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汉密尔顿在马来西亚退赛是阴谋还是意外?

shares
comments
评论:汉密尔顿在马来西亚退赛是阴谋还是意外?
Charles Bradley
By: Charles Bradley
2016年10月5日 下午5:35

在马来西亚大奖赛中因引擎起火退赛后,刘易斯·汉密尔顿声称“有些事、有些人不想让我赢得今年的冠军。” Charles Bradle好奇他所指的是什么人或什么事……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as Nico Rosberg, Mercede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etired from the race with a blown engin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etired from the race with a blown engin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etired from the race with a blown engin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retired from the race with a blown engin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etired from the race with a blown engin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etired from the race with a blown engine, and is passed by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and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etired from the race with a blown engin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in the FIA Press Conferen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etired from the race with a blown engin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etired from the race with a blown engin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retired from the race with a blown engin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etired from the race with a blown engin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on the grid
Grid girl fo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所以你支持哪一种言论?是梅赛德斯为了通过事先的部署帮助尼科·罗斯伯格加冕世界冠军,从而蓄意“谋害”汉密尔顿?还是英国人气急败坏地发牢骚,单纯的只是在背运的时候反应过度?

如果你在马来西亚大奖赛后急着关注社交媒体,那么你会看到来自两个阵营铺天盖地的反应:从“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太多次不可能是巧合,所以梅赛德斯正在操纵结果以便让罗斯伯格赢得冠军”到“无独有偶,刘易斯显露出自己身为一个大男孩仍然需要成长”。

所以真相是什么?用《野兽男孩》的歌来说,汉密尔顿的退赛究竟是阴谋,还是幻觉?

在我看来,二者都不是,而更像是一种“似曾相识”。

曾经如此

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汉密尔顿在赛后先爆发,而冷静后感到后悔,或者至少是被指出他所说的话无法被车队接受后,“被迫”做出澄清。

请记住,每个比赛周末,有超过1000人负责装配赛道上两辆强有力、高度复杂的赛车。汉密尔顿作为梅赛德斯品牌的一部分,代表着成千上万人。同时不要忘记,有时候最保险的人也可以把事情搞砸,譬如:塞巴斯蒂安·维特尔。

没错,即便是四届世界冠军也可能在赛车满箱油的情况下,在一号弯误判刹车点,把自己(还有刘易斯的争冠对手)送出局。但是,我们没有看到马拉内罗上下在推特上指责德国人破坏了他们的成功机会(虽然我很肯定法拉利领队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会做何反应人尽皆知)。正如我也没有看到德国观众跳起来直喊:“维特尔不希望另一个德国人赢得F1世界冠军。”

然而,汉密尔顿在赛后关于自己退出比赛方式的评价,是不折不扣的控诉:“我想问问梅赛德斯,我们已经丢损了那么多引擎了。我们有八辆使用梅赛德斯引擎的赛车,但只有我的出了问题。有些事、某些人不想让我赢今年的冠军。”

他的脑中在想什么?

想要知道像汉密尔顿这样一流的车手究竟在脑海里想些什么,着实困难。然而就在上周,我在一顿晚餐后想起来,伟大的阿亚顿·塞纳甚至会质问F1运动中最杰出的记者“你难道不是我的朋友吗?”,如果他们在某次事件中支持了阿兰·普罗斯特。

不合理吗?是的,不合逻辑吗。当然。想法非常单一,很少考虑别人的感受吗?绝对如此(顺便提一句,普罗斯特不介意记者们与塞纳做朋友,反而把这点变为自己的优势,因此他懂得如何让记者们都很舒心。聪明的家伙)。

我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来证明当汉密尔顿连续二年取得成功后,梅赛德斯会用任何巨大的、秘密的诡计,来帮助被“内定“为2016年世界冠军的罗斯伯格。莫非真的是要坑害自己的车手,通过放弃板上钉钉的大奖赛胜利,来操纵这一结果吗?

就我个人而言,这绝对是荒谬的。我是否希望罗斯伯格赢得今年的冠军?是的,有可能。就像我认为上个赛季的英超很享受莱特斯城的神话一样,但我不认为这意味着裁判给他们更多的任意球或者处罚。同时NFL也会为其超级四分卫Peyton Manning在超级碗夺得胜利而高兴,但我不认为他们会为此篡改和那场和同样出色的卡罗莱纳黑豹队精彩的大对决。

梅赛德斯为何操作冠军?

如果罗斯伯格赢得今年的年度冠军,那么赛季后的胜利巡游将会传递出截然不同的信息,同时为2017赛季酿造一个良好的故事情节:汉密尔顿一心复仇。

毫无疑问,2016年梅赛德斯的研发方向比较迎合罗斯伯格的风格,液压式悬挂调节系统的微调让赛车的操控性更加迎合罗斯伯格对赛车前端较为依赖的需求。这难免让汉密尔顿心存芥蒂,而他在新加坡对赛车调校提出很多要求但还是徒劳无功,更加证明他有所顾虑。

但是把一场胜利拱手让给红牛?没门。你可以看到今年在巴塞罗那,两辆赛车因发生碰撞而双双出局后,梅赛德斯的两位“大佬”托托·沃尔夫和尼基·劳达是何等的愤怒。在马来西亚,当罗斯伯格在一号弯打转、汉密尔顿的引擎爆缸后,两人的反应如出一辙。

当然,今年汉密尔顿在可靠性方面的运气实在很糟糕。2015年他也在某个时刻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是不要忘记今年英国大奖赛罗斯伯格的变速箱问题,以及他在奥地利自由练习里遭遇的悬挂故障。想象一下在红牛环赛道,当他进入高速的8号弯时发生那样的问题。你也认为这也是蓄意破坏?正如我所说,这很荒谬。

同时更远的回想一下在2014年决定冠军归属的阿布扎比,罗斯伯格遭遇的技术故障,或者新加坡的“物质污染”问题。上个赛季蒙扎的引擎故障又如何?听起来这就同维特尔赢得四个世界冠军的时候,一些人同样在议论“总是马克·韦伯的红牛赛车发生问题”一样。

可是,过去制造商会干涉冠军的竞争,同时也可以在比赛日通过策略左右结果。但是事实上如果梅赛德斯希望通过暗箱操作帮罗斯伯格获得首个冠军,他们本可以做得更漂亮,简单利落。

归根结底,我不认为当全世界关注比赛的时候,梅赛德斯看着自己的赛车停止在火焰中对他们来说有好处。

结论

我们真正了解到的是,有时候汉密尔顿很难接受失败,处理好自己的情绪来接受不幸。有时在我看来,当他处于逆境下时非常糟糕,除非他能自己掌控赛车,通过自己的才华来力挽狂澜。

他应该有的反应,是意识到那些无法抹杀他冠军希望的挫折会让他更加强大,同时将愤怒和挫折转化为提高动力的催化剂。尽管经历了不太理想的比赛,但是整个雪邦周末,汉密尔顿在速度上几乎都战胜了罗斯伯格。当然他原本完全配得上这场胜利,来重获积分领先。

就像阴谋论者那样,我认为有两种方式可以看待这一问题。其一,或许汉密尔顿身边围绕的随行人员中有许多“应声虫”,当事情没有按照计划进展的时候,他就会和现实脱节。你或许有一辆私人飞机,但是你的狗狗们或许偶尔会在里面上“便便”。

其二,如果他在感谢车队的同时,又质疑“他们”想要坑害自己,那难免有虚伪之嫌。正如塞纳,我很肯定他抱定一种想法:任何人不支持他,就是同他作对。但是他承受不起用这种眼光来看待自己的团队成员。而这,是真正的偏执狂才有的谎言。

哪一个是真,或者两者不是,我敢说周一在巴莱克利和布里克斯沃斯工厂已经进行过一些辩论来平息此事……

 

翻译/马力欧

Next F1 article
梅赛德斯: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将自由战斗到底

Previous article

梅赛德斯: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将自由战斗到底

Next article

马萨专栏:我了解汉密尔顿的痛,但我经历过更糟糕的

马萨专栏:我了解汉密尔顿的痛,但我经历过更糟糕的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