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Tauri谴责社交媒体上“侮辱性”的不实指控

AlphaTauri车队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对于角田裕毅在荷兰大奖赛中停车背后有任何 "犯规行为 的不实指控。

AlphaTauri谴责社交媒体上“侮辱性”的不实指控
载入语音播放

上周日的比赛进入下半段后,角田认为他的车轮出现了松动,于是在赛道上停下赛车。但是很快,他又在车队的指导下重新启动赛车回到维修区。在更换了一套轮胎后,日本车手再次出发,但在还没完全驶出维修区通道时就报告赛车仍有问题。而车队告诉他驶出通道后,在赛道上找一处安全的地方停下。

第48圈开始后,当角田在3-4号弯之间再次停下他的AT03赛车,引发了虚拟安全车信号。在此之前,刘易斯·汉密尔顿换上硬胎后正在缩小与领先的马克斯·维斯塔潘的差距。由于荷兰人采用二停策略,虚拟安全车的出现让他能够把进站损失的时间降到最低,并且成功保持领先位置,而梅赛德斯不得不放弃原本一停的冒险策略。

尽管赛后角田和AlphaTauri车队都对事件做出了澄清,直到换胎后才找到赛车问题的缘由,但是社交媒体上出现了阴谋论,认为AlphaTauri蓄意帮助维斯塔潘制造虚拟安全车,并且把矛头指向红牛的策略主管汉娜·施密茨。

周一,AlphaTauri决定采取行动,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烈的声明做出回应。“读到一些针对我们车队和红牛车队策略主管汉娜·施密茨的语言和评论,令人感到非常沮丧。如此充满仇恨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而以犯规的指控哗众取宠是不可接受的、不真实的,是完全不尊重汉娜和我们。”

“我们总是独立、公平地竞争,并抱着最高水准的尊重和体育精神参与竞争。裕毅遇到了故障,车队没有立即发现,导致他在赛道上停下。暗示任何不同的事情是侮辱性的,而且绝对是不正确的。”

不过,红牛在赛后声称虚拟安全车的出现实际对维斯塔潘不利,因为原始策略是在最后一阶段用软胎,但还剩25圈显然无法这么做。

沃尔夫不关心,只因没有争冠

这次虚拟安全车结束不久,瓦尔特利·博塔斯又在直道末端停车,导致了实体安全车的出动。而梅赛德斯的策略完全被打乱,车队更是因为没有让汉密尔顿进站更换软胎受到批评。因为用中性胎留在赛道上无异于坐以待毙,七届世界冠军在重新开始后,连续被维斯塔潘、队友乔治·拉塞尔及法拉利的查尔斯·莱克勒克超过,只取得第四名。

周日赛后,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在被问及角田停下赛车时机是否可疑时,他表示并不太关心,但只是由于当前车队并没有参与年度冠军的争夺。

“我不知道,眼下我是那么关注我们需要在哪里找到性能,"奥地利说道。“如果我们是为年度冠军而战,那将是我密切关注的事情。”

“我认为,为了车手和每个人的安全,需要调查的是车手停下来、解开安全带,完成了一整圈,进站后问题没有解决,他们重新系上安全带,他出去后又把赛车停了下来。我的意思是,那原先可能改变比赛结果——也许我们原来可以赢得比赛。但你知道,这可能或可能不会……无论如何,这和我没有关系,我没有纠结这件事,它已经过去了。“

shares
comments
荷兰大奖赛:维斯塔潘笑傲主场,汉密尔顿对策略大失所望
Previous article

荷兰大奖赛:维斯塔潘笑傲主场,汉密尔顿对策略大失所望

Next article

比诺托回应罗斯伯格讽刺法拉利进站不如F2/F3车队

比诺托回应罗斯伯格讽刺法拉利进站不如F2/F3车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