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西否认黑白旗“警告”机制会让车手“更加激进”

shares
comments
马西否认黑白旗“警告”机制会让车手“更加激进”
By:
2019年9月10日 上午4:40

国际汽联F1赛事总监迈克尔·马西不认为黑白旗警告机制的使用会让车手们钻空子,因为赛会干事若觉得有必要,仍然能够当即向车手开出罚单。

过去几年里,赛会干事在F1比赛中判罚严厉,直到今年加拿大和法国大奖赛里,多次争议性的战斗事件产生了巨大的波澜。在“让他们比赛”的呼吁中,赛会干事也改变了他们裁决比赛事件的态度。

夏休期后的比利时大奖赛中,一个新的机制又得到实施:针对有违体育道德行为设置的黑白旗,作为F1版本的黄牌,在比赛中由赛事总监使用。连续两场比赛里,马西两次发出黑白旗,分别是在斯帕对皮埃尔·加斯利、在蒙扎对查尔斯·莱科勒克,而且都是因为在刹车区移动防守。

上周日的比赛中,对于莱科勒克的防守动作,汉密尔顿虽然即刻在与梅赛德斯车队的无线电通讯中进行了投诉,但是得知他被警告后,赛后没有过于计较。不过,五届世界冠军要求国际汽联给出明确的说法:从现在起是否无需在比赛中为对手留出完整的一辆赛车宽度的空间。而且英国人提到,这个新措施可能让一些车手冒一次风险就能守住位置。

相比之下,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认为这个机制等于“自找麻烦”,甚至可能带来“更多碰撞”,而且成为“普通操作”。然而,马西否认这种观点。

“我不认为他们会更加激进,”马西在赛后媒体简报会上向Motorsport.com表示,“他们可能会稍微更注意事情,但是他们都游走在界限上,而跨过界限其实相对来说非常容易。”

“我认为它(黑白旗)的实施方式和迄今在两种场合下的使用,在我看来是达到了目的。但是,每一次你需要具体看,每个事件都有自己的情况。我不认为你可以一概而论。你需要具体事情具体分析。”

力挫汉密尔顿的超车尝试,是莱科勒克为法拉利主场取胜的关键。他在赛后承认自己吸取了在奥地利与马克斯·维斯塔潘交战时落败的教训,而且坦言这次的动作“有点激进”。

“我不觉得‘激进’是合适的字眼,可能是他的用词。我认为那更是硬碰硬?是的,”马西说道。“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不认为你能把那些情况下发生的战斗与这些战斗做比较。”

“对我来说,看待这些事情,最终是由赛会干事决定是否进行处罚,不良体育精神旗是我来发的,但是如果赛会干事觉得更严重,他们绝对能够发出处罚,程序就是这样。”

“这是(莱科勒克的动作)强硬的,发出黑白旗就是这个原因,对我来说挺清楚,基本就是上周末皮埃尔在斯帕行为的翻版,而它起到了它的作用。”

今年的斯帕之前,黑白旗最后一次使用是2010年马来西亚大奖赛,汉密尔顿因为在俄罗斯车手维塔利·佩特洛夫身前左右迂回而受到了警告。

去年在蒙扎,马克斯·维斯塔潘因为在第一个之字弯防守时,与瓦尔特利·博塔斯发生了碰擦,后者只能从逃生地带返回赛道。荷兰人为此被罚时五秒。但是12个月后,莱科勒克只是受到警告。马西表示两次事件有明显的区别:“在我看来没有可比性。”

“有两个部分:第一,去年马克斯卷入的事件里,发生了碰撞;第二,我们需要记住两个因素:我们在巴林与车手们讨论过‘让他们比赛’的话题,随后一直与车队领队们、车手们、体育总监们就后续问题进行讨论。”

“然后,我们在斯帕时说过,我们要重新使用‘不良体育精神旗’,而皮埃尔·加斯利在那里因为非常类似的事件,收到了‘不良体育精神旗’。在这样的背景下,本场比赛中发生的事件,没有发生车辆的碰撞,所以就能类比,那是故意犯规。所以查尔斯受到了警告。”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spins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spins

Photo by: Andy Hone / LAT Images

黑旗只在赛后使用

黑白旗作为对违反体育精神行为的警告,而下一个阶段就是黑旗——红牌的角色——所代表的罚出比赛。

本场在蒙扎的比赛中,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打转后,因为危险返回赛道时又撞到了兰斯·斯特罗尔,两罪并罚,受到了进站停10秒的严厉处罚。当被问到赛会干事是否考虑过给德国人黑旗时,马西予以否认,并且对这一最严厉措施的使用做了解释。

“我认为在我们汽车运动里,黑白旗就是警告,”澳大利亚人表示,“下一次犯规会被报告给赛会干事,而且很有可能受到以时间作为度量的处罚。”

“只有你严重犯规才会被从比赛里取消资格。另外根据《国际竞赛行为准则》,对方没有得到机会来阐述观点的话,你不能取消一名车手的资格。所以即便是这样,比赛里不会出示黑旗,而是会在赛后听证之后。”

著名黑旗事件

上一次有车手在大奖赛里被出示黑旗,是2007年加拿大大奖赛中,菲利普·马萨和吉安卡洛·费斯切拉因为在维修区出口亮起红灯时驶出,而被取消了比赛资格。

大部分情况下,黑旗都是在车手非法更换赛车或严重无视比赛纪律的情况下出现。例如阿兰·普罗斯特(1986年意大利大奖赛)、阿亚顿·塞纳(1988年巴西大奖赛)、胡安·帕布罗·蒙托亚(2004年美国大奖赛)都被认定更换赛车被认定不合法,而蒙托亚在2005年加拿大大奖赛里闯了维修区出口的红灯。

但是也有其他严重有违体育精神的犯规,如奈基尔·曼塞尔在1989年葡萄牙大奖赛里驶入维修区后,因错过停车点而倒车回到自己的位置;1994年英国大奖赛里,迈克尔·舒马赫无视处罚决定,被直接取消资格。

较为罕见的是,1969年Al Pease在加拿大大奖赛里因为速度太慢而被黑旗取消资格。不过,最离奇的是1977年 德国大奖赛里,本土房车赛名将Hans Heyer想一试身手,在没有通过排位赛获得比赛资格的情况下,强行驾驶赛车出场比赛,但没过几圈因变速箱故障退出。但是,他不出意外地收到了黑旗。

Next article
哈斯与Rich Energy“友好”分手

Previous article

哈斯与Rich Energy“友好”分手

Next article

布朗:帮助维特尔找回信心对法拉利至关重要

布朗:帮助维特尔找回信心对法拉利至关重要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意大利大奖赛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