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维特尔从夺冠热门变为被动者?

如果2017年F1车手世界冠军之争是一场1500米自由泳决赛,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比赛完成了三分之二之后触壁转身,在露出水面的瞬间瞥见,刘易斯•汉密尔顿已经超越了自己,而且领先了一个以上的身位……

从澳大利亚到意大利,维特尔在车手年度积分榜上领先了5个月、12场比赛后,却在蒙扎被汉密尔顿第一次在积分榜上反超。紧接着,短短一个月的功夫,英国人几乎一只手触到了锦标赛奖杯。如果这真的是一场游泳,以维特尔的实力或许还能再一次追上,但F1赛车在技术上过于精密,战斗力不由车手一个人说了算。

“势均力敌”还不够

维特尔在赛季前六场比赛里拥有50%的胜率和100%的前二名完赛率,这样的趋势仅次于2011年他第二次——却是第一次以绝对统治之势——赢得世界冠军时。如果法拉利SF70H能像当时的RB7一样保持速度上的优势,德国人显然比汉密尔顿有更大的机会和把握,在今年将于举行的年度颁奖礼上捧起世界冠军奖杯。

他在墨尔本和巴林的胜利,是在精心的比赛策略和赛道行动下取得;在摩纳哥,法拉利趁着梅赛德斯W08“歌姬”般的敏感性——轮胎无法长期保持在正常的工作温度区间,占据了绝对统治力,而维特尔比队友基米•莱科宁晚进站反而抢到领先位置。相比之下,汉密尔顿在中国和西班牙获得了两场胜利,而瓦尔特利•博塔斯则在俄罗斯的获胜。

这样的对比,让梅赛德斯和法拉利从胜绩上看旗鼓相当,但汉密尔顿的两个分站冠军来自两个惊人的比赛周末。他统治了在上海的周末,尽管周五练习受天气影响被浪费;在巴塞罗那的比赛,他与维特尔交替领先,但在正确的时机——虚拟安全车信号触发前以全速进站,而法拉利慢一拍导致德国人不得不减速行驶一整圈——进站赢回了时间,之后在赛道上做出超越。这显示了W08在正常情况下——非高温、非慢速弯居多的赛道——依然占据一定的上风,而且梅赛德斯的整体作战能力比法拉利更加可靠。

Lewis Hamilton, Mercedes-Benz F1 W08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battle for position
Lewis Hamilton, Mercedes-Benz F1 W08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battle for position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加拿大、奥地利和英国的比赛完全被“银箭”统治证明了这一点。汉密尔顿在蒙特利尔和银石这两条打上个人烙印的赛道上完胜。在巴库,如果不是车队在红旗时段结束前为他安装头部保护垫失误,英国人本来也该获胜。巴库虽然在阳光直射下炎热,但比赛时赛道大部分路段都在高楼的阴影里,所以比赛环境变得相对凉爽,正对W08胃口。

那四场比赛里,维特尔只在奥地利拿到第二名,在蒙特利尔和银石毫无机会,而在另外二场,虽然劣势微弱,但决定了胜负。如果法拉利赛车能在属于梅赛德斯的赛道上取胜一次,不仅维特尔将手握更宽裕的积分优势,而且SF70H升级方面的巨大飞跃将给对手的研发工作带去更大压力。

夏休期后在斯帕,跃马还是差一口气,但足以决定汉密尔顿和维特尔起步和完赛的顺序。而法拉利在主场”意外地“没有跟上对手的节奏后,只能把所有的期待放到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却带来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结局。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hitches a lift, Pascal Wehrlein, Sauber C36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hitches a lift, Pascal Wehrlein, Sauber C36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定时炸弹”早已埋下

在新加坡发车后的撞车,维特尔个人的责任可能更大。然而,法拉利在雪邦两车、三次故障的引擎悲剧能否避免?

法拉利在西班牙大奖赛——第五场比赛——就启用了第四个涡轮,在英国大奖赛——赛季第十场——开启升级后的第三台引擎。相比之下,汉密尔顿在银石也只是使用第二个引擎和涡轮。

每一次启用新的动力单元主要部件,理论上都经过了重要的升级。但哪怕是取消季中升级配额以来,如此早地完成三次升级,改善竞争力的同时,是否为了解决隐藏的可靠性问题,只有法拉利工程师清楚。前三个涡轮固然可以循环使用,但赛季最后阶段有更大的可能性启用超过限额的部件,而且万一发生撞车并导致受损,让风险系数增大。

不仅如此,针对FIA出台的“油液燃烧”限制令,法拉利并没有像梅赛德斯那样在蒙扎之前推出新引擎,意味着新的升级版本只能在新规下将每100公里油液使用控制在0.9升,而“银箭”因为在斯帕就用到了第四台升级的引擎,因此油液使用依然位1.2升/100公里。法拉利的逻辑让人难以理解。而蒙扎的比赛结果,显然令跃马倒吸一口冷气。

在新加坡的撞车后,法拉利检查认定维特尔的引擎平安无恙,可以继续在马来西亚使用。然而,冥冥之中引擎的“定时炸弹”终于还是在雪邦周六的最后一节练习结束前“引爆”。车队初步检查认为是电子系统故障,为了彻底避免,才紧急更换一套已经准备好的动力单元,包含了升级后的第四台引擎和第四个MGU-H,其他四大部件则是此前已经启用的。这套动力单元原先计划在奥斯汀开启,但为了不时之需——更多的就是为了防止旧款出现问题,车队在马拉内罗组装完成后带上今年最后一次亚洲之旅。

Maurizio Arrivabene, Team Principal, Ferrari with the helmet of Sebastian Vettel
Maurizio Arrivabene, Team Principal, Ferrari with the helmet of Sebastian Vettel

Photo by: Glenn Dunbar / LAT Images

又是墨菲定律。哪怕赶上了排位赛,但这套新动力单元还是在维特尔驶上赛道不久便出现问题,而他来不及做出有效的单圈时间。车队初步猜测是涡轮和引擎的连接出了差错问题,究竟是在雪邦紧急安装时出现的,还是在马拉内罗就留下了祸根,只有仔细检查后才能知道。

至于发生在莱库宁身上的悲剧,可能比维特尔更受挫。按照法拉利在雪邦的速度和维斯塔潘第四圈就超越了汉密尔顿,芬兰人又一次错过了2017年获胜的最好机会之一,而这也没给维特尔帮上任何忙。芬兰人的引擎问题与维特尔第一次的故障是否相同,也成为一个悬念。

连续二场比赛发生四次意外,只有一辆车次完赛。这对法拉利,已经可以用“惨剧”来形容,更别马拉内罗出厂的动力单元向来有着不错的可靠性。

法拉利主席塞尔吉奥•马奇奥内”一怒之下“又要对车队进行调整,谁会成为”替罪羊“尚且难说。自从詹姆斯•埃里森离开后,当前马拉内罗里,没有绝对的明星技术骨干,每个部门都在新的体系下协同作战。如今担任技术总监的马泰奥•比诺托原先是动力部门主管,在他的带领下,技术团队至少今年在赛车竞争力上有了质的提高。但是依照马拉内罗的”传统“,变化势在必行,而如果维特尔最终无法翻盘,黑锅一定有人要背……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0H collides,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3 and into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0H collides,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3 and into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Photo by: Andrew Hone / LAT Images

维特尔个人责任

34分,这是本赛季汉密尔顿和维特尔之间的世界冠军大战中出现的最大的分差,只是现在变成了德国人落后。汉密尔顿在蒙扎今年第一次成为积分榜领头羊后说,他希望能在紧接着的比赛里甩开对手两位数,这样才能考验维特尔的韧劲。事实恰如英国人所愿。

34分,这是战斗上演以来,汉密尔顿和维特尔之间的最大分差,不过俩人的次序发生了改变。汉密尔顿在蒙扎今年第一次成为积分榜领头羊后说,他希望能在紧接着的比赛里甩开对手两位数,这样才能考验维特尔的韧劲。事实恰如英国人所愿。

虽然本赛季已经四次获胜,但是维特尔对胜利的心气,不如当初他蝉联世界冠军的那四年。撇开2010年第一次争冠时经验尚浅和2011、2013年两次势如破竹,他在2012年靠着下半程发力实现逆转时,头脑冷酷、心理镇定,在赛道上彰显出舍我其谁的霸气。

然而今年在巴库对汉密尔顿的那一撞,让人对维特尔的心理状态,抱有几分怀疑。当然,2013年他在马来西亚从韦伯手里硬“抢”胜利,就已经证明他的”黑暗面”。但即便如此,在阿塞拜疆的那一刻,可能只有塞纳、舒马赫能够理解。事后来看,如果维特尔没有冲动,他可以趁着汉密尔顿的倒霉,赢下阿塞拜疆的比赛。那对他就是13分的净胜分,因为看起来第四名将是汉密尔顿回追的极限。

事实上,巴库是今年到目前为止,汉密尔顿唯一背运的比赛。反观维特尔,在银石,幸运女神就同他开了玩笑,莱库宁的爆胎让他上升到第三,但眨眼的功夫,他也遭遇了轮胎问题,而且不巧的是刚刚经过了维修区入口。结果,芬兰人又回到了第三,而维特尔这一下就从15分变成6分。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8,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8,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如果没有这两次插曲,维特尔与汉密尔顿应该在新加坡比赛前,还处于胶着状态。德国人不至于落后28分,背上非胜不可的压力。而一切阴差阳错,造成了他在起步不利的情况下,选择了去对维斯塔潘关门,而偏偏莱库宁处在他的视觉盲区,最后两人发生了不可挽回的碰撞。

纠结这次事故,不会帮助维特尔追回积分,而是重新对年初用过的单片方向盘离合器寻找感觉,希望改进发车。到了马来西亚,他声称自己已经翻篇,单对任何有关他心理反应、争冠压力的话题,一概明确拒绝回答,而是强调对法拉利赛车竞争力的信心和自己的耐心。更加现实的问题是,现在法拉利赛车能否真的在最后五场比赛里为他提供能够与汉密尔顿抗衡的竞争力,而可靠性麻烦是否还会缠绕着他不放。

维斯塔潘在雪邦算是救了维特尔一命,让汉密尔顿少得7分。所以从数学上来说,如果维特尔最后五场真的全胜,那么无论汉密尔顿成绩如何,他都可以翻盘。

“我相信我还是有机会赢下世界冠军的,只要尚有机会,我就会争取全力用足它,”维特尔在到达铃鹿后说,“我们的赛车有足够的速度赢下前二场比赛,没能获胜与速度本身无关。所以,最后五场比赛我们也能争取胜利。作为落后的一方,现在的局面很简单,那就是要全力拿分,比梅赛德斯拿到更多。”

然而,铃鹿的排位赛结果对维特尔并不乐观,他落后汉密尔顿的杆位时间将近0.5秒。而英国人明确表示不会在最后五场比赛里保守,因为他想赢得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有人会说,如果谁能上演大翻盘的好戏,那么就是维特尔,因为他在2010和2012年都做到了。但是,迄今不会总是发生……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Photo by: Charles Coates / LAT Images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塞巴斯蒂安 维特尔
车队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