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专题

DTS第四季观后感:持续贡献F1流量,但有美中不足

大家正对F1新赛季充满期待,不过最近新一季《Drive to Survive》已经于3月11日上线,节目的播出让车迷们好好回顾了一番去年的故事。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2nd position, congratulates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1st position, in Parc Ferme

上周五,正值第二次巴林季前测试阶段,这部Netflix纪录片第四季正式播出,重现了去年这个近年来F1史上最充满戏剧性和争议的赛季之一的精彩故事。不过车迷们比之前更明显地意识到,影片为了增加戏剧冲突,经过了细微的剪辑以及对时间线的修改,许多人对看到的内容表示不满和失望。

正是出于同样原因,马克斯·维斯塔潘去年10月称自己拒绝参与最新一季的录制,表示那些竞争是被“假造”的。正如我们在影评中所写道,世界冠军的缺席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对新一季剧集造成了影响。当时,维斯塔潘的评价引发了大家对《Drive to Survive》中创意许可使用的争议。就在同一个星期,我写过适当使用创意许可并没有错,因为从总体来看剧集给F1带来了积极影响,在全世界范围内成为Netflix最顶尖的剧集,吸引了数以百万计新车迷。

不过,最新一季播出后,大家在感觉上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维斯塔潘在巴林表示自己不会更改退出剧集的决定,并补充说他“也许会收看最新季,看看它有多么过火”。

The Wolff-Horner rivalry could have done with more nuance instead of mud-slinging.

The Wolff-Horner rivalry could have done with more nuance instead of mud-slinging.

Photo by: Sam Bloxham / Motorsport Images

即便已经拍到了第四季,大家一直对《Drive to Survive》究竟能在何种程度上忠实反映真实事件和时间线抱有一些怀疑,这还没算阿布扎比事件的影响,已有车手将这一事件评价为“为电视剧定制”。大家已经看到了很多关于《Drive to Survive》如何对付各种事件,把它们添油加醋使之比事实真相更加具有戏剧性的表情包和YouTube段子。

其中一个突出案例就是第三季中迈凯伦两位车手兰多·诺里斯和小卡洛斯·赛恩斯之间的关系。车迷们和围场里都知道他俩是为人称道的好兄弟,但是剧集却无中生有地在他俩之间制造了紧张气氛。“我想在兰多和我的例子上,剧集做得有点过分,”赛恩斯说,“所有了解F1的车迷,这样的人有很多,尤其是现在,我们在世界范围内被大家时刻关注着,都意识到Netflix也许在兰多和我的事情上做得有些过火。不过我相信Netflix知道这点,他们有能力改正以及评判错误,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会作出改变,可能努力让故事变得更贴近现实一些。”

大家都能预料到有些场景是设置出来的,以便推进故事发展,因为Netflix的摄像机不能进入许多真实的会议现场进行拍摄。一些近期的例子包括克里斯蒂安·霍纳在第三季最后征召塞尔吉奥·佩雷兹,说“欢迎加入红牛”,好像这一刻是墨西哥人第一次知道此事;或是托托·沃尔夫在赞德福特和乔治·拉塞尔会面,通知后者他拥有了一个梅赛德斯席位,实际上至少早在两周前的斯帕赛前拉塞尔已经被告知了。

目前这季中维斯塔潘的缺席意味着很多红牛冠军争夺战是由霍纳进行表述的,而霍纳对托托和梅赛德斯总是持着嘲讽的态度。许多剪辑出来的画面显示霍纳在电视上看到汉密尔顿或者沃尔夫后发表评论,不是显然大家无法知道画面到底是被怎样剪辑的。“去年的竞争异常激烈,而一个像《Drive to Survive》这样的纪录片最终就是一个电视节目,”霍纳说,“他们从一整个赛季的竞争中截取出一个个片段,然后把它们做成一个电视节目。当然这样做的效果已经在F1之后成为一种戏剧化的应用。不过大家必须记住,这样设计的终极目的是娱乐。所以当然,元素是从比赛中提取的,但有时候甚至不是从正在讨论的那场比赛里。”

Haas and Gunther Steiner, Drive to Survive's cult hero, get a full episode to document their struggles.

Haas and Gunther Steiner, Drive to Survive's cult hero, get a full episode to document their struggles.

Photo by: Andy Hone / Motorsport Images

“很显然部分评论和事件可能有些不合适,这是肯定的,”诺里斯补充道,“当你自己是其中的主人公时,也许你并不会那么认同,因为它让你看起来在某时某地说了某些话,但事实绝对不是那样的。”诺里斯举的一个例子是2020年的红牛环,这段出现在第三季中,那是一次和赛恩斯的争斗。“有个场景是我和赛恩斯在第一个弯道并肩行驶,实际上当时我们并没有很接近,然后我声称他把我挤出去了。这句话其实是在另一场比赛中说的,”诺里斯说,“可能还有类似这样的情况,我不是很认同这样的做法。”

尽管许多只是随便看看的车迷并不会意识到这些人为添加的戏剧桥段,这些人只是通过《Drive to Survive》消费F1,问题是它可能导致更多车手和车队采取和维斯塔潘一样的方式,选择拒绝参与这部纪录片。说到底,纪录片需要这些人才能取得成功。不过,目前来说这样的担忧似乎缺乏根据,因为大多数人认为Netflix给F1带来的好处远大于这些缺点。“剧集对每个人来说依然令人激动并且能够带来好处,”诺里斯说,“只要他们不要做得太过分,不要让某些人看起来做了那些其实绝对没有做过的事,我想这样就太过了。只要他们没有这么做,我觉得剧集还是好的。”“我依然相信Netflix对我自己和F1这个品牌来说是件好事,”赛恩斯补充道,“只要他们还需要我在里面,我会继续接受拍摄。”

Netflix要做好这样的平衡总是很难,既要确保故事线足够戏剧性让普通车迷被精彩程度和娱乐性所吸引,又不能偏离现实偏离得太远。情况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剧集的目标观众是谁,说实话,并不是那些F1铁杆粉。不过既然剧集依然是F1全球形象和输出中的重要部分,以及越来越多的普通粉丝变得更加投入,确保平衡不会过于偏向一边是剧集发展道路上的头等大事。

翻译/小飞侠

Be part of Motorsport community

Join the conversation
Previous article F1车队老板们如何应对通货膨胀
Next article 维特尔新冠阳性缺席2022揭幕战,霍肯博格替补出战

Top Comments

Sign up for free

  • Get quick access to your favorite articles

  • Manage alerts on breaking news and favorite drivers

  • Make your voice heard with article commenting.

Motorsport prime

Discover premium content
订阅

版本

中文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