F1赛程将比以往更加繁忙。

整个赛程预计将会有22场比赛,并且已经得到了车队的支持,但F1仍然希望在保留传统赛道的同时,增加更多的新赛事。

针对赛程拉长对参赛成本和引擎使用的影响,Motorsport.com把问题抛给了各支车队的大佬,法拉利主管马蒂亚·比诺托谈及2021年的“24场比赛”以及F1应该如何做准备。

尽管F1方面没有明确表示即将到来的赛道上、下的改革是为了准备打造24场比赛的赛程,但车队对其整体意义的关注有目共睹。

如果F1的发展要以这样的趋势保持下去,那么有多个方面需要解决。

车队的商业利益

虽然F1的财务结构将在2021年发生变化,但分享利润的方式仍然可以概括为所有车队"分食F1收入这块大蛋糕"。然而比赛越多,车队相应的成本就越高。

迈凯伦车队负责人安德雷亚斯·塞德尔说:“如果从大局上来看的话,要注意现在不能再增加比赛的场数了,这很重要。”

 “当然我们能从商业的角度理解这一点,但我认为保持每个赛事的特有性也很重要,越来越多的比赛并不一定更好。”

Chase Carey, Chairman, Formula 1

Chase Carey, Chairman, Formula 1

Photo by: Jerry Andre / Sutton Images

据报道,越南和荷兰大奖赛的办赛价格低于F1前东家会提出的价格,至于英国大奖赛是通过F1与银石谈成一份价格更低的新合同后才得以保留。这意味着总收入可能不会随着比赛的数量而增加,这反映了车队费用增长与收入分配之间的差异。

令人欣慰的是,短期上升到22场比赛的情况似乎是可以避免的。

威廉姆斯车队副领队克莱尔·威廉姆斯说:“围绕着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更多商榷,尤其是关于赛车组件的问题。从财务角度来看,我们需要确保它能够发挥作用,能够承担所有成本。当下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

引擎限制与测试减少

随着比赛的增加,如果制造商无法遵守同样严格的引擎部件限制,就需要使用更多的引擎,这意味着会受到发车位的出发,同时带来额外的成本。而无论引擎限制的规则是否得到修改来防止更多的处罚——这在现阶段似乎不太可,成本无论如何都会上升。

至少在明年规则不会改变。 如果在2021年增加到23或24场比赛,到时规则是否可能改变,则是另一个问题。

红牛车队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表示,如果明年车队不得不使用到第四个引擎并因此受到处罚的话,那么“合理的是增加动力单元和部件的配额”。

2019年剩下的比赛中“会出现一大批罚单”,因为采用本田和雷诺动力单元的车队已经处在受到发车位出发的极限上。霍纳相信,即使技术不断改进,在同样的限额数量之下完成更多的比赛要求实在是“过高的任务”。

其中一个解决方案是进一步减少测试量。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十年来,F1的季前测试天数大幅度锐减:从整个冬天在多条赛道进行多天测试,到现在仅有两次正式的集体测试。但是,从2020年开始,测试将以某种方式进行修改,进一步减少天数以节省成本。

霍纳解释理由时说道:“与其为了测试而使用引擎,如果我们稍微减少季中测试和季前测试,大多数车队就可以节省下一颗引擎。”

而比诺托称“这可以是一个好主意”。

避免后勤噩梦

今年F121场比赛的赛程对于在锦标赛中工作的人来说,比2018年的赛程稍许友好一点,主要是因为中期取消了在欧洲连续三个周末比赛。

去年,在法国、奥地利和英国进行三周连赛的决定一出,就几乎受到了外界的一致反对。它给车队带来了一个后勤上的“噩梦”,而威廉姆斯表示很多车队已经得到今后将避免这个情况的“保证”。

“我认为去年很多人心力交瘁,”威廉姆斯说,  “从后勤角度来看,这是一场噩梦,是一场灾难。”

 “我们去奥地利时,只能使用临时的Motorhome。那对比赛没带来任何好处,而且对任何人的基础成本毫无益处。”

然而,这意味着唯一的解决方案是延长赛季:提前开始,或晚结束。

2019年的赛程已经持续到12月初,而2020年的赛季将在3月中旬开始,这意味着在车队中工作的人离家的时间更久。

轮换工作人员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而2021年将实施的“预算帽”意味着人员编制数量已经承受了压力。

 “我不太关心引擎,我更关心车队的人员,”长期在阿尔法·罗密欧工作的车队经理比特·赞德补充道,“作为一支规模的车队,21场比赛已经让我们达到了极限。”

 “任何额外的比赛都将使我们举步维艰,我们必须考虑增加比赛团队的人员,并建立一个轮班系统。”

塞德尔也认为这可能要求对车队的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并且他提醒F1必须谨慎对待,不要对其工作人员进一步提出“太多要求”。

F1对增加更多比赛的追求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与降低成本和更好的资源管理略有冲突。

这个问题是否能得到解决,归根结底就看规则制定者能不能通过适当的妥协来赢得团队的配合,或者压根不管车队的态度,直接要求他们配合。

翻译/猪之之

Pierre Gasly, Red Bull Racing RB7, Circuit Zandvoort

Pierre Gasly, Red Bull Racing RB7, Circuit Zandvoort

Photo by: Justin van Densen

Next article
维斯塔潘:本田的进步正在考验红牛的持久性

Previous article

维斯塔潘:本田的进步正在考验红牛的持久性

Next article

里卡多认为雷诺比红牛“更加有人性”

里卡多认为雷诺比红牛“更加有人性”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Scott Mitch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