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车队总体分红减少4700万美元

2017年,即Liberty Media掌管F1的首个赛季,车队总体获得的分红比前一年减少了4700万美元。

2017年车队总体分红减少4700万美元
Chase Carey,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and Executive Chairman of the Formula One Group and H. E. Khaldoon Al Mubarak, Abu Dhabi Executive Affairs Authority
Chase Carey,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and Executive Chairman of the Formula One Group
Chase Carey,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and Executive Chairman of the Formula One Group
Chase Carey, Chairman, Formula One
Sergio Perez, Force India VJM11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18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F1 W09
Marcus Ericsson, Alfa Romeo Sauber C37

虽然这一趋势已经被公布有一段时间了,但去年F1集团第四季度的业绩公布,揭露了完整的官方数字,那就是车队的分红下跌了五个百分点,从2016年的9亿6600万美元下跌到了9亿1900万,创造了这一数字有史以来的首次下跌。

同时Liberty Media还透露,F1集团的总收入下降了约1200万美元,从17亿9600万美元下降到了17亿8400万美元。

收入的下降也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2017年只有20场比赛,比2016年全年少一场。此外,在前F1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退位之前,他也同意了巴西大奖赛从2017赛季开始可支付比原计划低的承办费。

同时从埃克莱斯顿过渡到Liberty Media的时期,F1也失去了瑞银和安联这两个主要的赞助商。

车队分红减少的最大原因在于Liberty费用支出的上涨。新的团队搬迁至新的伦敦总部、大规模的员工扩张以及例如伦敦的现场秀等活动都增加了开销。

Lberty Media指出:“F1的开销上涨主要是用于增进车迷的参与度、超高清拍摄和运输成本的上升。这些比车队分红减少的部分还要多。”

“第四季度和2017一整年,销售、常规和行政管理费用也有所增加,因为我们增添了新的员工和新办公室。”

但车队也质疑表示,一些支出应该由Liberty承担新的投入,而非来自他们的收入。

正如去年10月所透露的,六个策略小组车队以书面形式表达了对Liberty Media的不满。而此后争论仍在继续。

F1首席执行官切斯·凯利已经明确表示,相对于埃克莱斯顿时代,运营成本的上升将持续下去。

“我们已经入驻了新的伦敦总部,”凯利星期四表示,“目前的员工人数约为120人,预计在2018月中下旬左右能达到150人左右。”

“总的来说,和2016年相比,我们期望每年与此相关的常规支出增幅为50万美元,不包括与新举措紧密相关的市场和开发费用。”

谈到罗列2018的目标时,凯利表示其中一个是“改善我们的资产负债表并使我们的长期现金流最大化。”

“一年前我们的外部总债务超过40亿美元,而今天这一数字是32亿美元,包括大约1.15亿美元的年化利率储蓄和一项改进过的税收结构。”

“我们也消除了前F1东家此前在股份销售中存在的潜在威胁。”

凯利也表示仍然很看好F1收入增加的前景。

“我们真的对于现有的合作伙伴乐于扩大和发展与我们的关系,以及新的商业赞助商所持有的兴趣程度感到惊喜。”。

“新的潜在赞助商、推广者和视频实体对于参与F1都持有真正的热情。”

“其中许多都需要时间以正确的方式发展,而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建立长期价值,而不是短期收益。”

 

翻译/小飞侠

shares
comments
好莱坞音乐人将为F1制作主题曲

Previous article

好莱坞音乐人将为F1制作主题曲

Next article

评论:刘易斯·汉密尔顿退役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评论:刘易斯·汉密尔顿退役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Adam Coo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