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权衡保留”发车女郎“必要性

F1管理层正对每场大奖赛前“发车女郎”出场的意义重新进行考量,因为并非所有人都认为她们的存在与时俱进。

F1权衡保留”发车女郎“必要性
Grid girls
Grid girl
Grid girls
Grid girls
Grid girl
Grid girl
Grid girl
Susie Wolff, Claire Williams, Deputy Team Principal, Williams, Marta Garcia, Renault Sport F1 Team S
Claire Williams, Deputy Team Principal, Williams

长期以来,每场比赛开始前,发车女郎手执车手号码牌和国旗站在每个发车格之前,以及F1和FIA旗帜、办赛国国旗,成为不成文的传统。而且,发车女郎,或者赛车宝贝的概念,广泛运用于各个赛场。

然而,根据BBC的报道,随着自由传媒接管F1并且着手对这项运动实施改革,发车女郎这一环节成了“认真考虑中”的“敏感话题”。

对于这个问题,主管F1竞赛事务的罗斯•布朗在接受BBC Radio 5 Live采访时说:“我们试着尊重各方人士。许多人尊重发车女郎这个传统,也有人觉得这个举措有些过时,所以我们要来解决。”

近年来,在前“F1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构建的商业框架中,发车女郎成为大奖赛冠名商利益的一部分,由她们身着比赛冠名商指定的服装。甚至,如果冠名商是航空公司,更是由其公司的空乘人员取代职业模特。

2015年摩纳哥大奖赛成为一次特例,当时发车女郎被男模取代,以至于包括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内的一些车手感到不解和失望。坊间传言,当时由于摩纳哥比赛的冠名商TAG Heuer请来了超模Cara Delevingne,于是以男模来为她衬托。

今年的美国大奖赛,自由传媒在家门口打造了一场隆重的开场秀,以参考美式运动的方式介绍车手出场,而且请来NFL达拉斯牛仔的拉拉队助阵,尽管以费尔南多•阿隆索为代表的车手事后对这一尝试性的改变持保留看法,认为它打乱了车手备战比赛的节奏。

事实上,在新F1管理层的牵头下,不少比赛已经分别进行了不同的尝试,譬如:墨西哥大奖赛有“亡灵节”的吉祥物。

“我们需要做的是收集尽可能多的观点,然后为这项运动的未来做出正确的决定,”F1主席兼CEO切斯•凯利表示。

“恕我直言,在我处理的清单上,发车女郎并不在列。这是过去留下来的,还是有着突出作用,今后一定要保留的?”

“我认为这不该由我一个人说了算。我可能有自己的观点,但是事关整个运动的时候,你打交道的是所有车队和一个很大的经济体系,以及大量热情的车迷。永远不会有一致的意见,只会是更多人的观点。”

围场女性角色

曾几何时,赛车女郎是F1比赛周末围场里独到的风景线。但是本世纪前十年晚期,随着成本控制措施的严格执行,各车队将聘请赛车宝贝站台的成本降低到零,把重要的资金全都投入在赛车研发上。

汽车运动常年以来被认为是由男人主导的世界,但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女性不仅进入围场,而且担任要职。今年,威廉姆斯代理领队克莱尔•威廉姆斯在身怀六甲的情况下,仍然在某些比赛现场督战。而在FIA和F1管理层的重要岗位上,都有女性员工担任,例如:F1市场总监艾丽•诺曼——F1新标识的诞生正是在她的带领下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与他的前任埃克莱斯顿一样,凯利也多次明确表示希望有女车手加入F1。2014和2015赛季,苏茜•沃尔夫四次驾驶威廉姆斯赛车参加了周五自由练习,成为最近一位在大奖赛周末出场的女车手。但是,上一次有女车手参加正赛,还是1976年的意大利人莱拉•隆巴迪。

shares
comments
汉密尔顿:“我在F1之外建立了信心”

Previous article

汉密尔顿:“我在F1之外建立了信心”

Next article

雷诺承认去年在推进引擎表现方面“玩火”

雷诺承认去年在推进引擎表现方面“玩火”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