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斯利有理由对红牛的冷落感到“难过”吗?

随着皮埃尔·加斯利在意大利大奖赛上仅跑了三圈便宣布退赛,作为红牛姐妹车队的AlphaTauri遗憾地未能延续其本赛季神勇的表现。

加斯利有理由对红牛的冷落感到“难过”吗?

在蒙扎正赛中,AlphaTauri接连遭遇了角田裕毅因故障未能发车以及加斯利早早退赛的重创。而在此之前,它是本赛季唯一一支每场比赛都有积分入账的车队,并曾在制造商积分榜上一度高居第五。

而这其中很大一部分的贡献来自于加斯利。在蒙扎之前,本赛季他只有三场比赛没有得分。当新秀队友角田裕毅正在花时间提高速度并纠正错误时,法国人已经成为了车队无可争议的领军人物。

本赛季加斯利的表现尤为可圈可点,尤其在巴库拼得季军的表现更是令人印象深刻。目前为止,他在Motorsport.com的赛季车手平均评分中排名第三,平均得分为8.1分,仅次于兰多·诺里斯和马克斯·维斯塔潘(两人都是8.5分)。

因此令人奇怪的是,在比赛之余关于车手转会的所有话题中,他的名字几乎从未出现过。大家都默认为,当“抢座位”的游戏开始时,法国人只会一动不动地坐着。他既不会重返红牛,也没有任何机会去到其他车队。

AlphaTauri于9月7日宣布,加斯利将继续留在车队。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意外,尤其是红牛早前已经宣布了将在2022年与塞尔吉奥·佩雷兹续约。

但这确实让很多人对加斯利的未来感到“茫然”——包括他自己。他经常谈及希望凭借自己在AlphaTauri的出色表现,例如去年的蒙扎胜利这样的高光时刻,争取重返红牛的可能。毕竟,作为姐妹队的一员,毫无疑问他满怀壮志,期待有朝一日能重返“一队”。

Pierre Gasly, AlphaTauri AT02

Pierre Gasly, AlphaTauri AT02

Photo by: Charles Coates / Motorsport Images

这是加斯利在蒙扎接受法国广播公司Canal +的采访时谈到的。他指出,自己正在与AlphaTauri创造其(包括其前身红牛二队)参加F1 15年以来最好的一个赛季,但却没有因为表现提升而获得回报。

“一方面,这确实令人悲伤,也有点令人沮丧,” 加斯利补充道, “但另一方面,事情就是这样,这些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不幸的是,这不取决于我。”

而加斯利大部分的挫败感来自于经过2019年的12场比赛后,他被认为不适合红牛车队,从而在夏休期间被亚历山大·阿尔本所取代。但加斯利本人在那段时间里也并没有粉饰自己的表现,而是在车库里一直努力向马克斯·维斯塔潘看齐。

但是,尽管佩雷兹的续约已经证明了他就是解决红牛二号车手“问题”的答案,但加斯利在采访中也提及了墨西哥人最近的表现。

 “的确,当你看到他的表现时,尤其是上周在赞德弗尔特的比赛,他在Q1就被淘汰,以第八名,落后他的队友一圈的成绩结束比赛,但还是拿到了当天的最佳车手,有些事情你真的看不懂,”加斯利表示。

佩雷兹曾公开谈及在发挥红牛RB16B赛车速度方面遇到的难处,认为其棘手的概念和激进的驾驶风格更适合维斯塔潘,因此令其他人难以逾越。这和加斯利与阿尔本在车队时所面临的挑战如出一辙。

Pierre Gasly, AlphaTauri AT02, Sergio Perez, Red Bull Racing RB16B

Pierre Gasly, AlphaTauri AT02, Sergio Perez, Red Bull Racing RB16B

Photo by: Zak Mauger / Motorsport Images

但在积分对比方面墨西哥人确实更占据上风。在2021赛季的前12场比赛中,他拿到了104分,最好的成绩是阿塞拜疆的冠军。在效力红牛的12场比赛中,加斯利拿到了63分,最好成绩只有银石的第四名。

但值得注意的是二者的处境也有所不同。佩雷兹驾驶的是一辆更有竞争力的赛车,理论上每周末都有挤进前四名的实力,这也是梅赛德斯和红牛的优势所在。但2019年初,加斯利还面临着来自法拉利的挑战,这使他面临着更激烈的竞争,因此从理论上说,他很难经常拿到积分。

这意味着在面临同样外部竞争的情况下,俩人与维斯塔潘的差距对比更能说明问题。2019年与维斯塔潘担任队友时,加斯利的得分占荷兰人总得分的34.8%。在相同数量的比赛中,佩雷兹的得分率达到了52.1%。

在宣布2022年的新合约时,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夸耀了佩雷兹与红牛的“无缝”融合,称其为成一名优秀的团队成员。在保罗·里卡德,帮助维斯塔潘夺冠恰恰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并且今年墨西哥人也一直在根据车队的需要行事。

同时,2022年的新规则也将弥补红牛赛车传统的设计概念所带来的挑战,给予佩雷兹一个“从头开始”的机会。在斯帕,他谈到了下赛季的“巨大机会”,因为所有的车手都将从“零”开始。

只不过对加斯利来说,这并不能减轻打击。尽管目前他正处于自己表现的巅峰,但仍然只能继续处于“等待模式”,坐等机会出现。作为一名红牛签约车手,目前没有一条通往红牛的清晰路径,是一件令人苦涩的事情。

但同样,2022年也将为加斯利提供机会。如果他能继续引领AlphaTauri前进,让自己成为车队的主心骨,那么他将有望再次晋升至红牛,或争取到其他车队的席位。如果他的表现具有足够的说服力,令红牛希望他在2023年回归,那么这可能是一个理想的时机。因为不仅赛车可能会更易于驾驶,加斯利自己也会比初出茅庐时的自己更老道和经验丰富。

Pierre Gasly, AlphaTauri

Pierre Gasly, AlphaTauri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霍纳在蒙扎谈到加斯科利时表示,“永远不会排除法国人在未来回归的任何可能性”。“他的驾驶水平非常、非常高,”霍纳说道,“他还很年轻,表现也很出色。所以到2023年,我们有多种选择。当你处在这种情况时,这正是你想要的。”

如果重返红牛之路未能畅通, 加斯利将面临挑战,因为其他顶级车队似乎已经为其他年轻车手的未来做好了准备。显然他在AlphaTauri的环境中茁壮成长,并且作为一名车队领袖积累了良好的经验。

不过加斯利接受了现状,认识到目前情况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

 “我只能专注于发生的事情,继续为车队和我自己拿出我最好的表现,”法国小将说道,“我相信我将在未来获得进入顶级车队的回报。”

如果红牛不打算长期留用加斯利,那么他也将拥有“退路”。届时他将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在另一支车队谋求席位。他不仅让自己成为了车队领袖,比赛的赢家,同时也是F1表现最稳定的车手之一。

尽管目前没有得到回报或许令人沮丧,但对于再次获得机会的渴望或终究结出果实。

翻译/小飞侠

shares
comments

Related video

影评:Netflix舒马克纪录片展现了F1车王的人生两面
Previous article

影评:Netflix舒马克纪录片展现了F1车王的人生两面

Next article

布朗:"新世界 "思维为F1的发展打开了大门

布朗:"新世界 "思维为F1的发展打开了大门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