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兰•琼斯:F1绝对会在2017年启用“光环”

shares
comments
阿兰•琼斯:F1绝对会在2017年启用“光环”
By: Frankie Mao , 执行编辑
2016年7月25日 下午10:52

在匈牙利大奖赛出任赛会干事顾问的前F1世界冠军阿兰•琼斯认为2017赛季“绝对”会启用驾驶舱保护装置,而刘易斯•汉密尔顿虽然依然对“光环”外观很不欣赏,但也对该装置可能在保障车手生命安全方面的贡献表示认可。

Pierre Gasly, Red Bull Racing RB12 Test Driver running the Halo cockpit cover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running the Halo cockpit cover
Pierre Gasly, Red Bull Racing RB12 Test Driver running the Halo cockpit cover
Adrian Newey, Red Bull Racing Chief Technical Officer with Alan Jones, FIA Steward on the grid
Alan Jones, FIA Steward on the grid
F1 and FIA flags
(L to R): Bernie Ecclestone, CEO Formula One Group, with Herbie Blash, FIA Delegate and Charlie Whit
Charlie Whiting, FIA Delegate with Herbie Blash, FIA Delegate
Jean Todt, FIA President
Charlie Whiting, FIA Delegate with Jenson Button, McLaren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with Charlie Whiting, FIA Delegat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running the Halo cockpit cov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running the Halo cockpit cover
Pierre Gasly, Red Bull Racing RB12 Test Driver running the Halo cockpit cover
Pierre Gasly, Red Bull Racing RB12 Test Driver running the Halo cockpit cover

本周四的策略小组会议将就下赛季是否在F1引入驾驶舱保护装置进行投票,红牛此前也研发了“飞行屏风”,但是在没有获得足够支持后,决定放弃。因此,“光环”成为目前唯一的选择。

匈牙利大奖赛本周五的车手会议上,F1安全代表Laurent Mekis以及长期安全顾问Andy Mellor进行了展示,回顾了从前在F1、GP2、GP3的事故以及如果安装了“光环”可能会有什么不同结果。

自从巴塞罗那季前测试里法拉利首次展示第一代“光环”,围场里就展开了议论,车手之间意见分为二派,而大多数人都表示不喜欢这个装置。

正式确定明年使用“光环”需要在策略小组会议上得到通过,而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明确表示将投反对票,理论上足以阻止这套新装置在下赛季亮相,除非FIA以安全为由强制实施。

“明年会用,我认为绝对会被用,他们已经决定这么做了。”1980年F1世界冠军阿兰•琼斯上周在亨格罗林赛道对Motorsport中文网说。

“一切都是为了安全考虑,为了保障车手的安全,是一件好事。但是就个人而言,我不喜欢。”

作为过来人,琼斯认为是否喜欢“光环”对车手来说并不真的重要,因为归根到底,是否驾驶装了“光环”的F1赛车,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如果不喜欢,他们可以去跑运动车、房车、GT赛事。不然,就留在F1,继续驾驶开篷式驾驶舱的赛车。明年GP2会有’光环’吗?F3会装吗?如果有人真的撞了墙,他还觉得不装’光环’真的没区别,那就有点愚蠢了。”

幸存机会提升17%

上周日GP3第二回合比赛中,马来西亚车手Akash Nandy在起步后发生了一起严重事故,赛车两次空翻一周后车顶着地,好在防滚架足够坚固,让他死里逃生。

现役F1车手中对“光环”最为反感的就是刘易斯•汉密尔顿,他一直对这个装置“不忍直视”,而且认为驾驶舱保护装置与F1的赛车精神相违背。但是在匈牙利参加了展示会后,他坦言“光环”在保护车手生命方面是有作用的,也暗示自己做好了接受“光环”的准备。

“我非常、非常关注这次展示会,我也对安全问题非常、非常重视,”汉密尔顿说,“需要说明的是,’光环’一点都不好看,而且在我看来不符合赛车精神,但同时我们不能忽视一个事实,如果在过去的事故中能用到它,那么车手幸存下来的几率就能提高17%。”

“他们给我们看了一个图像,一辆GP2赛车飞起来后砸在墙上,如果他们当时用了’光环’,那么就可能保护他们。幸运的是那位车手没有受伤,但事故中他很有可能被砍头。但是,我认为朱尔斯的结局恐怕很难被改变,因为他撞上的是一辆重型卡车。”

“但是,我认为我们需要继续进步。我没有试用过,所以只能从它的样子上来判断,而它真的看上去不属于F1赛车。外观上看它真的非常难看!但是就像我说的,你不能忽视我们使用它之后,从严重事故中生还的机会可以增加17%。”

汉密尔顿准备妥协

红牛二队车手卡洛斯•塞恩斯也是不喜欢“光环”的人之一,但是他对自己在展示会上看到的幻灯片照片感到“震惊”,承认接受使用“光环”会是一件纠结的事情。

“你可以看到’光环’有什么作用,可以挽救多少生命。即使我们讨厌它,觉得它不是这项运动的DNA,当你看到那些之后,还是很合理的。”

“我不喜欢光环,但是即便如此,它也是有意义的。这就像你父亲对你说你错了,你知道他是对的,但你不想承认。”

如果可以,大部分车手都希望F1赛车保持现有的外观,哪怕他们知道自己每一次驾驶赛车出场都存在风险。但是,假如策略小组通过决议支持使用“光环”,或者FIA强制实施,车手也只能被迫接受。至少,汉密尔顿的抵触态度已经不如此前那么强烈。

“到了一定的阶段,我们可能不得不把驾驶舱封闭起来,“三届世界冠军说,”我认为这种情况是非常有可能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保护。因为他们说像2009年菲利普(马萨)在这里(匈牙利)的事故仍然可能发生,因为没法避免他的头被(脱落的弹簧)击中。”

“所以我们不应该忽视这些危险。如果有办法让保护措施做得更好,那就没问题;如果没有办法,而又事关安全问题,那么我们只能接受现实(使用’光环’)。如果规则就是这样,就只能接受。”

决定权应归FIA

与汉密尔顿相比,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两次驾驶法拉利赛车,测试了两代“光环”。虽然他认为这项保护技术并没有完全成熟,但他认为FIA的研究结果是可以信赖的,而且只有FIA才具有最终的决定权,而不是车队。

“我们看到的展示已经很明确了。从FIA提到的各种情形来看,(使用驾驶舱保护装置)的结果是积极的,”维特尔说,“现在轮到FIA来推动这件事情。总体来说,’光环’看上去是有用的,所以现在更多的取决于FIA。当然,你可以在策略小组会议上辩论好处和坏处,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信任FIA的研究结果和结论。”

本周四,策略小组就将在瑞士日内瓦开会,对“光环”进行投票。然而,身为GPDA(大奖赛车手协会)干事之一的简森•巴顿也认为,启用驾驶舱安全保护装置与否,不应该由车队——甚至车手单方面——决定。

“我认为我们应该从安全出发来做决定,而且不该完全由我们车手说用还是不用,而是应该由整个F1一起决定,”巴顿说,“如果FIA认为我们不用的话,会有安全问题,那么就把它装上赛车。如果它们觉得我们不用也没问题,那么就不要装。而且我个人认为,这不应该是一个由车队来讨论的问题,因为这是安全问题。” 

Next F1 article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Author Frankie Mao
Article type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