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上半赛季盘点:谁是最大困难户?

2017赛季已经在眨眼间过去了一半时间,更多的目光集中在银色和红色的对决上,而小人物和家道中落的昔日英雄在各自的沼泽地里挣扎,没有最艰苦,只有更多不确定的将来……

最身临险境:乔林•帕默尔

帕默尔无疑是现役车手中最坐如针毡的。虽然安全度过了夏休期前被替换的传言,但11场比赛没有进入过积分区,显然对他明年想要留在雷诺,或者说在F1拥有一席之地,没有任何帮助。

帕默尔多次遭遇机械故障,三次退赛(包括在银石主场暖胎圈提前离场),还有至少两个周末因可靠性问题周五练习报销。而在俄罗斯,他第一圈没完就被罗曼•格罗斯让撞得赛车弹起。尽管运气糟糕,也无法改变另一个尴尬的事实:当尼科•霍肯伯格屡屡取得建树时,帕默尔总是差一口气,他三次以第11名完赛。

雷诺定下赛季进前五的目标,上半赛季结束时积26分,与第五名的威廉姆斯相差15分。但是,仅靠霍肯伯格一个人很难实现,所以帕默尔在夏休后的九场比赛里至少有所收获。

法国制造商精心安排罗伯特•库比卡参加测试,直到在亨格罗林进行的第二轮测试。波兰人可能身体上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是按帕默尔现在的表现,若要留在Enstone基地,很难叫人信服。

Monisha Kaltenborn, Sauber Team Prinicpal
Monisha Kaltenborn, Sauber Team Prinicpal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最力不从心:莫妮莎•卡尔滕伯恩

2012年10月从皮特•索伯手里接管索伯车队和整个集团之后,作为F1第一名女车队当家人,卡尔滕伯恩始终受到质疑,尤其是当车队战绩不佳时。去年,索伯集团整体转让之后,表面上财政上得以保全,但因为复杂的背景,让继续担任领队和CEO的卡尔滕伯恩处处受限。

本赛季索伯使用旧版的法拉利动力单元,注定车队在赛道上难有作为,尽管车队招募了一些有能力的技术专家。卡尔滕伯恩原本与本田就2018赛季的引擎使用达成协议,这成为她与高层关系彻底崩塌的导火索。

卡尔滕伯恩的离开,也意味着索伯完全告别旧时代。

Yusuke Hasegawa, Senior Managing Officer, Honda
Yusuke Hasegawa, Senior Managing Officer, Honda

Photo by: Steven Tee / LAT Images

最不受善待:本田

在一定程度上,赛季初迈凯伦和本田所面对的处境犹如回到2015年季前测试。本田在上赛季结束后,对动力单元的设计做了激进的修改,希望破釜沉舟,但始终无法达到期望的目标。而这令日本制造商与迈凯伦、费尔南多•阿隆索之间的关系,再次变得微妙。

上半赛季结束前的最后一场比赛,迈凯伦-本田终于在匈牙利今年第一次取得双积分完赛的成绩。本田F1项目主管长谷川祐介表示现在引擎的性能水平刚刚达到赛季初定下的目标,但显然为时已晚。

只要迈凯伦车手一天不能实现夺取胜利的目标,本田恐怕很难摆脱艰难的舆论处境,不仅来自媒体,也来自迈凯伦。加上日本企业固有的“隐忍”,一个压抑的环境很难带来有效的生产力。

Daniil Kvyat, Scuderia Toro Rosso STR12
Daniil Kvyat, Scuderia Toro Rosso STR12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最危险人物:丹尼尔•科维亚特

根据规定,车手的“超级驾照”12个月被扣满12分,就要自动禁赛一场。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此前是情绪问题,如今已经度过了危险期,而红牛二队的丹尼尔•科维亚特距离停赛只差两个超级驾照积分,更多在于意识上。

匈牙利大奖赛排位赛后,科维亚特因为阻挡了兰斯•斯特罗尔被扣三分。他辩解说车速慢是因为爆胎,同时车队通知他过晚。赛会干事虽然接受这个说法,但不认同他能够以此为阻挡在其他车手进行计时圈路线上的合理借口。公平地说,既然知道赛车有问题而不能以正常速度行驶,那么早就应该主动在非赛车线上行驶,而不是等到有人经过才被懂做出反应。

在加拿大,暖胎圈后他没有把赛车停在正确的起步位置;在奥地利和英国,连续在比赛第一圈引发事故,前一次为此被扣分,后一次虽然与队友卡洛斯•塞恩斯的碰撞被判定为正常比赛事件,但因危险回到赛道而被扣分。

现在,他必须熬到十月中旬的美国大奖赛结束才能免去两分。而就像足球场上假摔过多后,真被绊倒也会被误判假摔,科维亚特的“惯犯”形象对他显然没有帮助。

Zak Brown, Executive Director, McLaren Technology Group
Zak Brown, Executive Director, McLaren Technology Group

Photo by: Andrew Hone / LAT Images

最前途未卜:迈凯伦

迈凯伦何时能重振雄风?现在看来,这个问题就像哥德巴赫的猜想,难点在于“如何”。

本田花了半个赛季实现了引擎性能水平提升,虽然“迟到”,但好歹是实现了,证明他们有技术资源和能力。只是如何不走弯路以及提高效率,是日本团队亟需解决的。但是迈凯伦的公开施压,制造了舆论压力和内部隔阂,不有利于齐心协力渡过难关。但还有个问题,迈凯伦赛车底盘本身真的竞争力很好,费尔南多•阿隆索在引擎要求低的布达佩斯拿到第六名,也只是法拉利、梅赛德斯、红牛之外最快的赛车,并不足以挑战前三。

迈凯伦内部经历着“后丹尼斯时代”的人员动荡。从集团传媒主管马特•比肖普的离任看出,扎克•布朗正在慢慢构建他想要的核心团队,但是目前没有看出车队技术部门有任何招贤纳士的迹象。阿隆索在车队为他举行的生日派对上说,布朗和埃里克•布利耶给他的礼物是“承诺明年给他更好的环境”……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丹尼尔 科维亚特 , 乔林 帕默尔
车队 索伯车队 , 迈凯伦车队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