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在银石”无意识地“害了博塔斯?

shares
comments
梅赛德斯在银石”无意识地“害了博塔斯?
By:
2019年7月15日 上午10:53

瓦尔特利·博塔斯没有在英国大奖赛的周日比赛中犯任何错,但刘易斯·汉密尔顿在比赛中选择了不同的策略后第六次主场获胜。梅赛德斯计划中的对等策略怎么会”无意识地”害了芬兰人?

赛前无论F1技术团队还是轮胎供应商被耐力都给出了二停是最佳策略的预测。但是即便是记者们也会讨论这种策略,但按照以往的比赛趋势,大多数车手都会用一停跑完比赛,而且硬胎看不出无法坚持到底。

第13圈,战斗激烈的查尔斯·莱克勒克和马克斯·维斯塔潘同圈进站。用软胎起步的摩纳哥人换上中性胎,而荷兰人换上与起步时一样的中性胎。他们显然选择的是二停,因为他们的目标不只是第三名,还希望像两辆梅赛德斯赛车发起追击。很明显的是,法拉利和红牛区分了各自车手的策略,皮埃尔·加斯利在前一圈换上了硬胎,而从第六位发车的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则延长第一阶段。

对等策略

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在赛后解释说,车队在周日上午的准备会上就决定两名车手采用“对等策略”,让处于第二位的车手在第二阶段用硬胎。

“因为如果给他们用一样的轮胎,可能比赛就会以那样结束,”奥地利人说,“所以我们采纳了他们的建议,决定让处于第二位的车手在中间一个阶段用对等的策略——换硬胎。”

“我们不是很确定能不能做到一停,更多的是认为需要两停,这也是因为我们缺少硬胎的数据。比赛中就是这样执行的,显然他们俩人在比赛里的驾驶都相当优秀,俩人本来都配得上赢得比赛,而安全车正好帮了他们中的一个人。”

在汉密尔顿与尼科·罗斯伯格的“内战”时代,就出现过因为车队策略上的不同而让俩人之间、与车队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换成了博塔斯之后,不可否认梅赛德斯内部的气氛轻松很多,但在俩人的战斗中,德国车队并没有在策略上给外界落下口舌。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and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 lead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SF90, and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Photo by: Joe Portlock / LAT Images

然而在银石——汉密尔顿的主场——当博塔斯在开局以强硬的表现抵挡住队友的进攻后,却因为策略不同而丢失了先机,而且在安全车出动后没有进站,不可避免地引起外界的困惑甚至对梅赛德斯是否偏心汉密尔顿的猜疑。对此,沃尔夫坦言车队犯了“无心之过”。

“这是很公平的论点。我们觉得采用他们的建议可以让比赛有意思一些——在很多情况下效果都是一样的。我们知道他们会发生交战,但是可能策略上可以不同,所以这就是我们所做的尝试。”

“事后来看,争论的点是——我认为我们需要研究——我们无意识地优待了某个人,但我们并不想那么做。这肯定也带来了更多经验和更多数据,让我们判断今后是否想这样做。”

对于为何不在安全车下再把博塔斯召回换上硬胎,沃尔夫解释说:“在那个阶段,有两种针锋相对的争论。我们当时仍然不确定一停是可以做到的,所以我们用了对等的策略。另一方面,我认为他可能出站后会落到塞巴斯蒂安的后面,因为塞巴斯蒂安跟得很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当被提醒法拉利就是在第20圈——与汉密尔顿同时——让维特尔进站换上硬胎,梅赛德斯车队主管说道:“我们当时不知道他会进站。所以我认为没有让瓦尔特利进站是正确的决定。”

汉密尔顿“选择”一停

汉密尔顿和博塔斯在赛后的国际汽联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了关于赛前定下的“对等策略”。当时,刚刚与胜利擦肩而过的芬兰人表示,没有计算到一停可以实现是“失误”,但是他没有责怪车队的意思,而且解释说因为对硬胎没有数据的支撑。

比赛后期,就在博塔斯倒数第五圈第二次进站前后,梅赛德斯曾两次做了让汉密尔顿进站的准备,机械师们已经就绪却在最后取消。而英国人不但没有进站换胎,而且在最后一圈刷新了全场最快单圈时间,比博塔斯的努力快了0.037秒。

对于其中造成的疑惑,汉密尔顿在开完比赛报告会后再次坐到文字媒体面前时做了澄清:“我们应该是要做两停的,但是我选择一停。”

“不是我们同意了那么做,而是我们可以。我考虑了其他选择。当然我一直想去尝试抵消。波诺(汉密尔顿比赛工程师皮特·波宁顿)在无线电中问我想换什么轮胎?我说我想用硬胎。我们当时知道可以做到一停吗?并不知道。”

“当我换上硬胎后,它的表现力相当强,看起来不会很快就消耗,所以我决定留在外面(不做第二次进站)。即使当时我有足够的优势再停一次,我不想增加风险或给伙计们带来更多工作和压力。所以我决定就用硬胎跑完比赛。”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leads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10, leads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W10

Photo by: Andy Hone / LAT Images

此前已经五次在银石获胜的汉密尔顿,当然渴望为自己锦上添花,而且第六次将是破纪录的成就。杆位争夺惜败给博塔斯后,汉密尔顿没有沮丧或不满,只不过他追求胜利的决心,从比赛伊始就有目共睹。事后,他承认自己对如何进行本场比赛,有自己的计划。

“现在可是好日子,能够选择自己的策略,因为你知道每一次策略总是很难看清楚并做到完美,”他说道,“今天原本我应该从起步后就节省轮胎,但是我从一开始就全力出击了,这肯定没有人料到。瓦尔特利绝对没有想到。”

“就周五的长距离练习来说,其他人的轮胎都出现了巨大的滑坡,但是我做得最好。我相信大家都会想看我的数据来了解我是如何节省轮胎的,然后试着复制。但是我恰恰反其道而行之。我尝试攻击,愿意冒一定的风险去超车。我们的战斗非常精彩,感觉相当棒。我希望我们可以更多地像这样比赛。”

五个世界冠军在手、80场大奖赛胜利,汉密尔顿无疑是当今最懂得如何赢下比赛的车手,而且随着比赛经验的不断累积,他对比赛的解读、对策略的分析也越来越熟练。

“我之前研究过策略,因为在进站之后,如何运用策略是有不同方式的。出站的那一圈如何对待轮胎,是给轮胎施压还是不施压;这些都是策略的不同附加物。我非常清楚策略的其他选项。”

“今天我要搞清楚的就是,我如何才能超过他。如果我不能在赛道上超过他,那么我怎么做才能在车速和轮胎寿命都其他方面做得比他更好。”

“我已经在上午决定要在比赛的第二阶段里用硬胎。这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困难的决定,因为我们只有一套硬胎,没有用他来做长跑练习——我认为只有1-2支车队做了。所以我们能在速度上跑多快,其实我们不知道。”

“当来到我快要进站的时候,我知道我会换上硬胎,我认为他在我的窗口里1.5秒左右,所以我出站后会落后1.5-2秒,回到先前的位置上。不过因为轮胎可以新5-6圈,就需要我去追他。”

“然后安全车出来了。它出来后让轮胎能在几圈里减少压力,所以我这时候就已经知道轮胎等于有了额外的寿命。然后我逐渐进入节奏,我很确信我就用这套轮胎跑完比赛。”

博塔斯第二次进站后,汉密尔顿显然是有足够的优势再换一次轮胎,但是他选择不那么做。并非他担心换胎过程可能出错,而是“当你觉得已经到手的东西可能从指缝间溜走时——我的生活里已经失去过一些东西,不是因为我的错、而是情况使然——所以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如果没有安全车……

对于汉密尔顿的做法,沃尔夫表示理解,尽管他认为那是半对半的情况,“因为如果出现安全车,你用硬胎的话就会暴露在攻击之下”,而且车队一度在还有七圈时担心他的轮胎会起泡。

近几年来,银石都有出动安全车(或虚拟安全车信号)的纪录,但是相比一些其他赛道,安全车需要登场的概率并不高。因为哪怕维特尔追尾维斯塔潘后,红牛车手在那样的情况下驶出砂石区后重新投入比赛,除非万不得已——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停在难以清理的地带,安全车并不需要出现。

那么如果上周日没有安全车,比赛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汉密尔顿觉得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他在第16圈进站,我的计划是尽可能地去抵消时间。我多跑了四圈——其实可以再多跑1-2圈。当时他没有追我,他原本应该来追的,但他没有那么做。所以我控制着相同的差距。他出站后,在我的时间窗口内0.7秒左右,所以我应该在进站时多建立0.7秒的差距。接着变成了一秒,而后是1.5秒,之后就一直保持在1.5-2秒。如果我再多跑一圈,可能就会是2.5秒,而我会换上全新的硬胎。”

“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就待在他的后面。而他之后还需要进一次站。所以我仍然会有21秒的优势。所以,有没有安全车其实没有太大区别。即使我在他后面,我肯定会去尝试超过他,只是事后来看,我不需要那么做。”

银石的比赛后,博塔斯又被队友扩大了八分的优势,总计落后39分。芬兰人好不容易走出前几场相对低迷的状态,甚至提升到了“博塔斯2.1版本”,却还是无法拿下关键的胜利,但他只能往前看。

“老实说,我认为就我的比赛速度来说,我今天原本可以获胜。比赛最后时刻可能会上演硬碰硬的战斗,但就这样了。这是继继的地方。真的只有往前看。这样的事情,你无能为力。我能做什么?最好往前看。

沃尔夫补充说:“必须说的是,瓦尔特利在比赛中的表现相当出色,他本来理当获胜——他们俩都理当获胜,但是策略和安全车正好跟他对着干,运气非常不好。”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and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 in Parc Ferme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and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 in Parc Ferme

Photo by: Zak Mauger / LAT Images

Next article
维特尔承认在追尾维斯塔潘事故中出现判断失误

Previous article

维特尔承认在追尾维斯塔潘事故中出现判断失误

Next article

维斯塔潘:莱克勒克对于奥地利仍然“耿耿于怀

维斯塔潘:莱克勒克对于奥地利仍然“耿耿于怀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英国大奖赛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