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纳:劳达对自由传媒的批评“不公平”

针对近期尼基•劳达为自由传媒对F1未来所作的规划感到忧心忡忡,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认为梅赛德斯非执行主席纯属杞人忧天。

自由传媒接管F1以来的第一个赛季眼看就要过去,而随着年度奖金落实的日益临近以及针对将来发展的讨论逐渐进行,车队与这项运动新东家之间的关系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作为梅赛德斯非执行主席的劳达,近日在接受《米兰体育报》采访时,直截了当地质疑了自由传媒的未来构想,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如何平衡两极分化的现象。

“我很担心。没错,美国老板需要时间来理解F1是什么,但是也差不多到时间了。他们对未来的想法让我很担心,”《米兰体育报》援引奥地利人的话说。梅赛德斯刚刚在今年实现了连续四年包揽双料年度冠军,哪怕受到了来自法拉利的强大压力。

“FIA、切斯•凯利和罗斯•布朗重复说,我们需要让表现力变得均衡,但是F1的DNA恰恰相反。如果你认为让大奖赛变得更有吸引力,你需要每个比赛周末都有不同的获胜者。那么你就是傻子。竞争是F1的一切。”

“研发赛车是重要的根基之一,车手的勇气也是。相反,你想惩罚最好的车队,保护那些似乎是婴儿的车手,例如:引进’光环’。”

Niki Lauda, Mercedes AMG F1 Non-Executive Chairman
Niki Lauda, Mercedes AMG F1 Non-Executive Chairman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自由传媒在上周公布了近期的财政报告,在最为车队关心的年度收入一项中,根据最新一季度的数字,能够用来年度分红的总奖金为2.73亿美元,比去年3.16亿美元的总数目减少了13%。

在还没有接手F1时,自由传媒已经表示会在市场推广和赛事包装方面加大投入的力度,争取以此挽回F1的吸引力并吸引更多的年轻一代。尽管了解这一点,但劳达对只见到数字减小,而不见自由传媒拿出令人信服的可以增加收入的新想法,表示强烈的不满。

“成本增长比一年前多了7000万欧元左右,收入已经在减少,”他说,“如此一来,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应该有一个增加收入的想法,但我没有见到。我从肖恩•布莱切斯那里听说,他想看到车手在出场时带着孩子。效仿足球就是新点子?”

“F1需要更开放的想法。就拿预算帽来说,这很合理,也很正确,但是需要一个三年计划来实现。我们有很多员工,我们应该拿他们怎么办?直接裁掉他们,把他们扔到大街上?目前自由传媒只宣布了他们想引入’预算帽’,但他们还没解释他们打算怎么来实现它。”

Christian Horner, Team Principal, Red Bull Racing, talks with Chase Carey, Chairman, Formula One
Christian Horner, Team Principal, Red Bull Racing, talks with Chase Carey, Chairman, Formula One

Photo by: Andrew Hone / LAT Images

与劳达的激烈态度相比,霍纳对于F1新主人当前所采取的行动以及未来的设想保持乐观的态度。在巴西被问到是否同意劳达的观点时,他回答说:“绝对不。我认为尼基的评价有一点没有事实根据、不公平。”“

“因为头一次,F1聘用了罗斯•布朗这样的专家,而他带来了一个团队,做着像样的分析。已经有太多次屁股决定脑袋。也许发展的速度还没有赶上尼基的喜好,但是我认为他们所采取的态度是正确的态度。”

“我认为给他们出难题是不公平,因为他们只来了九个月,而且还没有呈现完整的计划。不可避免的是他们需要时间来理解这笔生意,进行分析,然后才能呈现对F1未来发展的计划。”

本赛季红牛在赛季初慢热,但在下半赛季竞争力提升明显,而且由马克斯•维斯塔潘在过去五场比赛里取得两场胜利。不过,红牛将不可避免地在制造商年度积分榜上输给法拉利,比去年的第二名下跌一位,而这意味着车队的年度分红也将减少。

尽管如此,霍纳并没有对车队年度收入变少太过忧虑,他明白F1在新运作模式下付出的代价。

“我认为无论有没有自由传媒,都会是这样的结果,”英国人说,“环境使然。很明显,他们正在打基础,正在进行投资,这是与过去不同的模式。”

“从前是一个小体制,伯尼和一些助手。现在,他们带来了一个市场团队,并且建立了一个适当的业务结构,而那肯定会产生成本。但是如果你不投机取巧地投资这笔生意,你不可能增收。”

“世界发展非常迅速,建立一个合适的结构对F1很重要。红牛对他们所作的事情、他们的措施,没有任何意见。我们也很乐意了解他们对2021年开始的计划是什么样。”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