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如何为车队开启10亿美元价值的大门

随着观众数量的增加、赛事价值的提升和预算帽的引入,F1是否已经进入了这样一个黄金时代:拥有一支车队已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业务,而不再世界上烧钱最快的火坑?

F1如何为车队开启10亿美元价值的大门

在近日的美国大奖赛周末上,车队价值最终将超过10亿美元的话题成为人们谈论的焦点。而这或许并非偶然。

在新冠疫情时期,围场首次正式开放,来在现有和潜在赞助商的贵宾和客人络绎不绝。看台和草地票人满为患,真实反映了Netflix的宣传效应。

这片土地也曾孕育了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美国职业棒球大联和美国职业篮球联赛。在这些赛事中,体育特许经营是一项主要业务,其商业价值在近几十年来急剧攀升。

巧合的是,在《福布斯》2021年全球最有价值队伍排行榜上,以令人惊叹的57亿美元高居榜首的是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的达拉斯牛仔队。其啦啦队员恰好曾参加过在奥斯汀举行的赛前表演。

因此对于那些持积极态度的车队老板来说,COTA赛道是一个合适的地方,可以“解答”有关他们的资产未来潜在价值的问题。

Mechanics make final preparations on the grid

Mechanics make final preparations on the grid

Photo by: Steven Tee / Motorsport Images

他们集体乐观的关键在于今年引入的1.45亿美元的预算帽,将在接下来的两个赛季下降到1.4亿美元和1.35亿美元。众所周知,尽管许多领域的支出都超出了限制,但这无疑对顶级车队的业务方式产生了重大影响。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些人拼命反对一切形式的限制,然后当限制不可避免的时候,便对具体数字提出质疑。而这正值去年新冠病毒爆发的高峰期,当车队不知道最终会面临什么样的赛季,也不知道会有多少收入时,最终的数字被压低到了现在的水平。

出于希望保持竞争优势的初衷,车队可能会对此有所抵制。但他们已经意识到,在未来几年里,把控一下自己的成本会有多大好处。

之前这曾是一个无底洞,你花的钱是你认为其他人同样所花的钱,或者是你认为打败他们需要花的钱。

除此之外,去年签署的新协和协议对车队也更为有利。2022年计划将有23场比赛,并且去年也没有采用“免费通行证”来确保赛历的完整,意味着在新冠疫情允许的情况下,赞助商将获得可观的收入保障。

此外,大多数重要的转播协议都是稳定且正在履行的。在缓慢的起步之后,Liberty Media已经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赞助商体系。

目前的情况应该归功于Liberty Media和前F1首席执行官切斯·凯利。他在让·托德和国际汽联的支持下达成了协和协议,并推动通过了预算帽。如今这确实成为了一个车队自救的有力之举。

预算帽对于那些处于发车区落后位置的车队来说也尤为重要,无论他们的开销原本超过这一数额,还是在此之下。他们的老板深谙如今大车队也将有所掣肘,也因此抱有了缩小性能差距的一丝希望。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2, battles with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6B, ahead of Sergio Perez, Red Bull Racing RB16B, Daniel Ricciardo, McLaren MCL35M,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2, battles with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6B, ahead of Sergio Perez, Red Bull Racing RB16B, Daniel Ricciardo, McLaren MCL35M, and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Motorsport Images

这些根本性的变化,再加上车迷和赛道对这项运动的兴趣所反映出的当前的繁荣景象,已经引起了世界各地的金融家的注意。

在过去的几个赛季里,那些及时在F1中站稳脚跟的人可能会意识到他们达成了很客观的交易。

比如阿斯顿·马丁的劳伦斯·斯特罗尔、索伯车队的芬恩·劳辛或迈凯伦车队的迈克尔·拉蒂菲等人,都有个人理由将财富投入F1。他们不是那种一时兴起就把钱浪费掉的人,但他们对F1运动的巨大热情促成了他们对这项运动的投资。

梅赛德斯的吉姆•拉特克利夫、威廉姆斯的多利顿,以及去年末加入迈凯伦的沙特和美国支持者则没有那么感情用事。他们很先见之明地预料到了这项运动的发展方向。

现有车队老板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吉恩·哈斯可能因缺乏成绩而感到沮丧和摇摆不定。但他决定,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么不妨坚持下去。

“我认为,我们正处于F1一段非常好的发展时机,因为观众正在不断增长,” 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表示,“这项运动的受欢迎程度一直在上升,我们正在缓慢但坚定地向美洲进军,斯特法诺(多梅尼卡利)和Liberty Media也一直在做着非常出色的工作。”

 “所以我只能代表我们自己说话,但我们的营收已经大幅增长。预算帽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底线,这就是运动队伍应该做的。它不应该仅仅是一个营销活动和一个成本中心。它应该是一个利润中心,就像美国的其他体育队伍一样。”

 “很明显,我们已经做到了,我相信,或者说我非常希望所有的车队都能很快盈利,我认为这已经很接近了。你知道你的成本是多少。你今年的支出不能超过1.45亿美元,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下降。”

Aston Martin team members on the grid with the car of Lance Stroll, Aston Martin AMR21, as a quintet of US Army helicopters fly over the grid prior to the start

Aston Martin team members on the grid with the car of Lance Stroll, Aston Martin AMR21, as a quintet of US Army helicopters fly over the grid prior to the start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我认为,随着Liberty Media的到来,我们已经改朝换代了,” 迈凯伦首席执行官布朗如是说,“他们是体育投资者,在投资许多业务的过程中,我认为他们认识到了这是一项巨大的全球性运动,通过一些新的管理手段、新的结构、新的领导层,他们可以真正挖掘这项运动的潜在价值。”

 “所以我认为切斯做得很好,完全符合Liberty的要求,那就是接手这项运动并为未来做好准备。他做得非常出色。他现在把它交给了斯蒂法诺。现在这项运动有了巨大的动力。”

同时布朗强调,车队的所有权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我认为这项运动是从企业家开始的,后来有了原始设备制造商进入,”美国人表示,“我认为仍然有很多体育投资者拥有个人财富,然后共同创建基金和类似性质的东西,继续投资于这些车队。”

 “进入这项运动的投资者都是严谨的人,他们是运动投资者,拥有大规模的企业。如果你看看世界上其他体育赛事特许经营的价值,F1车队的价值被低估了,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人们进入这项运动的原因。”

 “所以现在是买家进入的好时机,但目前可能没有很多卖家,这为提升特许权价值创造了良好的动力,所以我认为F1正处于非常有利的位置。”

布朗还强调了过去几年的变化:“我认为车队的状况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健康。我不记得有多少时候,总有一两支或三支车队遭受财务危机。”

 “现在,每一支车队,所有10支车队,都是非常健康的组织。车队的所有者是有能力看穿自己车队的人。我认为这对这项运动来说是一个伟大的地方。”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5M, leaves his pit box after a stop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5M, leaves his pit box after a stop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这种财务健康状况代表着一种非凡的转变。在过去的几年里,当债务不断增加的时候,威廉姆斯和索伯都几近破产。即使是作为包含公路汽车部门在内的更庞大部门的一部分,强大的迈凯伦在一段时间内也曾如履薄冰。但这种情况现在已经改变了。

“迈凯伦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一支盈利的车队,” 布朗说道。“在预算帽出台之前,我不认为你会这么说,因为在这项运动中,你必须和最大手大脚的人一样花钱。所以特许经营更多的是关于谁能够承受最大的损失。”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特许经营模式。所以我认为根本的东西正在改变。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像MSP和瑞银这样的真正的体育投资者,他们投资了迈凯伦,他们在篮球和棒球方面有着悠久的参与历史,所以他们有成功的经验来判断未来的价值。”

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布朗坚持认为,现在是时候将F1车队与其他体育行业进行比较了。

福布斯前50名的平均价值为37亿美元,其中包括排名第四和第五的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等欧洲足球巨头。这些数字甚至让最豪门的F1车队相形见绌。

 “如果你看看F1的规模、规模和重要性,与其他联赛相比,你会有点摸不着头脑,为什么有些队伍比迈凯伦、梅赛德斯或红牛更值钱?”奥地利人说道。

 “从历史上看,我认为答案是,这项运动在财务上消耗金钱,但现在Liberty改变了这一结构,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真正的体育投资者正在进入,而且非常普遍。”

 “我认为在未来三到五年的时间里,假设有人想出售,我们将看到F1车队的交易额超过10亿美元。而没有人愿意出售的事实推动了溢价。”

Kimi Raikkonen, Alfa Romeo Racing C41, in the pits during practice

Kimi Raikkonen, Alfa Romeo Racing C41, in the pits during practice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而这正是关键。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迈克尔·安德雷蒂对索伯的出价会消失的所有细节,但有消息称,与主要股东罗辛关系密切的人让瑞典人相信了车队的潜在价值,并且这一数字只会越来越高。

“如今,无论谁购买一支F1车队,都非常清楚自己需要花多少钱才能保持竞争力,因为我们不能再花更多钱了,” 沃尔夫表示。

 “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商机。我不会出售一支车队。相反,随着英力士的加入,我又多买了3%的股份,对此我非常高兴。”

沃尔夫同意车队价值只会从当前开始继续增长。

“我认为,在预算帽的限制下,我们正进入一种情况,即我们拥有真实的数字,车队将根据同样的指标进行估值,就像其他运动队伍一样,”奥地利人表示。

 “如果有限的特许经营权是可持续的,如果收入来源是长期可持续的,我认为F1作为一个模式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因为我们签署了三到十年的赞助协议。”

 “我们还签了5到10年的赛道和电视合约,所以作为一个商业案例,它本身就很有吸引力,因为你可以很容易地贴现未来的现金流。”

 “我认为,当我们实现盈利时,你可以采用与同行相同的估值指标,这就是我同意扎克的原因——这取决于我们自己的收入和利润。”

在未来的几年里,谁将热衷于加入F1的大家庭,又有哪些车队股东将决定兑现,让我们拭目以待。

翻译/小飞侠

shares
comments
墨西哥大奖赛排位赛:博塔斯力挫维斯塔潘夺下杆位,梅赛德斯包揽头排
Previous article

墨西哥大奖赛排位赛:博塔斯力挫维斯塔潘夺下杆位,梅赛德斯包揽头排

Next article

墨西哥大奖赛:维斯塔潘拿下统治性胜利,继续扩大领先优势

墨西哥大奖赛:维斯塔潘拿下统治性胜利,继续扩大领先优势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