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Formula 1
03 7月
-
05 7月
Event finished
10 7月
-
12 7月
Event finished
17 7月
-
19 7月
Event finished
31 7月
-
02 8月
Event finished
See full:

诺里斯以为会错过领奖台机会

shares
comments
诺里斯以为会错过领奖台机会
By:
2020年7月6日 下午1:01

在奥地利首次登上F1领奖台的兰多·诺里斯坦言,他一度以为自己会错失良机,而迈凯伦领队安德雷亚斯·塞德尔认为英国人已经“迈入了下一步”。

诺里斯成为2020赛季揭幕战奥地利大奖赛中最大的亮点。就在基米·莱科宁轮胎脱落撞车引发的最后一个安全车时期过后,诺里斯被自己压制了几乎整场比赛的法拉利车手查尔斯·莱克勒克超过,落到了第六。

但是迈凯伦车手奋起直追,在先后超过队友卡洛斯·塞恩斯和Racing Point的塞尔吉奥·佩雷兹之后,他在比赛的最后一圈创造了全场最快单圈时间,成功把与刘易斯·汉密尔顿的差距缩小到5秒之后。由于梅赛德斯车手因引发与亚历山大·阿尔本的相撞事故而被罚时,诺里斯在F1生涯里第一次获得了前三名成绩。

赛后,英国小伙兴奋异常,但是坦言自己一度手忙脚乱。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真的很高兴,昨天(排位赛)之后我就很高兴,我们把自己的能耐最大化地发挥了出来。

“我们比原先的预计做得更好,因为我们知道法拉利很强,并且Racing Point也会很强。我认为今天的比赛凸显了我们需要在整场比赛中始终努力向前。

“赛车比去年更有竞争力真的很好,你能够始终在安全车过后重新比赛时加入争夺等等。我是如此高兴,因为很容易就可能是与现在相反的结果。在查尔斯超过我之后,我落到了第六。

“那有点像走下坡路——我已经乱了手脚,锁死、跑偏——但是我知道赛车有很好的速度。我需要全神贯注。佩雷兹受到处罚后,我试着超过他。我的超车有点激进,但那个时候我需要那么做。

“之后刘易斯收到了5秒处罚,我直到最后一圈才追上他。我认为起先最后一圈开始时(差距)大概是5.8秒的样子,然后我缩小到了4.8秒……如果我没有做出全场的最快单圈——我对此很骄傲,我就不会坐在这里。我想感谢车队。我现在可能话太多了,但我真的超级开心。”

今年是诺里斯在F1的第二个赛季。他在奥地利的排位赛里拿下第四名,当汉密尔顿被罚掉3个发车位后,他前进到第三位发车。比赛中,他始终处于领奖台边缘的位置。

新赛季第一个周末,诺里斯在每个阶段可谓一步一个脚印。迈凯伦领队塞德尔认为他已经在去年的水平上实现了进步,并相信随着信心的积累,他将有更多出彩的表现。

“对一名车手来说,重要的是延续这种势头,因为这会给他带来在排位赛和正赛的重要时刻克服困难所需要的的信心,”塞德尔在迈凯伦赛后的视频新闻发布会上说。

“兰多去年就很出色,他正在建立自己的势头。你可以看到,去年开始的时候他在比赛开始时小心翼翼,当他有了一点信心之后,跑了几场比赛之后,他就加入了争夺。”

Lando Norris, McLaren

Lando Norris, McLaren

Photo by: Charles Coates / Motorsport Images

“凭着他与车队在冬歇期完成的工作,我认为他仅仅是又迈出了一步。我和车队都非常非常高兴,所以今后他可以为我们取得很棒的成绩。”

“兰多以那样的方式克服困难令人侧目,如果你看他整个周末的表现,他所实现的成绩很厉害。这也显示了正如我们对他的期待,他已经迈入了车手的下一阶段,这是你经历了F!新秀赛季之后会抱着的期待。”

“他很好地总结了去年的赛季,研究了他本赛季他可以如何准备得更好。他在个性和性格方面都成长了。”

迈凯伦澄清“诺里斯体温视频”原委

20岁的诺里斯自进入F1之后,就成为活宝,还被形容为“年轻版的里卡多”。赛后在个人Twitch平台上,从不饮酒的他觉得香槟酒“很难喝”。

这是F1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第一个比赛周末。正赛之前,一段与诺里斯有关的短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视频中,诺里斯和个人训练师在进入围场检测体温时疑似因温度过高被拦下,随后他的训练师拿冰水搁在额头后,再次让赛道工作人员进行测量。

这段视频不由让人猜测诺里斯与他的训练师是否拿防疫措施当儿戏。但是迈凯伦做出了澄清,还原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事实上,这次事件发生在周四上午。诺里斯俩在测量前额温度时的确读数过高,但是达到不正常的50摄氏度。因此诺里斯的训练师建议重新对太阳穴或者内耳进行测量,并且解释为何那些位置的读数会比较正确。

为了证明自己的理论,他把冰水在自己的额头敷了几下。之后,安检人员在测量时,读书显示30摄氏度,同样低于了生病的标准。最终,赛道人员对准诺里斯和训练师的太阳穴重新测量体温,得到了正常范围的数值。

上周,诺里斯和他的训练师在周一车队出发前往奥地利前接受了咽拭子核酸检测,随后又在周三再次检测,都得到了阴性的结果。

到目前为止,F1方面已经对在红牛环的现场人员进行了大约6000份核算检测,没有一例呈阳性反应。

梅赛德斯曾考虑最后时刻调换博塔斯/汉密尔顿顺序

Previous article

梅赛德斯曾考虑最后时刻调换博塔斯/汉密尔顿顺序

Next article

汉密尔顿将继续支持种族平等行动

汉密尔顿将继续支持种族平等行动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奥地利大奖赛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