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Formula 1
25 9月
Event finished
R
巴林大奖赛
27 11月
Next event in
60 days
See full:

马西:蒙扎维修区关闭信号事项发给了所有车队

shares
comments
马西:蒙扎维修区关闭信号事项发给了所有车队
By:

迈克尔·马西表示有关蒙扎维修区关闭信号的注释,明白无误地写在发给车队的《赛事注意事项》里,而刘易斯·汉密尔顿接受自己的受罚。

意大利大奖赛的转折点,出现在第19圈凯文·马格努森的哈斯赛车在Parabolica停下而且停在了内线。赛会立即在该路段打出黄旗,并且出动安全车,而且11秒后关闭了维修区,因为抢险员需要把赛车推回维修区。

此时,梅赛德斯让处于领先位置,且正在接近Parabolica的汉密尔顿进站,但是没有注意到维修区已经被关闭。为此,汉密尔顿被罚停站10秒。

这次受罚直接让英国人拱手让出了原本垂唾手可得的胜利。而阿尔法·罗密欧车手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因为同样的犯规,也吃到了相同的处罚。焦点在于,维修区通道入口初没有信号灯,而是使用了Parabolica弯外线的信号灯16和17,并且打出的是红色的“X”。

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承认,他代表车队承担这次失误的责任,但是也强调车队在蒙扎的比赛中难以观察到维修区被关闭。一方面,哪怕车库位于维修区通道的起点附近,但是工作墙看不到信号灯。另一方面,当时几乎所有人把注意力放在进站的工作上,只有一名后方的策略师看到了公告板上写着维修区关闭,但为时已晚。

赛后,国际汽联F1赛事总监马西对于这次事件做出了澄清,明确表示维修区关闭信号的发出程序其实都写在他发给车队的《注意事项》里,包括显示方式和位置。

Pitlane entry Monza

Pitlane entry Monza

Photo by: FIA

“维修区通道关闭的信号,实际有两部分组成,”马西说道,“一部分是给车手的,信号灯通常是显示安全车,而所有其他旗帜信号都在上面有一个红色的X。所以在赛道上,有两个信号灯显示X来标明维修区关闭了。”

“额外的,车队使用的软件上,维修区也显示为红色,意思是维修区关闭了。而第三个元素是在计时页面的第三页(注释:国际汽联的官方计时系统由四个页面组成,车队可以自行设置页面顺序),实际上会跳出所有事件的通知。”

澳大利亚人补充道:“需要表明清楚的是,信号灯分布图在我的《赛事注意事项》里发给所有车队,是维修区图标的一部分,并且显然作为赛事总监《赛事注意事项》的组成,也在车手会议上使用。”

对于没有观察到信号,汉密尔顿表示他当时正在Parabolica弯里右转弯——因为维修区通道在弯角的末端——以及马格努森的赛车停在右手边,所以不会往左看。

“你依赖车队告诉你情况,”英国人向Motorsport.com表示,“当你在接近弯角的时候,普遍相对容易去看。”

“但是当你在转弯的时候,如果你是向右转,你不会去看左侧。你会往右看,判断你和白线之间的间距,所以你的视线有点中间偏右。你未必往左侧看。当然,有赛车停在右边的时候,你会留意赛道抢险员,那里是你会去看的地方。你不会往左看。

“我不记得任何时候来到这里,看到过给维修区关闭使用的指示灯。我从来不知道那会在左边。这是新的经验。”

梅赛德斯车手对于抢险员把哈斯赛车往维修区推,而不是就近的缺口,感到不理解。马西解释说,Parabolica弯内线确实有个缺口,但空间不足以容纳赛车。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F1 pit stop for penalty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F1 pit stop for penalty

Photo by: Steven Tee / Motorsport Images

强制处罚没有灵活余地

在蒙扎,一次停站10秒,实际等于减去30秒。汉密尔顿在执行处罚后从最后一位开始猛追,最终以第七名完赛。虽然他接受处罚的决定,但是认为它“严厉”。

“自然感觉严厉,”他说道,“我跟车队交谈过,他们说他们接受这个处罚之类的。”

“停站处罚,我经常想象是如果你故意做了什么之后才会收到,如果你的驾驶极其恶劣并且给别人带来危险。”

当马西被问及为何2016年巴西大奖赛中,丹尼尔·里卡多同样在维修区通道被关闭的情况下进站,却只被罚停站5秒时,他表示因为当时他还没担任赛事总监的工作——澳大利亚人在2018年担任已故赛事总监查理·怀汀的副手,无法做出回答。

不过,马西表示停站10秒的处罚在《竞赛规则》第38.8条有写,“会被强制授予干事相信在维修区关闭的时候以任何其他原因进入维修区的车手”,并且没有灵活性,所以本场比赛的比赛干事“必须应用”。

澳大利亚人补充道:“所有我能使用的规则,都是在我来之前和之后有的规则。

“所有强制的处罚实际都在竞赛规则里,去年经过车队的竞赛总监们一条一条地审阅,检查那些集体感觉需要修改的和那些需要保留的。竞赛总监们一致同意它们需要被保留。所有车队都非常清楚和熟悉这些强制的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汉密尔顿在比赛因查尔斯·莱克勒克撞墙引发的红旗阶段,就前去询问包含了“勒芒之王”汤姆·克里斯滕森的仲裁小组。而在看到了自己的车载画面后,就接受了事实。

马西表示从没有规则禁止汉密尔顿“登门拜访”,而且赛会干事一向“态度开放”。

加斯利把度过2019年难关归功于从小铸就的坚强性格

Previous article

加斯利把度过2019年难关归功于从小铸就的坚强性格

Next article

维特尔庆幸没有车迷在蒙扎见证法拉利溃败

维特尔庆幸没有车迷在蒙扎见证法拉利溃败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意大利大奖赛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