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赛季F1五大争议事件

shares
comments
2019赛季F1五大争议事件
By:
2019年12月30日 下午6:22

有道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2019赛季F1除了世界冠军之争本身没有带来任何争议性之外,赛道上、下还真是热闹非凡,令无数人成了“吃瓜群众”。

法拉利“内耗”

法拉利的无线电通讯显然是整个赛季里最为引人注目的,因为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与查尔斯·莱克勒克的竞争引起了巨大争议。

自从赛季初,法拉利领队马蒂亚·比诺托说出维特尔将在机会对半开的情况下受到优待之后,两名跃马车手的竞争态势发展就向不利于德国人的方向发展。莱克勒克在度过早期的适应期后,逐渐在发挥和成绩上把他的四届世界冠军队友比下去,不仅胜利数量更多,而且以七个杆位成为全年杆位数最多的车手,最终在年度成绩上战胜维特尔。

夏休期后,随着法拉利SF90赛车的改进,尤其是刹车表现力,维特尔的状态有所进步。虽然摩纳哥人在排位赛速度上略胜一筹,但俩人在比赛速度方面势均力敌。只不过,以比诺托为首的高层对两名车手的管理欠缺手段。蒙扎、新加坡的纷争之后,维特尔在索契比赛开始后公然违背赛前的约定和车队指令,无异于火上浇油。终于,在英特拉格斯发生了法拉利最不想看到的事:维特尔在直道上试图超越莱克勒克时发生了碰撞,结果双双退赛。

而噩梦发生后,法拉利高层声称有助于车队在2020赛季更好地管理车手,让人对其明年究竟如何平衡这两名争强好胜的车手之间的竞争充满好奇。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and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in Press Conferenc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and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in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Zak Mauger / Motorsport Images

加拿大判罚风波

维特尔在加拿大的受罚,很大程度上催生了国际汽联仲裁小组改变了对比赛中战斗的判罚尺度。

蒙特利尔原本是维特尔在困难重重的上半赛季里表现最好的一个周末,但是一路领跑的他在汉密尔顿的紧逼下,出现了一次驾驶失误。他返回赛道时以激进的线路来防守汉密尔顿,后者则迅速做出反应,避免了撞墙。但是,赛会干事认定维特尔违规,对他处以五秒罚时,令他虽然第一个冲过终点线,但在成绩上滑落到第二。赛后,不服气的维特尔在前三名停车区把第一名的停车牌搬到自己赛车前。

这场风波的影响真正发酵,是在奥地利大奖赛上。两场中间的法国大奖赛中,丹尼尔·里卡多也因为类似的事件受到处罚,进一步助长舆论对“让他们比赛”的呼声。

在红牛主场,眼看比赛就要结束,马克斯·维斯塔潘在三号弯把莱克勒克逼出赛道后超车成功,并由此抢走了胜利。赛会干事对于这次事件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的调查,最终判定维斯塔潘超车不违规。虽然这个决定引来叫好声,但同时国际汽联赛会干事180度的尺度改变也激起了争议。

对此,F1赛事总监迈克尔·马西承认加拿大的风波是有影响的,虽然不可避免地又引来批评,但目的是希望比赛变得更好。这个变化显然重新为之后比赛中的判罚定下新标准。只是对法拉利来说,加拿大的处罚令其损失了两场可能拿到的胜利。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battl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battle

Photo by: Zak Mauger / Motorsport Images

哈斯冠名商闹剧

哈斯与冠名商Rich Energy上演了2019年最瞠目结舌的闹剧,而且实际上美国车队只是“躺枪”的角色。

2018赛季末,在威廉姆·斯托瑞的推动下,哈斯宣布与这家功能饮料公司达成冠名赞助协议。2019年初,美国车队在伦敦举行了发布仪式,揭开了与Rich Energy饮料罐黑金色主题色一致的赛车新涂装。不过,当时坊间已经对Rich Energy这家公司的背景和资产实力有了怀疑。

哈斯在F1的第四个赛季比前三年遭遇了许多困难,严重制约了车队取得好成绩。五月,Whyte Bikes公司以Rich Energy的标识涉嫌侵权为由将其告上法庭。虽然竭力争辩,但斯托瑞管理的公司不仅输掉官司,也被勒令对其公司资产做出澄清。

受到牵连的哈斯在加拿大大奖赛前,把Rich Energy的标识从赛车上移除。一个月后,斯托瑞以该饮料公司账号在推特上宣布已经与美国车队解除合约,原因是成绩不佳和F1环境不利开展业务。但是,Rich Energy的其他股东试图挽回局面,称斯托瑞擅自做主且已经被解职,引发了Rich Energy公司内部的控制权纠纷。

意大利大奖赛之后,哈斯确认经过多边协商,车队与Rich Energy的赞助合作正式终止。然而,斯托瑞依然占据着饮料公司的官方推特,时不时发表讽刺性的评论,还配上哈斯赛车的图片。

就这样,哈斯与Rich Energy之间的合作在神秘中开始,在离奇中结束,但看起来美国很有可能继续受到斯托瑞的“折磨”。

Rich Energy founder William Storey watches Kevin Magnussen, Haas F1 Team VF-19

Rich Energy founder William Storey watches Kevin Magnussen, Haas F1 Team VF-19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红牛季中更换阵容

红牛更换车手阵容是可以预见的事,但是真的官方宣布的时候还是叫人意外,特别是车队原本对皮埃尔·加斯利很高的评价。

加斯利是被提拔到红牛顶替里卡多的,但是他的赛季开局十分艰难。在没有适应赛车的情况下,速度显然是无法与维斯塔潘匹敌的。而且,他的比赛工程师也刚被提拔到这个岗位,同样经验不足。这使得红牛很难真的与法拉利争夺年度第二名。

2016年只进行了四场比赛,红牛就用维斯塔潘替换丹尼尔·科维亚特。所以再次赛季中途更换阵容,对红牛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夏休期前,无论赫尔穆特·马尔科还是克里斯蒂安·霍纳,都口口声声说加斯利会至少留到赛季结束。但是“暑假”还没开始,红牛就在自己脸上响亮地扇了一巴掌。

事后来看,“下放”对加斯利倒是也没太大负面影响,他回到红牛二队后卸去了压力,找回了自我,更是在巴西登上了领奖台。这证明他应该在2020赛季发车区拥有一席之地。

Pierre Gasly, Red Bull Racing

Pierre Gasly, Red Bull Racing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雷诺被取消日本大奖赛积分

里卡多的第六名和尼科·霍肯伯格的第十名,原本帮助雷诺能从铃鹿体面地带回九个积分。然而赛后,Racing Point提出抗议,声称法国车队在赛车上使用了预先设定的前后刹车配比系统:方向盘上的一个按钮。

当值赛会干事接受了抗议书,由国际汽联技术部门对两辆雷诺赛车进行全面的检查。墨西哥大奖赛前,国际汽联公布了检查和裁决结果,虽然认定Racing Point的举报并不属实,但是以法国制造商违反《竞赛规则》第27.1条所述的“要求车手独立、不受帮助地驾驶赛车”,取消了其当场比赛获得的积分。

那个阶段,中游集团的积分争夺极其激烈,Racing Point在日本赛前落后红牛二队3分,相差雷诺16分。这个裁定结果令雷诺损失了9分后,Racing Point获得了6分。虽然后者依然红牛二队,但缩小了与法国车队的差距,同时塞尔吉奥·佩雷兹在车手积分榜上反超了里卡多。

虽然裁决结果对车队不利,但是雷诺发表声明决定不进行上诉,否则将浪费更多的精力。赛季结束时,雷诺还是获得第五名,而Racing Point依然没有超过红牛二队,位列第七。而里卡多和佩雷兹双双进入前十,但澳大利亚人领先对手二分。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F1 Team R.S. 19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F1 Team R.S. 19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Next article
汉密尔顿仍会重温劳达的短信

Previous article

汉密尔顿仍会重温劳达的短信

Next article

库比卡出任阿尔法·罗密欧F1车队替补车手

库比卡出任阿尔法·罗密欧F1车队替补车手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