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F1与中国相伴的日子

shares
comments
16年:F1与中国相伴的日子
By:
2020年4月17日 下午7:00

有人说,人总是直到失去才懂得珍惜。有时这也未必是坏事。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本是2020年F1赛季第四场比赛的中国大奖赛无法在本周末举行。在这个所有车迷无法前往赛道的时刻,让我们一起回顾了迄今为止F1与中国共同走过的道路。

Podium: champagne for Rubens Barrichello and Luca di Montezemelo

Podium: champagne for Rubens Barrichello and Luca di Montezemelo

Photo by: Brousseau Photo

破土而出

上海以海纳百川的城市精神而闻名。在本世纪初,上海政府就开始与F1前老板伯尼·埃克莱斯顿商谈举行F1大奖赛的想法,希望作为一张重要的“城市名片”。

2002年10月21日,中国大奖赛的办赛合约最终签署,不过建造一条5.451公里赛道的工程已经在四天前启动。

在动工仪式上,国际汽联前主席马克斯·莫斯利被当地媒体问到在上海建造永久赛道的重要性时,他回答说:“我们在欧洲有11条赛道,而在亚洲只有2条。如果看两大洲的陆地面积,(在亚洲)3条赛道远远不够。我们希望该F1在亚洲发展壮大。 “

英国人补充说:“我认为上海和中国将引起世界的广泛关注。此次合作将帮助其他人更好地了解上海和中国的卓越发展。 “

19个月后,这条国际汽联认证的一级赛道,在距离上海市中心西北40公里的嘉定区破土而吃,要知道当时的嘉定镇的荒无人烟。

为了庆祝上海国际赛车场的竣工,2004年6月上旬,法拉利在这条结构以“上”字型为灵感而设计的赛道上进行了一次表演,由盖哈德·伯格驾驶了F2003-GA赛车。

三个月后,首届中国大奖赛在10月1日的国庆假期前举行,累计20万观众亲历现场。当时效力于法拉利的鲁本斯·巴里切罗赢得了比赛,但新加冕七届世界冠军的迈克尔·舒马赫在经历了撞车、打转和爆胎后,仅获得第12名。

尽管如此,这是1999年曼联携“三冠王”伟业造访上海后,这座城市的体育场馆第一次因国际体育赛事而爆满。

Race winner Michael Schumacher celebrates

Race winner Michael Schumacher celebrates

Photo by: XPB Images

舒马赫时代

对于普通中国观众来说,F1来到中国之初,法拉利和舒马赫是绝对的焦点。企业不惜重金购买门票,以时下热门的赛事,回馈他们的重要客户;舒马赫无论去哪里,本土媒体紧追不放,而德国人则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而赛事组织方还特意为“车王”组织了秘密的足球赛。

然而2006年之前,舒马赫在上海始终运气不佳。而那一年,费尔南多·阿隆索回到上海不仅谋求二连胜,同时为他卫冕世界冠军的目标而战。

总共56圈的比赛进行到一半时,雨势刚刚有所减弱,舒马赫就在4号弯前超越了杆位起步的阿隆索,后者此前被雷诺队友吉安卡洛·费斯切拉夺走了领先位置。

还剩14圈时,舒马赫追上了费斯切拉,并径直冲向了2号弯的内线。意大利人试图关上但为时已晚,舒马赫在两个前轮轧上路肩后,完成了超车。

经历了艰苦的雨战,克服了前两次到中国参赛的挫败感,舒马赫跃上了上海的最高领奖台庆祝胜利,而这也成了他职业生涯91场胜利中的最后一场。

Kimi Raikkonen, Scuderia Ferrari

Kimi Raikkonen, Scuderia Ferrari

Photo by: XPB Images

寻找新“上海王”

在七届世界冠军舒马赫首次退役后,谁将在中国大奖赛获得最多的支持?

刘易斯·汉密尔顿在2007年个人新秀赛季发挥惊人。当他来到上海——当年的倒数第二场比赛,是世界冠军的大热门,只要获得第三名就能提前夺冠。

尽管干/湿/干的赛道条件变化使得轮胎策略变得棘手,但似乎一切尽在从杆位出发的英国人掌控下,直到比赛来到半程时他被基米·莱科宁超越。这位芬兰车手正是法拉利钦定的“舒马赫继任者”。

由于右后轮胎的磨损程度已经无法继续坚持,汉密尔顿在第30圈结束时返回维修区。但是,维修区的入口没有像赛道上干得那么快。通道向左拐去,但英国人却无法正常转弯。他的迈凯伦赛车向外滑去,冲上了砾石。他试图倒车,但轮胎深深地现在石头里。

此后的比赛,莱科宁没有遇到其他麻烦,以领先阿隆索9秒多的优势收获了胜利,为他最终在巴西上演惊天夺冠的逆转奇迹奠定基础。

2008年,第二次来到上海作战的汉密尔顿弥补了一年前留下的遗憾。那年也是中国大奖赛最后一次被安排在赛季收官阶段。

连续第二年,世界冠军的归属有望在上海揭晓。汉密尔顿统治了比赛,获得了本赛季个人第五场也是最后一场胜利。法拉利别无选择,只能命令莱科宁让过他的法拉利队友菲利普·马萨,确保后者拿到第二名并保住他的冠军希望。

这场胜利被证明对汉密尔顿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后来的英特拉格斯混战里,他在大决战中仅以1分的优势摘得了当年的锦标赛冠军。

Race winner Sebastian Vettel, Red Bull Racing, celebrates with Mark Webber, Red Bull Racing

Race winner Sebastian Vettel, Red Bull Racing, celebrates with Mark Webber, Red Bull Racing

Photo by: XPB Images

乱战继续

虽然中国大奖赛在2009年移到了4月初,但是上海国际赛车场仍旧呈现了乱战的场面。这一次见证了“黑马”的崛起,准确地说是一头“公牛”。

湿滑的赛道上,比赛在安全车带领下开始,撞车、事故场面随处可见。如注的大雨下,比赛就像赌博。然而,从Toro Rosso晋升到红牛的年轻人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克服了艰难的赛道环境,并在与塞巴斯蒂安·布耶米的碰擦中幸运地全身而退,为奥地利队实现了一场令人难忘的1-2名完赛。

那一年,简森·巴顿和Brown GP在夺得世界冠军的历程中,在前七场比赛中赢下了六场比赛,他们唯一失手就是在上海。事实证明,双层扩散器有着惊人的强大战斗力,但可能在雨战中效率有所欠缺。

曾经,舒马赫可以算作F1在中国的形象大使,但在中国最受欢迎的赛车明星还是要属莱科宁——而且现在他仍然是票房的保证。

尽管2010年舒马赫与梅赛德斯一起重返赛场,但莱科宁离开F1参加WRC,令上海的比赛失去了对中国车迷最大的吸引力。

然而,这场被雨水打搅的比赛,成为中国大奖赛历史上又一场激动人心的战斗。比赛的前半段就充满了戏剧性的场面,如阿隆索抢跑、开圈事故引发了安全车第一次触动和维修区通道内的混乱。

2009年底加入迈凯伦的卫冕世界冠军巴顿在大部分时间里领跑后,取得了前四场比赛中的第二场胜利。在雨势加大的最后一圈,汉密尔顿选择了保守,以1.5秒之差屈居第二。不过,这足以创造1999年奥地利大奖赛以后,第一次由英国车手包揽前二名。

值得一提的是,转投梅赛德斯的尼科·罗斯伯格登上领奖台,成为1955年英国大奖赛之后,前三名第一次全被该德国制造商提供引擎的赛车占据。

Podium: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cLaren Mercedes

Podium: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cLaren Mercedes

Photo by: XPB Images

打破“诅咒”

前七年的中国大奖赛胜利,被七位不同车手拿到,直到汉密尔顿在2011年打破了“诅咒”。

在比赛的最后阶段,采取了三停策略的汉密尔顿与两次换胎的维特尔展开了令人窒息地追逐战后,完成决定性的超越,拿下了个人在上海的第二场胜利。

马克·韦伯因为周六自由练习里遭遇的电子系统故障,排位赛早早出局,仅获得第18的发车位。不仅如此,比赛初段他就丢失了KERS系统。但是,他成为全场最忙碌的车手,一路往前冲到了领奖台。

前十几圈,巴顿似乎对胜利志在必得。他凭借出色的起步,超过维特尔取得领先。但是第一次进站时,他不小心停到了红牛的停车点。此后,他的获胜希望逐渐消失。

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在赛后开玩笑说:“他显然急着想加入红牛,以至于他停到了那里。”

Race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3 celebrates in parc ferme

Race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3 celebrates in parc ferme

Photo by: Sutton Images

最初的胜利

莱科宁在2012年与路特斯F1车队一起回归,使得那年的世界锦标赛拥有了六名世界冠军,这重新提升了当年中国大奖赛的气氛。

然而,那个周末结束时,却是尼科·罗斯伯格和梅赛德斯创造了一个里程碑。这位德国车手——1982年世界冠军科克·罗斯伯格的儿子——在他F1生涯中第一次从杆位发车,他领跑了大部分比赛。

尽管他身后的追兵使出了浑身解数,但这位梅赛德斯车手驾驶他的“银箭”赛车跑到了极限。在111次参加正式比赛后,他终于赢得了个人第一场大奖赛胜利。而这也标志了梅赛德斯自1955年以来的首次获胜,成为接下来无数胜果中的第一个。

当罗斯伯格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驾驶德国制造商打造的赛车获胜的德国车手时,驾驶另一辆梅赛德斯赛车的舒马赫,在汉密尔顿因更换变速箱而失去排位赛第二名后,晋级到头排发车。对于他在中国参加的最后一场比赛,舒马赫充满了期待。然而由于右前轮安装不当,他被迫在第13圈退赛。

Kimi Raikkonen, Lotus F1 Team, Fernando Alonso, Scuderia Ferrari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Grand

Kimi Raikkonen, Lotus F1 Team, Fernando Alonso, Scuderia Ferrari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Grand

Photo by: XPB Images

V8时代的落幕

2013年,法拉利第四次在中国获胜,成为当时在上海国际赛车场上胜绩最好的车队。而那也是中国车迷们最后一次看到采用V8引擎的F1赛车在本国比赛。

当F1抵达上海时,由于前一场在马来西亚的比赛中发生的“Multi-21”事件,红牛成为了焦点。雪邦比赛的尾声阶段,维特尔无视车队发出的“保持位置”讯息,强行超越队友韦伯。而他在中国大奖赛前声称今后“可能会做同样的事情”。

当红牛的气氛愈发紧张时,却是驾驶红色赛车的阿隆索抢走了风头。在这场管理轮胎衰退比与对手竞赛更重要的比赛中,两届世界冠军在半程时超越了维特尔。而此前,德国人被车队告知“不要把时间浪费在防守阿隆索身上”,因为他们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最后,维特尔甚至连领奖台的边都没有摸到。阿隆索成为汉密尔顿之后,第二位在中国两次获胜的车手。获得第二三名的分别是2007年世界冠军莱科宁和英国人自己。

那场比赛的前五名被五位世界冠军车手拿到,而他们每个人至少都从中国带走过一次胜利。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创造纪录

2014赛季迎来了F1的新时代,也见证了梅赛德斯帝国的开始。德国车队夺下了“混合动力时代”开始以来全部12个锦标赛冠军,而汉密尔顿获得了最近的五个车手头衔。

同期,这位英国车手四次(2014、2015、2017、2019年)在上海获胜,加上此前的两次,以总共6次创造了中国大奖赛获胜次数最多的记录。

特别是在2017年,周五恶劣的大雾天气使得医疗直升机无法起飞,导致第二节自由练习的取消了,使得周末的赛道时间被大大缩短。尽管如此,汉密尔顿仍设法做到了摘下杆位,领跑每一圈后获胜,并做出了最快单圈。

至于那两场汉密尔顿没有胜出的中国大奖赛,比赛过程又是一片混乱。

2016年,与引擎相关的问题令英国人在第一节排位赛里惨遭淘汰。比赛第一圈,当两名法拉利车手在第一个弯角——著名的丹尼尔·科维亚特“鱼雷”时刻——发生碰撞时,从最后一位发车的汉密尔顿遇到了鼻翼脱落的意外。

与此同时,罗斯伯格在第三圈结束时安全车出动前,从红牛车队的丹尼尔·里卡多手里抢回第一名的为之。从那时起,德国人统治了比赛,并将个人在赛季初的连胜纪录增加到3场,助力自己在那年最终将赢得世界冠军。

不过无论如何,在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的共同努力下,梅赛德斯以6场胜绩,超越法拉利成为在中国获胜次数最多的车队。

Race winner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drinks a champagne

Race winner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drinks a champagne "shoey" on the podium

Photo by: Andrew Hone / Motorsport Images

里卡多“不计后果”

2018年的中国大奖赛则是另一个故事:从第6位发车里卡多,通过一系列令人兴奋的超车勇夺胜利。

就在梅赛德斯的瓦尔特利·博塔斯以削减时间的战术超过“法拉利二人组”取得领先后不久,安全车不得不出动,以便清理两辆Toro Rosso赛车在回头弯相撞留下的碎片。

领先的梅赛德斯和法拉利错了进站的时机。他们的车手刚刚经过维修区入口,但是红牛成功为马克斯·维斯塔潘和里卡多完成“双进站”。

比赛重新开始后,换上新轮胎的两名红牛车手一秒也不浪费,立即向前面的赛车发起进攻。里卡多趁着他的队友在与汉密尔顿战斗中耽误了时间,代表红牛吹响了反击的号角。

第45圈,里卡多追上了处于第一位的博塔斯,并决定在6号弯“不计后果”(Send it,意为冒着极高的风险行事,完全不顾可能发生的结果)。眼见澳大利亚人坚决地直插内线,原本试图挤压空间的芬兰人决定给出空间——绝对是刚刚号,促成了里卡多完成了有史以来最棒的超车之一。

在成为第9名赢得中国大奖赛的车手后,里卡多说:“有时候我问自己为什么选择这项运动,因为有很多事情无法控制。这确实让你非常沮丧。但是当你度过这样的一天后,哪怕50个糟糕的日子也不要紧。”

F1 1000 logos on the Safety Car

F1 1000 logos on the Safety Car

Photo by: Zak Mauger / Motorsport Images

第1000场里程碑

去年中国大奖赛期间,F1庆祝了其历史上的第1000场世界锦标赛比赛。在这一历史的时刻,汉密尔顿在起步后超越了博塔斯,随后一路领跑直到冲线。而中国成为他第四个六次胜出的国度(其他三个国家是加拿大、匈牙利和美国)。

在这个特殊的周末,年初加入雷诺运动学院的中国F2车手周冠宇,在周六于市区举行的路演活动中驾驶了一辆2012年的F1赛车,作为“1000战”庆祝的一部分。之后在周日比赛前,他又在更名后的上汽国际赛车场驾驶同一辆F1赛车巡游。

这一天也是2013年马青骅在周五第一节自由练习出场之后,中国车手首次在中国大奖赛周末的正式场合里驾驶F1赛车驶上赛道。

眼下,真实世界的赛车运动处于暂停状态,但是“中国F1的最大希望”正式“上线”。周冠宇在他的F1虚拟大奖赛首秀里,在虚拟巴林赛道收获了胜利。本周日的虚拟中国大奖赛,他将在虚拟的“上”字形赛道上,单挑包括查尔斯·莱克勒克、兰多·诺里斯、卡洛斯·塞恩斯在内的7位F1现役车手。

对于中国大奖赛来说,无论F1在今年还是明年回归,如果本土车手得以出场甚至比赛,那么将在这片土地上创造新的历史。

Slider
List

Demonstration with Guanyu Zhou, Renault F1 Team

Demonstration with Guanyu Zhou, Renault F1 Team
1/3

Photo by: Joe Portlock / Motorsport Images

Demonstration with Guanyu Zhou, Renault F1 Team

Demonstration with Guanyu Zhou, Renault F1 Team
2/3

Photo by: Joe Portlock / Motorsport Images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F1 Team, Daniel Ricciardo, Renault F1 Team, Guanyu Zhou, Renault F1 Team Test and Development Driver with their helmets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F1 Team, Daniel Ricciardo, Renault F1 Team, Guanyu Zhou, Renault F1 Team Test and Development Driver with their helmets
3/3

Photo by: Renault Sport

 

 

Next article
周冠宇回归F1虚拟大奖赛,迎战七位F1车手

Previous article

周冠宇回归F1虚拟大奖赛,迎战七位F1车手

Next article

中国大奖赛图集:16年过隙,唯情不逝

中国大奖赛图集:16年过隙,唯情不逝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