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orgio Piola的F1技术分析
Topic

Giorgio Piola的F1技术分析

周冠宇事故将由国际汽联彻查,阿尔法·罗密欧防滚架或成焦点

针对周冠宇在F1英国大奖赛发车阶段发生的恐怖事故,国际汽联将与每一次事故一样开展深入调查。

周冠宇事故将由国际汽联彻查,阿尔法·罗密欧防滚架或成焦点
载入语音播放

作为永无止境的改进安全措施的一部分,国际汽联会仔细地研究每一起重大事故的细节,从而更好地理解那些发挥了既定作用、为车手提供保护的元素,以及也许可以改进的地方。

周冠宇事故中可能会被特别审视的一个方面,就是C42赛车的防滚架发生了什么,因为事后的图片显示它已经被扯了下来。

事故的静态图片和录像显示,防滚架在最初的翻滚中就已经消失不见,是“光环”和其他周围的安全结构防止了车手头部着地。

The accident involving Zhou Guanyu, Alfa Romeo C42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The accident involving Zhou Guanyu, Alfa Romeo C42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国际汽联将会试图更好地理解,是当时起作用的是什么力,以及防滚架在撞车发生后受到撞击的程度和次数。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阿尔法·罗密欧是2022赛季F1赛场上唯一采用了刀片式防滚架结构的车队(见下图),而多年来,这种概念已经不那么受欢迎了。

Valtteri Bottas, Alfa Romeo C42, in the garage

Valtteri Bottas, Alfa Romeo C42, in the garage

Photo by: Jerry Andre / Motorsport Images

2017和2018年,阿尔法·罗密欧使用过刀片式防滚架,但从2019年——“光环”启用后第二年——起就没有使用。但今年,阿尔法·罗密欧用回了这个方案。而此前,梅赛德斯在2010年、印度力量和路特斯在2011年,都采用过刀片式防滚架结构。

Mercedes W01 airbox comparison, full blade design used at this race, rather than compromises inset

Mercedes W01 airbox comparison, full blade design used at this race, rather than compromises inset

Photo by: Giorgio Piola

Force India VJM04 side pods comparison

Force India VJM04 side pods comparison

Photo by: Giorgio Piola

2010年梅赛德斯的方案出现,导致了国际汽联采取行动,顾虑是鉴于这种结构非常狭窄,如果撞击的位置不巧,它可能会掘入柔软的地面。因此,随后的设计都必须有一个更宽的舌面,以符合规则的要求。

在所有情况下,刀片式防滚架结构比传统的结构更受青睐,是有两个原因:空气动力学的好处和重量。其中,对于那些努力在2022年把赛车体积缩小的车队来说,重量显然是一个重要因素。

在最新的事故案例中,国际汽联将获取G力负荷传感器、遥测数据和实际的赛车部件,用来充分理解哪些因素发挥了作用,以及刀片式结构的表现是否与更常规的结构有任何不同。

需要澄清的是,阿尔法·罗密欧使用的设计已经通过了国际汽联规定的必要的碰撞测试。

Roll hoop test

Roll hoop test

Photo by: Giorgio Piola

主翻滚结构的要求是承受相当于横向60千牛、水平纵向(长度上来说)70千牛和垂直方向105千牛的负荷。所有车队的赛车得到允许驶上赛道之前,都必须通过这方面的碰撞测试。

周冠宇事故的问题之一,是它是一个多重不同撞击的复合场景。

因为赛车倒过来落地,防滚架结构在垂直方向上承受了很大的负荷。然后因为它一路刮过赛道,连续受到水平纵向的负荷。

因此,可以争论的是,防滚架结构一开始完全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随后事故的性质更多地向着依靠光环的方向发展。可以考虑改进的一个方面是,防滚架结构与底盘的粘合方式,这是一个重要的基本原理,用来确定其在多重冲击碰撞中的存在和使用。

Alfa Romeo C42 of Zhou Guanyu after his crash

Alfa Romeo C42 of Zhou Guanyu after his crash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shares
comments
法拉利接受塞恩斯“没办法”在安全车期间与莱克勒克拉开距离
Previous article

法拉利接受塞恩斯“没办法”在安全车期间与莱克勒克拉开距离

Next article

舒马赫认为哈斯车队“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

舒马赫认为哈斯车队“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