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汉密尔顿在2016年的最后表现是否会落下“后遗症”

shares
comments
评论:汉密尔顿在2016年的最后表现是否会落下“后遗症”
Charles Bradley
By: Charles Bradley
2016年11月29日 下午12:19

阿布扎比大奖赛尾声,汉密尔顿藐视无线电通信的行为,是否会导致他在2017赛季时处于不利之地?

Lewis Hamilton, Red Bull Racing and Scuderia Toro Advisor / Channel 4 F1 Commentator on the podium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crosses the finish line at the end of the rac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he podium: second plac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his World Championship with race winner and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he podium: second plac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his World Championship with race winner and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with second place World Champion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in parc ferm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his World Championship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his World Championship with wife Vivian Rosberg and mother Sina Rosberg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takes the chequered flag at the end of the ra

没错,在团队(team)里没有“我(i)”,但是在刘易斯·汉密尔顿的名字里,却有两个“我”。

但是考虑到F1是一项纯粹的团队运动,就像足球和橄榄球一样,因此难免会忽略其最重要的事实之一,那就是方向盘后面的车手才是真正的明星。所以当汉密尔顿在和队友竞争,尤其是在争夺世界冠军的时候,这注定会和团队精神产生冲突。

梅赛德斯期望汉密尔顿——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典型的赛车手——在阿布扎比的比赛中服从车队的指令,实在是不太现实。车队可以期待他不要做任何的傻事,比如尝试把罗斯伯格挤出赛道,如同希望德国人不要故意地把自己的队友冲撞出赛道。

汉密尔顿唯一现实的手段,就是占据赛道位置,压制罗斯伯格,让他被红牛和法拉利追上。这也是最后他所做的。

人称“捣蛋鬼”的盖哈德·博格在赛前表示:“刘易斯必须全力以赴。他需要在某些时机创造一些骚动。如果尼科完成比赛,那么汉密尔顿就不会成为冠军。所以刘易斯必须要搞点小花头。”

如果是塞纳和舒马赫会怎么做?

在倒数五圈的时候,汉密尔顿按照慢、慢、快、快、慢的顺序控制着车速。一个想法闪过我的脑海:“当塞纳和舒马赫处于这样的境地,会如何做?”

一开始,我很肯定他们也会无视和公开藐视车队要求他们加速的指令,就像汉密尔顿那样。车队想要的结果将会是他们脑中最后考虑的事。他们甚至有可能在最有一圈的某个慢速弯的弯心,直接“停车”,尝试刮掉罗斯伯格的前翼?是的,有可能!

但是那不是汉密尔顿的作风。相反的,他带着一些情绪在无线电通讯中表示:“我不在乎赢还是输掉这场比赛。”这无疑对于车队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来说无疑是一句挑衅,这时帕蒂·洛维会怎么做。

纷争缘起巴塞罗那

在经过了巴塞罗那的同归于尽撞车之后,两位梅赛德斯车手收到了严厉的警告(在奥地利之后也是如此)。可以理解的是车队给出了种种威胁,来提醒两人不要再重蹈覆辙。

我认为这等于告诉汉密尔顿在周日的赛后接受马丁·布伦戴尔的采访时,如果被问及他是否在西班牙的事故后威胁退出这项运动时,不要直接回答“不”。我们又陷入了英国人“让我考虑下将来”的套路。烟雾缭绕扑朔迷离……

但对汉密尔顿来说可悲的是,正是引擎冒出的青烟葬送了他的马来西亚大奖赛,让他失去了世界冠军。但是回到周日的晚上,他对于一个直接指令的顽固反抗,是否可以几乎被视为是违反合约呢?或者车队管理层是否会考虑他的行为情有可原呢?

但是,汉密尔顿的推特会让你相信,这些无线电指令是梅赛德斯为了让罗斯伯格获得他们一直渴望的冠军的最后一招。但我还是不相信。

结论

我确信鉴于罗斯伯格本身的表现,他23场大奖赛的胜利毕竟还不是太寒酸。而且我也相信这会让斯特林·摩斯爵士会再次享受自己“最成功的非世界冠军得主车手”的标签。

做得好,尼科,你在F1中的所作所为值得你充分享受这一荣耀。同时他在这一情境下的胜出,也非常的干净利落,同2014年的斯帕和摩纳哥,以及汉密尔顿这次的做法也截然不同。

梅赛德斯有很多时间来思考这件事。他们是否会吸取这次纠纷的教训?这次汉密尔顿又是否真的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并且可能对他的下个赛季留下“后遗症”?

汉密尔顿是否会在工资里受到“处罚”?还是说有可能被停赛一场?事情会如何进展?

我有种预感,这件事儿还没了结。

翻译/马力欧

 

 

Next F1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