讣告:卡洛斯·路特曼,1942-2021

曾效力于布拉汉姆、法拉利、路特斯和威廉姆斯F1车队的卡洛斯·路特曼,职业生涯赢下过12场大奖赛,不过尽管总冠军对他来说似乎触手可及,但他没有取得过世界冠军头衔。

1974年,阿根廷人路特曼在南非卡亚拉米大奖赛赢得了个人大奖赛首场胜利。这一胜利意义重大,它不仅是1970年以来布拉伯姆车队的首个F1世界锦标赛冠军,也是戈登·莫雷设计的赛车首次夺冠。一个有意思的巧合是,南非正是莫雷的故乡。

路特曼能在这个级别的赛事中,在个人第三个赛季就早早取得胜利对F1界来说并不意外。1972年他被布拉伯姆车队新老板伯尼·埃克莱斯顿签下时,并在大奖赛首秀便拿下了杆位时,他的大部分对手就预计到了这一刻。

尽管他在自己新秀赛季余下的时间里,因布拉伯姆BT37赛车的平庸而浪费了大好时机,1973年随着莫雷的BT42赛车驶上赛道,赛季开始值得期许。在那个只有前六名完赛的车手能够获得积分的时代,路特曼在赛季最后九场比赛中六次获得积分,并两次登上领奖台。1974年,莫雷设计了出色的BT44赛车,布拉伯姆开始看起来更像一个配得上其创始人杰克·布拉伯姆爵士的车队,而路特曼在这一年拿下了三场胜利。

1975年,出色的升级版BT44B面临的对手是劳达那辆又快又稳定的法拉利312T,现在路特曼面对的问题与上一年相比截然相反。莫雷解决了原始版的一些问题,赛车在稳定性方面几乎无懈可击,但在极致速度方面就欠缺了一些。所以,路特曼在比赛中用尽他的固特异轮胎,尽力去跟上法拉利赛车。那个赛季他以在纽博格林幸运地获得的胜利,以及另外五个杆位,在冠军榜上排名第三。不过,可以说是在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路特曼遭遇了一个强劲的队友——卡洛斯·佩斯。路特曼在排位赛中速度也不够快,这一趋势一直延续到了1976年。

Carlos Reutemann, Brabham BT44

Carlos Reutemann, Brabham BT44

Photo by: Rainer W. Schlegelmilch

虽然路特曼在日后证明自己能够有多出色,但是1977年在空难中去世的佩斯可能是大奖赛历史上最壮志未酬的优秀车手之一。或者说,按有些人推测的那样,路特曼低下了头。路特曼是个敏感的人,显然并不固执,当他察觉到布拉伯姆车队管理层和佩斯关系更紧密后,不意外地为此感到深深困扰。

1976年,自从埃克莱斯顿用阿尔法·罗密欧flat-12s引擎替换了考斯沃斯V8s引擎,布拉伯姆没有赢下任何胜利。这台美丽的马天尼涂装的赛车机器速度不快又不稳定,路特曼际遇不佳,那一年为车队跑的12场比赛中有9场没能够完赛。

这种情况下,恩佐·法拉利为他打开了大门,他接触了阿根廷人,希望后者在1977年取代克莱·雷加左尼。这场转会提前进行了,因为1976年尼基·劳达在纽博格林受伤后,差点丢了性命。然而,当法拉利刚刚确认路特曼将在蒙扎参加意大利大奖赛后,这位严重烧伤的卫冕冠军就令人难以置信地宣布自己要回归赛场,迫使法拉利只能派出三辆赛车。劳达在蒙扎的排位赛和正赛中都比即将全职成为自己队友的路特曼跑得好,让这个多一辆车的举动显得很多余。这也意味着已经离开布拉伯姆的路特曼,在余下的三场比赛时只能作壁上观。

Carlos Reutemann, Ferrari 312T2

Carlos Reutemann, Ferrari 312T2

Photo by: Rainer W. Schlegelmilch

1977赛季,劳达和路特曼的排位赛成绩大致相当,不过冰冷的奥地利人没给队友任何机会,他拿下了三个分站冠军和世界冠军头衔,而路特曼只取得了一场胜利并在积分榜上名列第四。整个赛季中,路特曼有时候表现出色,而另一些时候则表现平平。

当劳达在赛季结束前就退出队伍时,路特曼被迫肩负起了领导者的角色,他的队友是新手吉尔·维尔纽夫。对此,路特曼交出了出色的答卷。1978年,路特斯车队获得了八场胜利,车队车手马里奥·安德雷蒂拿下了世界冠军。最接近于对出色的具有地面效应的路特斯79s持续形成威胁的,是路特曼那辆用米其林轮胎、没有地面效应的法拉利312T3。路特曼取得了四场胜利,并在冠军榜上排第三。

如此,1979年路特曼加入路特斯车队时行情很好,但这个转会的时机并不对:全新的路特斯80在大多数赛道上表现欠佳。安德雷蒂在这辆漂亮的赛车首秀时获得了第三,但是只再开了两次,而路特曼拒绝一起驾驶这辆赛车进行比赛。他选择用回驾驶路特斯79,现在这个时候路特斯79的速度已经无法有力地争夺冠军了。

Carlos Reutemann, Lotus

Carlos Reutemann, Lotus

Photo by: Rainer W. Schlegelmilch

那个赛季后半程,表现亮眼的赛车是威廉姆斯的FW07。1980年,路特曼抓住机会加入了弗兰克·威廉姆斯的队伍,驾驶全新的B model赛车,即便这意味着他签约成为了威廉姆斯车队除现任车手阿兰·琼斯之外的2号车手。这次转会马上就显得无足轻重,因为澳大利亚人赢下了五场比赛并获得了世界冠军,而路特曼只在摩纳哥赢下一场胜利,在积分榜上排名第三,排名第二的是布拉汉姆的尼尔森·皮奎特。

1981年,驾驶FW07C的路特曼似乎可以扭转局面,他在排位赛跑得非常好,在与而琼斯的对决中10:5,但他在威廉姆斯内部引发了一些摩擦。不管琼斯的卫冕身份,车队仍然没有放松对路特曼的限制,让他只是当一名2号车手。在长滩赛道举办的赛季首场分站时,阿根廷人因为受到琼斯的压力,在领先的情况下犯下了错误,不过到了巴西站,路特曼无视车队指令,没有为队友让道,然后拿下了比赛。琼斯和车队均对此表示不满……

路特曼在佐尔德再下一城,这是一场承载了大量情绪的胜利,因为练习时一名欧赛拉(Osella )车队机械师在维修区通道内,跌到在威廉姆斯2号赛车前并因此丧生。卡洛斯没有让负面情绪影响到自己完美的驾驶,但在领奖台上看起来十分悲伤。稍后,他飞到了意大利与这名年轻机械师的父母见了面。

15站比赛9站过后,路特曼在冠军榜上以17分的优势领先。但是,在最后6站中,他只在2站进了前6,这一年的最后三站,他表现得就像是对获得世界冠军毫不在意,对自己仅有的两名主要竞争对手尼尔森皮盖(后来成为当年的世界冠军)和琼斯,几乎不做抵抗。

Carlos Reutemann, Williams FW07C

Carlos Reutemann, Williams FW07C

Photo by: David Phipps

赛季结束后,路特曼决定退出这项运动。后来,他又收回了这个决定,1982年为威廉姆斯跑了大奖赛前两站,并站上过一次领奖台。之后,他再次决定退出,这次没有再回来。

随着他选择从政担任了圣菲省省长,留下赛车界纷纷思索路特曼之谜。是他太敏感了?是不是他需要更多的关注和呵护才能在一个更稳定的基础上发挥最佳实力?他是否有意或无意地拒绝一个世界冠军可能带来的关注?是不是他只是容易多想?一个人意志坚强到能够克服1981年佐尔德维修区悲剧并拿下杆位和分站冠军,但在处理与劳达或琼斯这样的队友关系时,却没有表现出同样钢铁般的意志?

没有人,可能其中甚至包括他自己,知道所有的答案。但是,大多数人会同意当展现出自己的最佳实力时,路特曼是近乎不可战胜的。

卡洛斯.鲁特曼: 1942年4月12日-201年7月7日 

 

shares
comments
F1名宿卡洛斯·路特曼去世,享年79岁
Previous article

F1名宿卡洛斯·路特曼去世,享年79岁

Next article

为什么阿斯顿·马丁将詹姆斯·邦德的特技车手纳入麾下

为什么阿斯顿·马丁将詹姆斯·邦德的特技车手纳入麾下
Load comments