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赛季F1回顾之四:“银红大战”留有遗憾

2017年F1世界锦标赛重新让人提起了兴致,因为锦标之争有了梅赛德斯之外的竞争者,但又或多或少让人意犹未尽,因为这场大战没能持续到最后一刻……

2017赛季F1回顾之四:“银红大战”留有遗憾

2016年法拉利在各方面让人失望,甚至包括渴望接受挑战的F1“新霸主”梅赛德斯。于是,法拉利主席塞尔吉奥•马奇奥内学聪明了——可能有些过于谨慎。2017赛季揭开战幕时,因为跃马对外信息不通畅,所有人对他们不敢报以期待。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澳大利亚的旗开得胜。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一次意大利车队没有昙花一现,终于带来了众望所归的“银红大战”。

赛季的前四场比赛,梅赛德斯和法拉利没人取得过连胜,而夏休期之前,汉密尔顿与维特尔也都你来我往,从没连续两场胜出。这是2008年后,F1锦标赛第一次迎来两支车队伯仲之间的较量。

法拉利最后一次捧起世界冠军奖杯是十年前。斯蒂法诺•多梅尼卡利接替让•托德后,带领车队拿到了制造商年度冠军,而且险些就由菲利普•马萨带回车手锦标。对于荣誉极度渴望的马奇奥内孤注一掷,把希望寄托在维特尔身上。只是,德国人面对的是一个在心理上成熟之后,接近完美的强大的汉密尔顿,而英国人全面没有犯任何错误。

托托•沃尔夫坚信,空气动力学规则的修改,更多是为了打破梅赛德斯在F1的垄断地位。但是尽管法拉利已经能够齐头并进,而且尼科•罗斯伯格的“闪电”退役迫使车队对车手阵容进行调整——瓦尔特利•博塔斯取而代之,但“银箭”的整体作战能力还是比跃马略胜一筹。

梅赛德斯在F1进入混合动力时代后的统治实力,有着扎实的根基。一切都起始于2010年收购本田留下的BRAWN GP后,罗斯•布朗的招贤纳士,让一些曾经在其他车队留下遗憾的技术高管得以充分施展才华,包括成为法拉利“替罪羊”的阿尔多•科斯塔。

反观法拉利在去年秋天失去詹姆斯•埃里森后,马拉内罗的技术部门再次重组。不过,在马蒂亚•比诺托的统筹下,在一个责任下方、鼓励革新的平行结构下,年轻的工程师们展现出让人惊艳的能力。

然而千算万算,维特尔两次有失水准的举动和意料之外的零件故障,让法拉利的努力付之一炬。正是因为跃马在亚洲的噩梦经历,让两项锦标的争夺在本质上失去了悬念,而非之前一致期待的,世界冠军之战将在最后一场分出胜负。

对于梅赛德斯来说,比起第三次卫冕双料年度冠军更骄傲的,是今年战胜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从数据上来说,只差一个人次,“银箭”就能完成20场比赛全部双积分完赛的壮举。而高压下的法拉利,关键时刻在引擎可靠性的细节上出现重大纰漏,反衬出梅赛德斯惊人的可靠性,而且或许已经在2018年——动力单元的配额从四套减少到三套——竞争中领先一步。

The cars of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3,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8, second place,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3, third place, in Parc Ferme
The cars of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3,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8, second place,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3, third place, in Parc Ferme

Photo by: Steven Tee / LAT Images

2017赛季最后三场比赛由三支车队的三名不同车手获得胜利,而红牛和马克斯•维斯塔潘在马来西亚、日本、美国和墨西哥的强劲势头,让人对红牛没能在赛季伊始就进入状态感到遗憾。

克里斯蒂安•霍纳相信,红牛拥有赛道上最强的赛车底盘。公平地说,丹尼尔•里卡多和维斯塔潘各跑了半个好赛季。如果俩人全年状态统一,那么可以相信2017赛季原本应该“三足鼎立”。

不过,红牛还是在今年收获丰厚,阿斯顿-马丁抛出的冠名协议,确保了车队今后的投入只会增加不会减少。而维斯塔潘续约至2020年,让车队吃下了竞争力和商业潜力上的定心丸,更让在Milton Keynes埋头苦干的员工斗志重燃。

基本上,今年的竞争格局从一开始就很明朗。印度力量的第四名位置也基本没有受到冲击,可惜的是车队错过了登上领奖台的机会。甚至在阿塞拜疆时,如果塞尔吉奥•佩雷兹和埃斯特班•奥康没有在内斗中两败俱伤,这支参赛十年的私人车队,或许已经赢得了第一个分站冠军。不过,连续二年成为三大车队之外成绩最出色的车队,两名车手在剩余车手中最靠前,印度力量着实取得了能够拿到的最好成绩。

在一股“粉色旋风”之下,威廉姆斯、红牛二队和雷诺为第五名展开激战。而这种胶着状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三支车队在很多场次里,都表现出“一条腿走路”。加拿大新秀兰斯•斯特罗尔在阿塞拜疆站上领奖台,显然是威廉姆斯在一个相对低潮期的最高光时刻。雷诺则在赛季进入收官阶段,拥有了“准一线阵容”:卡洛斯•塞恩斯提前加盟搭档勒芒24消失冠军尼科•霍肯伯格。

相比之下,红牛二队又一次在赛季中更换车手。虽然这是一桩复杂交易的一部分,但是宁可牺牲年度第六的成绩,也要提前让2018年的主力车手适应环境,表明了红牛公司对未来的态度。

哈斯迎来了在F1的第二个赛季,整个赛季罗曼•格罗斯让和凯文•马格努森表现平淡无奇,而车队——更多是格罗斯让——遭遇的刹车问题,成了顽疾。但是哪怕如此,哈斯还是排名在迈凯伦之前,而且多出17个积分。

这更加说明了迈凯伦和本田的关系达到了最低点,甚至双方没有在赛季中途分手,已经是个奇迹。而日本制造商虽然愧疚、不想放弃,但当两者关系的负面影响已经不可逆转,也只能向前看。明年,本田将为红牛二队供应引擎,而且众志成城地喊出“前三”的目标。

不出意外,在没有了马诺之后,使用2016年法拉利引擎的索伯名列所有车队的最后一名。而车队已经迫不及待进入2018年,阿尔法-罗密欧的冠名意味着与法拉利更紧密地关系。而且在竞争力方面,新赛季的索伯将使用全新的法拉利动力单元。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MCL32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MCL32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shares
comments
汉密尔顿:法国大奖赛选错了赛道

Previous article

汉密尔顿:法国大奖赛选错了赛道

Next article

2017年“二十大新闻”第三位:汉密尔顿夺冠,法拉利崩盘

2017年“二十大新闻”第三位:汉密尔顿夺冠,法拉利崩盘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