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里卡多:一场不该发生的大奖赛?

shares
comments
保罗·里卡多:一场不该发生的大奖赛?
By: Frankie Mao
2018年6月23日 上午8:30

本周末F1迎回了2008年之后第一场法国大奖赛,然而方才周五过去,赛事已经陷入了一场巨大的口碑危机。其背后的真相,令人匪夷所思……

此前的法国大奖赛在马尼库尔举行,虽然比赛本身不乏传奇色彩,但偏远的地理位置带来糟糕的交通,饱受诟病。不仅如此,因为财政状况萎靡,无法满足时任“F1总裁”伯尼·埃克莱斯顿上涨的承办费,最终没能续约。然而如今,虽然法国大奖赛是恢复了,地点也更换了,但是令人头疼的交通问题,有过之无不及。

建造于1969年的保罗·里卡德赛道位于Le Castellet(勒-卡斯特莱特)的山上,只有双向两车道,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可怕的堵车。第一节自由练习在中午12点开始时,很多车迷依然堵在通往赛道的路上,而且持续了数个小时,最后直接打道回府。

糟糕的堵车长龙,引起了围场的关注,事实上大多数人都不同程度受到影响。其中,前墨西哥F1车手埃斯特班·古铁雷斯受到邀请,而他抱怨自己在路上堵了三个小时。而印度力量首席运营官奥马尔·萨夫诺尔无奈地表示,因为堵车,他原先约定的一场会议被迫取消。

“我个人今天遇到的状况是两个小时才前进了10英里,这种情况可笑极了,”萨夫诺尔对Motorsport.com说,“我们有一位客人原本飞过来开会,而且打算会议后就飞回去。但是,他没能赶来开会,中途就折回机场了。他打电话给我说:‘抱歉。我两个半小时里只前进了7公里。我的飞机是下午5点。我必须回去了。”

萨夫诺尔表示因为他是到赛道工作,所以必须忍受那么严重的堵车。但是,他认为这会影响车迷的观赛热情。

Traffic jams outside the circuit

Traffic jams outside the circuit

Photo by: Steven Tee / LAT Images

“如果我是车迷,而周五花了两个半小时才开车走了7公里,我可能要再考虑一下。那就成了问题。车迷可以做选择,可能就去不会两个半小时才前进7公里的比赛。”

虽然赛事组织者很早就出台了交通规划,设立了F1专用道,但只有少数的特别通行证持有者才获准使用。事实上,受到交通问题困扰的不只车迷和在围场工作的人,车手也遇到了麻烦。四届世界冠军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和主场比赛的罗曼·格罗斯让,就被拒绝经过特殊道路。

“我们开车——搭维特尔的车,然后我们被警察拦下了,“格罗斯让说,”我们想继续往前,但是警察不让。我有我的证件、我穿着车队的体恤、我有一切证明我是谁的东西。”

堵车再严重,赛事还要进行。昨天,保罗·里卡德赛道自1990年后首次迎来大奖赛周末的赛道阶段。卫冕世界冠军刘易斯·汉密尔顿统治了时间榜,而法拉利暂时落后红牛。

然而,相比马尼库尔交通糟糕但赛道结构令车手喜欢,保罗·里卡德用于大奖赛的5.8公里结构实在难以让车手兴奋起来。

两个练习阶段,赛道上险情不断,尤以马库斯·埃里克森的索伯赛车在7号弯撞墙后起火,最为惊人。并非因为对赛道不够熟悉,而是狭窄的赛道、成倍宽大的缓冲区,加之还有迷惑性的线条,着实难以带来快感,更可能加剧F1正经历着的缺乏超车的噩梦。

其实原因非常简单:1999年,御用F1赛道设计时蒂尔克·赫尔曼和他的团队应保罗·里卡德要求重新规划赛道的结构,而目的是打造一套高技术含量的测试赛道。换言之,这条又名“勒-卡斯特莱特”的赛道,从来不是用于举办任何汽车运动比赛,更不是为了F1大奖赛设计。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W09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W09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赛道缓冲区的面积之所以惊人,因为车队不希望赛车在测试中停下,所以大缓冲区给勒车手足够多的空间回到赛道。而且,缓冲区的红色和蓝色线条,并非只是装饰。缓冲区的黑色沥青,抓地力比赛道沥青表面更多,而蓝色区域提供了额外的抓地力,红色则更多。

看似无垠的缓冲区,显然对车迷的观赛体验没有好处。临时搭建起的看台,距离赛道遥远。当你站在辅道的轮胎墙背后,赛车非常渺小。但是别忘了,这条赛道是用于测试,而测试并不需要观众!

保罗·里卡德引以为傲的是可以变换出167条不同的赛道,长直道、快速弯、中低速弯、减速弯,可以针对不同的需求进行组合,可以满足任何空气动力学测试的需要,称得上“测试天堂”。

本周末用于大奖赛的赛道结构,长5.842公里。但是不少车手对赛道上太多的岔路非常有意见,因为缓冲区的彩色线条太多,难以寻找参照物,而且有些弯属于盲弯,非常容易被迷惑。

与此同时,对于著名的Mistral直道被之字弯切断,不少车手持保留意见。

“我认为一条长直道可能增加超车的机会,”曾在保罗·里卡德驾驶保时捷LMP1赛车进行测试的布兰登·哈特利对Motorsport.com说,“我不认为明天就会改变,但是我之前在没有减速弯版本的赛道上测试和比赛过。那让事情更有趣,因为在下压力减少之后,10号弯就更像一个弯角,而最后一个计时段,如果赛车下压力减少的话,也是如此。”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 18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 18

Photo by: Manuel Goria / Sutton Images

印度力量车手塞尔吉奥·佩雷兹表示,车手们已经在简报会上向F1赛事总监查理·怀汀建议除去减速弯,提升比赛的观赏性。

“我们问了查理这件事情,来增加超车,改善这场表演,让比赛更有意思,”墨西哥人说,“我认为今年迄今为止最棒的比赛是在巴库,所有的赛道都应该像巴库那样。(巴库)赛道本身很有挑战性,压迫着车手最终出现失误。”

最后一节练习和排位赛,将让车手有更多时间去熟悉赛道。但是,哪怕对赛车信心更足,比赛是否会精彩。车迷恐怕需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建设。

周五的交通问题发生之后,赛事组织者临时做了应急方案。同时开放周围预计的25000个停车位,并且在个别时段临时将双向单车道改为单向双车道。但是,面对65000名观众,看起来依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原因?测试赛道不需要那么多观众,并没有在改建之初做相关的方案。

Next article
维特尔承认在保罗·里卡多首日练习“挣扎”

Previous article

维特尔承认在保罗·里卡多首日练习“挣扎”

Next article

法国大奖赛FP3:博塔斯雨中占据首位

法国大奖赛FP3:博塔斯雨中占据首位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