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F1需要改变,但还远不至于陷入危机

shares
comments
评论:F1需要改变,但还远不至于陷入危机
Jonathan Noble
By: Jonathan Noble , Formula 1 Editor
2016年4月21日 上午1:02

F1需要在许多重要的事情上做出大的改变,但这项运动是否已经处于危机中?Jonathan Noble认为:还差得远呢!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eam in parc ferme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eam W07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F1 Shareholder and Executive Director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and Daniil Kvyat, Red Bull Racing in parc ferme
Daniil Kvyat, Red Bull Racing RB12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leads
Jenson Button, McLaren MP4-31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with media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Start action

在F1运动里,人们早已习惯了公众的批评声。即使车迷、媒体、车手或是车队领队没有抨击他们不满意的事,伯尼•埃克莱斯顿本人也会为了尽力挖掘商机,而大肆评论一番。

然而,在过去的几周里,这样的叱责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层面。公众的注意力已经从赛道上的景况进而转移到了F1的政治架构、比赛周日程和商业平台。事实上,观看了最初三场大奖赛的人都会被新的轮胎选择规则深深吸引。各支车队间逐渐缩小的速度差距,也让现在的比赛越发精彩。

听听围场里各支车队的声音,我们正见证F1以一种全新的模式呈现在观众面前,那些车库里成排的计算机模拟器和车队工厂的努力成果不再是比赛结果的决定性因素,相反,想要取得理想的成绩,越来越由车队和车手们的主观努力所决定。这对车迷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即使没有领先集团在前方为了冠军拼个你死我活,比赛仍然非常精彩,对于观众来说,这是一种收获。难以相信,在过去全部三场比赛里,我们还没能目睹法拉利和梅赛德斯两个车队之间原本应该激烈万分的“银红厮杀”。

墨尔本的红旗、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巴林的引擎故障和基米·莱科宁糟糕的起步、外加中国大奖赛上两台跃马战车在一号弯“自相残杀”,让我们错失了一场精彩的冠军之争。但是这一天总会到来,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必定不负所望。

危机不可忽视

正如你很难不会喜欢上今年的比赛,你同样无法忽视赛场外越来越响的批评声。

摇摆不定的淘汰制排位赛、“结构不良”的管理体制、小车队们的财政压力、分而治之的政治运动以及下降的收视率都使F1的“危机论”进一步激化。但是,我不认为“危机”这一说法是正确的。F1的确在一些方面必须改变,而管理体制和一个更公平的商业权益收入分配制度是当前的整改重点,但这表示F1大奖赛就真的要完蛋了吗?或者它不过是暂时遇到了困难?

是的,也许它过于民主的构架正如一个铅锤,阻止了F1做出快速而积极的改变,但是在围场里没有一个人认为现有的系统不需要变革。随着各方面都已经达成共识,F1一定会在2020年后的时代(编者注:现行《协和协议》将在2020年到期)更趋完善。这些变化中同样会包含一个更合理的奖金分配制度,因为只有极少数的人赞同当下严重偏袒大车队的分红形式。

奖金分红有待协调

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如果小车队得到的奖金补助少于大的厂商车队,那么他们很难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获得成功。就像索伯车队那样,他们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当F1拥有现在如此庞大的资金流时,他们不应该还在生存线上挣扎。

一个正确的奖金结构对F1的发展同样意义重大,这意味着F1正走向一个新的时代,车队们能够从这项运动的总体收入中获得更多保障。

曾经有一段时间,大赞助商进入F1成为车队的冠名赞助,帮助他们与竞争对手分享财富,为车队提供资金支持,获得胜利。近几年,伯尼•埃克莱斯顿已经抓来许多大名鼎鼎的公司成为这项运动的全球合作伙伴,例如:阿联酋航空、劳力士、瑞士联合银行等。这些名字和Logo都被张贴在了赛道上,而不仅仅是赛车上。

当然,这些收入作为商业权益的一部分,车队们也能够分得一杯羹,但显然,这笔收入远远比他们直接获得赞助要少得多。

依然充满利益诱惑

F1决定取消免费电视播放、转投付费电视版权收入的想法似乎与一切美好的愿望背道而驰。付费电视的引入导致公众的关注度随之减少,因此限制了更多潜在的赞助商参与进来。

正是这一决定导致了F1的收视率下滑,与比赛本身或规则制度无关。从表面上看,收视率的下滑是F1受欢迎程度大跳水的明显证据。但是,网站流量和社交网络的参与度空前热烈(Motorsport.com的点击率在今年打破了原有纪录),这也证明了F1的观众并没有减少,只是观赛习惯发生了变化,车迷们选择了一种与十年前不同的消费方式。

面对信息时代的挑战,F1没有能够做出积极应对,而或许F1在这一关键领域的表现将会决定这项运动未来几年的成败。毕竟,如果你没有办法吸引到年轻观众——在未来追随F1的年轻一代人,那么所有的希望就此破灭。

F1必须聪明地规划出一条线路,既不会损失Sky这样的10亿英镑天价合同,也不会忽略那些能够吸引到广泛关注的数字平台,只有这样,才能赚得更多利益。

Sky的垄断曾经在一时间激起了颇多非议,但是现在预测三年后我们会如何消费动态影像是不可能的。我们还会不会有热情和兴趣在周日下午坐在一个逐渐变暗的房间里,花上两个小时的时间对着一个电视机看比赛?

也许到那时候,任何Google、Facebook、Twitter、Amazon的结合体都会介入其中,改变我们消费体育和娱乐的方式(甚至设想一下我们的手机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F1必须确保,当这些革命发生时,它已经站在了时代的最前沿。

显然,在F1的花园里,并非一切都是玫瑰色。但同样,如果它一无是处,Sky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地为10亿英镑电视转播权埋单?像吉恩·哈斯这样的生意人又怎么会从中见到商机,组建一支新的车队?雷诺又怎么会投入那么多资源只为了留在这里?F1又怎么会信誓旦旦地把新的赞助商从足球运动中吸引过来?

F1眼下的确存在着问题,但是没有跨不过去的砍。而且,威胁这项我们所深爱的运动存在下去的危机(至少短期内)并不存在。

 

翻译/Luiny Kong 

Next F1 article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Author Jonathan Noble
Article typ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