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汉密尔顿抗旨不遵给梅赛德斯2017年制造了难题

shares
comments
评论:汉密尔顿抗旨不遵给梅赛德斯2017年制造了难题
Jonathan Noble
By: Jonathan Noble
2016年12月1日 上午1:43

刘易斯•汉密尔顿在阿布扎比的大决战中无视车队要求他加速的指令后,这段插曲将对梅赛德斯和其车队内部协议的演化带来怎样的影响?

尼克·罗斯伯格, 梅赛德斯AMG车队 F1 W06赛车,执行进站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passes team mat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and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battle for po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with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F1 Shareholder and Executiv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makes a pit stop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F1 Shareholder and Executive Directo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an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Podium: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second plac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celebrates his second position and World Championship at the end of the ra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ith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n the FIA Press Confer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crosses the finish line at the end of the race with second place World Champion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在F1中,车队指令永远不可能受到欢迎。因为任何时候,车队通过指令介入赛道上所发生的事,通常都会让车迷扫兴。但是,无论是为了让车手守住位置、告知车手互换位置,还是如我们在阿布扎比所见的,督促一位车手为了避免输掉比赛而快马加鞭,无论过去还是将来,它都将是F1的中必然产物。

只要一支“车队”拥有两名车手,有时就会不可避免地出现,驾驶舱中的二者与车队老板们产生利益冲突。

上周日就出现了这样的场面,梅赛德斯要求汉密尔顿提速,以避免被更快的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超越而使车队丢掉胜利,但遭到了英国人的拒绝。这不出意外地引来了正反两面的评论。

一方面,有人觉得汉密尔顿的做法完全正确。因为作为赛车手和领头羊,通过控制速度,来为自己争取赢得世界冠军的唯一机会无可厚非。

对立的观点则是他的反抗是任性和自私的,因为这样的做法就是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车队之上,而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争取比赛胜利。。

在这一场合,所有的观点都是完全说的通的。双方的立场也是完全合理的。针对这一问题没有明确的正确和错误的答案。双方的辩论单纯的只有保持各自的不同意见。

但是汉密尔顿在周日的所作所为,影响超出了单纯为了赢取年度冠军而实施的一次性战术。它不仅仅是在争冠紧要关头的个人欲望,而是挑战了梅赛德斯从2014赛季——当他们的车手明确有机会争夺世界冠军时就开始——所坚持的原则。

一路走来,包括上个星期,梅赛德斯确立了两位车手必须遵守的严格条约。这些条约帮助汉密尔顿取得了无数成功,但也让他在周日被要求“加速”后感到深受伤害。

去相信两位车手在比赛中可以完全不受束缚、按自己意愿行事的想法是错误的。因为梅赛德斯已经定下了明确的协议和约定,确保他们的竞争尽可能自由、尽可能公平,也不会妨碍到车队的利益。

这些约定之一,举个例子,涉及到进站的时机。自从2014年,车队就确立了程序,上周日也不例外。那就是比赛的领跑者拥有理想进站策略的优先权,来避免被其他赛车通过进站所超越。

如果没有达成这样的协议,那么梅赛德斯就会陷入俩人持续为先进站(如果坚持更久更有优势的话就是晚进站)而战。如果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进站,那么事情不可避免地会变得很极端。他们会单纯地为了压倒另一辆“银箭”而采取错误的策略。这会给其他的车队敞开大门,让他们抓住机会利用最好的策略赢得比赛。

周日进站的协议就同前20场比赛一样有效。你能否想象出现这样的争议(以及汉密尔顿的反应):如果罗斯伯格“无赖”地要在二停时先进站,利用轮胎和赛道位置的优势来超越自己的队友取得领先,从而锁定自己的世界冠军?

这样的行为,是否会和汉密尔顿反抗加速的指令一样,被认为是正当的呢?总而言之,这是本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一切都是公平的竞争,不是吗?

事实上,汉密尔顿一方面很高兴车队通过“指令”来帮助他在比赛早些时候获得更好的进站策略。因为这意味着比赛中领先的他,在完成进站后仍然可以保持领先。但是他不满车队为了保全胜利,牺牲他个人争夺得年度冠军的机会。

那么,在一场决定年度冠军归属的比赛中,藐视车队指令的行为,是否比在其他那些迫切需要大把拿分的比赛里来得更情有可原呢?

让我们的思绪回到今年的摩纳哥,那时汉密尔顿在进站后落到了更慢的罗斯伯格的后面。梅赛德斯阵营里已经敲响了警钟,开始担心胜利有可能落入丹尼尔·里卡多之手。

于是指令被给到了身为当时积分榜领跑者的罗斯伯格。车队通知他让过他的争冠对手汉密尔顿。德国人毫不犹豫地就让到了一边,为汉密尔顿赢得胜利打开了大门。

如果当时,罗斯伯格也和周日的汉密尔顿一样,把队友阻挡在身后,那么或许积分就会发生逆转。德国人可能不需要等到阿布扎比就有足够的积分加冕冠军。那么这样,车迷们是否会像周日在阿布扎比为汉密尔顿辩护那样,为罗斯伯格的行为辩护?

周日发生的一切所蕴含的巨大哲学意义,也正是梅赛德斯的管理层如此受挫的原因。因为无视指令,意味着汉密尔顿是在挑衅车队在过去三年已经树立起的准则。

那么,如果再次有指令要求罗斯伯格让道,他是否应该就此无视?即使处在后面,他也是否应该尝试去把握早进站超车的机会?在阿布扎比之后,事情不再那么一清二楚了。

要给出答案并不容易。同时毫不意外的,是梅赛德斯也仍然在权衡他们应该如何应对。我们可以忘记关于给予汉密尔顿重大纪律处分的话题,也用设想梅赛德斯会采用一个让所有人都自由竞争的策略,因为那会把他们的胜利置于险境。

但是倘若梅赛德斯摒弃当前的政策,改为使用更多的指令局限比赛,那么今后的比赛注定将让我们非常失望。

 

翻译/马力欧

Next article
劳达:汉密尔顿的策略注定失败

Previous article

劳达:汉密尔顿的策略注定失败

Next article

维伦纽夫:“汉密尔顿成全罗斯伯格实至名归”

维伦纽夫:“汉密尔顿成全罗斯伯格实至名归”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